第398章 不屑-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98章 不屑

    老赵和老李这两家人太自以为是了,哪怕不是因为周清,徐益寒也不见得就会带他们一起去求玄燕。

    要去你们就自己去,至于最终能不能求得玄燕出手,那就看你们的态度和你们的造化了。

    以前的徐益寒也是一个很自以为是的人,可自从那天晚上玄燕给他的父亲治病之后,他就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

    他也终于意识到,以前的自己是有多混蛋。

    所以玄燕,不仅仅是治好了他父亲的病症,还对他徐益寒有着再造之恩。

    徐家,包括徐益寒,徐益寒的父亲,乃至徐益寒的母亲,对于玄燕,都是怀有感激之情的,他们对玄燕的推崇,甚至超过了周清。

    如若玄燕不是中华医馆的医生,不能在海城市太过高调的话,徐家肯定不会去追随周清,而是会让玄燕来做他们的靠山。

    哪怕是徐家最终追随了周清,玄燕的意见也在其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不然的话,徐益寒怕也不会专门去找周清的。

    徐家这是不知道其实周清便是玄燕,否则,他们一定会对玄燕更加的心悦诚服。

    没有徐家三人的陪伴,老赵和老李两家人来到复海大学的时候,心中异常的忐忑,他们生怕遭到玄燕的拒绝,毕竟他们与玄燕,相互之间全无好感。

    玄燕已经先一步回到了宿舍,张帆喝的酩酊大醉,虽然玄燕为他出头,还逼的陈哲和双双吃下了一个汽车模型,可这次恋爱毕竟是张帆一辈子之中记忆最为深刻的初恋。

    张帆会痛苦,会难以接受,也是理所应当。

    黄霖和李泉,倒是一切正常,玄燕回来之前,是黄霖在照顾张帆,不管他是不是怀有着什么不一样的目的,能够对张帆进行一番照顾,倒也说明他,不是一个薄情之人。

    而李泉,则是早早的躺下了,他的模样,看上去比喝醉了酒的张帆还要凄惨的多。

    他浑身是伤,全都是被武术协会的人给打的,玄燕对其没有半点的同情,若非他想要坑害自己的话,玄燕也不会对他如此之狠。

    给张帆施了两针,缓解了一下他酒醉的痛苦,玄燕坐在凳子上静静的等待。

    其间,黄霖坐在了他的旁边。

    黄霖的脸色有些尴尬,自从开学那天,没有跟随着玄燕和张帆一起下楼去救宋可卿之后,黄霖就再也没有跟玄燕说过话。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另外,他对于玄燕也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张帆虽每天对他凶神恶煞的不假辞色,可他一切都写在脸上,不会令人觉得神秘莫测。

    可玄燕不一样,玄燕从来没有怪过他,但却也没有主动的跟他说过话。

    在黄霖的眼中,玄燕的身上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不管遇到任何事,都可以淡然处之,其性子淡的,不像是一个年轻人,反而更像是一个仿佛把一切都看透了的迟暮老人。

    他的那一对淡然的眼睛,也好像能够看穿人的心思。

    只是坐在他的身边,黄霖就小心翼翼的。

    二人都没有说话,而是就这么坐着,持续了好久。

    “玄燕,张帆他——这是怎么了?”黄霖承受不住这样的沉默,没话找话的说道。

    张帆虽去买醉了,可却并没有找黄霖作陪,而是拉上了隔壁宿舍的两人,那两个人也是玄燕和张帆的同学。

    起初,他们对玄燕和张帆还多有疏远之意,可随着相互间了解的加深,他们也对张帆和玄燕展现出了同学之间所该有的善意。

    所以,尽管黄霖才是张帆和玄燕的舍友,可他对发生在张帆身上的事情却是一无所知。

    “失恋了。”玄燕淡淡的瞥了黄霖一眼,开口答道。

    “失恋?靠,我们都还没开始谈呢,张帆就已经失恋一次了?”黄霖不禁爆了一句粗口,他对于恋爱是抱有幻想最多的,他也一直以为,在这个四人间的宿舍里,他会是第一个谈恋爱的人,也会是谈恋爱次数最多的那个人。

    可是却没有想到,他被张帆抢了先。

    “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会失恋?”张帆继续问道,玄燕的回答太过简洁,让黄霖有些摸不着头脑。

    “因为穷,给不了那个女生她想要的一切。”玄燕淡淡的说道,他觉得有些可悲,不是在为张帆可悲,而是在为那个女生可悲。

    就因为想要一辆车,她就出卖了自己,就因为想要一辆车,她就伤害了一个真心喜欢她的人。

    “穷?张帆会穷?我今天下午可是亲眼看着他开了一辆宝马车回来,把我们班的同学都给羡慕坏了,有不少人都想开一下试试呢,但张帆没让动。”黄霖大吃一惊的说道,他跟张帆的接触不是特别多,所以对张帆的家境也不是非常的了解。

    只是看到张帆开了一辆宝马车回来,黄霖还以为张帆是什么隐形的富二代了。

    “看事情,不要只看表面,也不要功利心太强,要忠于自己,不忘初心。”玄燕没有为黄霖解释什么,而是淡淡的对他说道。

    黄霖这人的本性,其实并不坏,只是有些摇摆不定,喜欢趋炎附势,外加一点——胆小懦弱。

    他虽浑身都是缺点,可相比起李泉这等薄情寡义,连自己的舍友都要出卖的人来说,黄霖却是强了太多。

    在黄霖的身上,玄燕所看到的是普通,他的想法,他的一切,都跟普通大众没什么两样。

    这样的人,注定了不会有太大的成就,可却很是合群。

    只是302宿舍的其他三人,都跟普通人不太一样而已,玄燕就不用多说了,身为中华医馆的贤医,只是身份上,他就比普通人强了太多,而张帆,则是一个嫉恶如仇的好少年,至于李泉嘛,勉强算是一个性格扭曲的落魄公子哥。

    听到玄燕的话语,黄霖干笑一声没有答话,但他的表情之中,却隐隐有些不屑。

    说的好像很吊的样子,你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吗?充其量也就再会点医术,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教训起人来了?

    哼,等你像张帆一样,开得起宝马车的时候,再来老子的面前说教吧!

    黄霖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是不停的腹诽——

    晚了点,但总算是写够了五章,求几张推荐票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