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后悔-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96章 后悔

    看着自己儿子凄惨的模样,老赵和老李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怎么办,要不要叫救护车?”老赵忍不住问道。

    “叫什么救护车,森大师出手,医院能治吗?”老李无奈的说道。

    “可也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儿子死掉吧?”老赵又是问道。

    “别着急——别着急——”老李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老赵,还是在安慰他自己,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找冥大师。

    可冥大师已经,那他们所认识的人之中,还有谁是巫门弟子呢?

    “周清!”老赵和老李的眼前,均是浮现出了周清那副阳光般的样子。

    两人二话不说,抱起他们的儿子便重新冲回到了酒店之中——

    包厢内,玄燕与徐家父子要谈的事情,已经基本谈完了,徐少父亲放不下老赵和老李二人,他向玄燕告辞离开。

    玄燕淡淡的摆了摆手,阻止了他的离去,他好似是看透了徐少父亲的心思一般,说道:“不要着急,慢慢坐着等。”

    “等?等什么?”徐少父亲疑惑问道。

    “他们就快回来了。”玄燕高深莫测的一笑。

    他话音刚落,包厢的门便突然被人给用力的撞开了,老赵和老李冲了进来,他们的怀里是各自已经成为了血人的儿子。

    “啊!”徐少的母亲吓了一跳,实在是两位公子哥的模样太过于凄惨。

    徐益寒看着昏迷的二人,也不禁有些遍体生寒,他咧了咧嘴,吓得面色惨白。

    “老赵,老李,怎么了?”徐少父亲唰的一下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看出了事情的紧急,连忙问道。

    老赵和老李看都没看老徐一眼,不是懒得搭理他,而是压根就没空搭理他。

    他们径直跪在了玄燕的面前,乞求说道:“周会长,求你救救我们的儿子。”

    玄燕淡淡的看着赵公子和李公子,不禁微微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森大师出手还真够狠的,他这是在试探自己吗?

    看自己能不能救?

    然后以此来判断出自己的巫术修为,进而判断出自己的武道修为?

    森大师可不傻,他不仅不傻,反而还心狠手辣,为了能够了解更多关于周清的情况,森大师对两位公子的出手,可谓毫不留情。

    他的目的,自然是非常的简单——

    若是周清能救,那说明周清的巫术修为犹在森大师之上,森大师这个时候便要考虑考虑,是不是真的要与周清为敌了。

    而若是周清压根救不了的话,那就说明他的巫术修为根本不如森大师。森大师会毫不犹豫的对周清下杀手!

    只是为了搞清楚周清的实力情况,森大师就不惜下此重手。

    万一周清真的不能救的话,那老赵家和老李家的两位公子哥,可就白白牺牲了。

    玄燕心思闪转,只是看了一眼两位公子哥的伤势,他便猜出了森大师的目的所在。

    而玄燕的沉思,在老赵和老李的眼中看来便是——周清在犹豫,他好像是一副不愿意相救的样子。

    “周会长,只要你能救得了我的儿子,我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老赵可没时间跟玄燕这么耗下去,森大师说了,他的儿子,最多不过一个小时,便有可能暴毙而亡。

    “周会长,我也是,只要你能救得了我的儿子,我愿倾尽所有,就算是成为周会长的仆人,我也愿意!”老李附和说道。

    他们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眼下除了周清之外,他们不知道还有任何人能够救得了他们的儿子。

    “这是森大师做的吗?周会长,救人要紧,其他的话就不要说了,先出手为他们医治吧。”老徐插嘴说道,老赵和老李家的公子哥,是跟他们家徐益寒一起长大的,老徐一直把他们当做是亲生侄子一般对待。

    眼见着两位侄子有生命危险,老徐也顾不得那么多,他只希望周清可以出手,为两位侄子救治。

    玄燕听到老徐的劝说,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即他才又重新看向了老赵和老李,他淡淡的开口,问道:“你们——已经一无所有了吧?”

    老赵和老李一脸的惊异,他们的产业已经被森大师所夺去,可周清是如何知道这一点呢?

    “你们剩下的就只有这两家加起来的六口人了,六个人,于我连半个有用的都没有,你们竟然还有脸求我救他们?”玄燕继续数道。

    “周会长——”老赵和老李听到周清说不肯救,不禁焦急的大喊了一声。

    他们已经被儿子的状况给急蒙了,居然忘记了,自己已经失去了让周清出手的筹码——

    他们没有反驳周清,不是不想,而是来不及,于是很干脆的承认了下来。

    “周会长说的没错,我们已经一无所有了,但我还有一些存款,只要周会长肯出手,我愿悉数相赠。”老赵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产业我是没有了,可存款我还有一些。

    “我也是,我也是,周会长,求你,救救他们。”老李已经快哭了,他们之前只想到周清应该有能力救治他们的儿子,却是忽略掉了周清会不会愿意出手。

    就在刚刚,他们可是质疑过周清,并且明确表示了不愿意追随周清。

    周清虽没有跟他们一般见识,可却应该不是一个会以德报怨的人。

    果然,在听到老赵和老李的话语之后,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他说道:“你们那点存款,我还不放在眼里。”

    “我不是医生,没有治病救人的责任,我的人受伤了,我可以出手,可不是我的人,哼,死了也是活该。”玄燕漠然说道。

    老赵和老李的脸上溢满了后悔的神色,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早知道森大师会如此的心狠手辣,不放过他们,他们可是打死也不敢得罪了周清啊,现在好了,徐家得周清庇护,森大师甚至不敢动他们一根寒毛。

    而赵家和徐家,拒绝追随周清,不仅他们的产业,被森大师硬生生的抢夺,就连他们的儿子,也在眼下变得生死不知。

    而且,他们唯一能够想到的可以救治他们儿子的周清,也并不愿意对他们伸出援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