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大出五倍的产业-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93章 大出五倍的产业

    “既然师侄诚心悔过,那此事便就此揭过,也希望师侄,以后不要再打徐家的主意。”玄燕淡淡的说道,他只提到了徐家,却是没有提及赵家和李家。

    森大师听到玄燕的话语,咧嘴森然的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他还一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果然如此——

    周清只是在庇护徐家而已,却没有庇护赵家和李家的意思。

    森大师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从进门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赵家和李家怕是与周清谈崩了。

    而周清的态度也说明了一切,他泼了森大师一脸的酒水,却是没有扇森大师的耳光。

    这不也意味着,他根本没有庇护赵家和李家的意思吗?

    森大师可不是个傻人,他会给玄燕道歉,一方面是不愿与他交手,而另一方面,则是表示自己退了一步。

    既然我退了一步,给足了你周清面子,那你周清是不是也应该退一步,给足我森大师面子呢?

    玄燕看出了森大师的心思,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隐隐的表达出了自己也可以退一步的意愿。

    森大师听出了玄燕的意思,所以他才会森然的笑了起来,他朝着玄燕一拱手,笑里藏刀的说道:“周师叔的话,师侄记住了,既然徐家已经归周师叔所有,那我便告辞了,只希望日后,我和周师叔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玄燕淡淡的一笑,回应道:“合作的机会会有的,好走,不送!”

    森大师略有些不甘的看了徐少父亲一眼,转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森大师,我们——”胡家的公子哥有些迟疑的看向了森大师,他们此行可是抱着要把徐家三个家族给团灭的想法来的,岂能如此空手而归呢?

    难道森大师怕了周清不成?

    他看向森大师的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深深的怀疑。

    森大师斜睥他一眼,阴森森的一笑,径直离开了包厢。

    眼看着森大师就此离开,老赵和老李一脸懵逼,想象中的争斗并没有出现,森大师竟是在关键时刻怂了?

    而且,他就这么离开了,这不太像是森大师的性格吧?

    二人均是没有看出玄燕与森大师的约定,他们深深的看了玄燕一眼,一时间,举足无措。

    周清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这一刻,他们倒是有些与周清合作的心动,可转念一想,周清根本就不想与他们合作,反而是让他们归顺。

    这样看来的话,还是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二位,还有事吗?”玄燕见老赵和老李迟迟不肯离开,淡声问道。

    “我们——”二人对视一眼,却是不知道该跟玄燕说些什么。

    “没事的话,就尽早离开吧,我和徐家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谈。”玄燕淡淡的说道。

    “哼,谁稀罕留在这里了?”

    “爸,既然他如此的没有诚意,也不愿为我们出头,那我们就走吧。”

    两位公子哥冷哼一声,劝他们的父亲说道。

    听他们的意思,倒好像是玄燕没有诚意了,其实真正没有诚意的,却是他们!

    听到他们儿子的话语,老赵和老李的脸上也多有不满,徐少被森大师泼了酒水,周清就帮他泼回来,可他们的儿子被森大师打了巴掌,周清却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如此不公平的待遇,让他们彻底的不愿意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他们也不想想,明明是他们先刁难周清的,而徐益寒不仅没有怂恿周清去找玄燕报仇,反而还未周清和玄燕说好话。

    如此以来的话,玄燕怎么可能不为徐益寒出头呢?

    可赵家和李家的两位公子嘛,玄燕根本就没有为他们出头的责任!

    “老赵,老李——”就在两家人要一同离去的时候,徐少的父亲突然喊了他们一声,他似是有什么话要说,可不等他的话说出来,老赵和老李便冷哼一声,说道:

    “老徐,既然你不再愿意跟我们两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那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们过我们的独木桥。”

    “后会无期了,老徐,要我李家追随这等人,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二人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着二人绝情的话语,老徐的脸上有着一丝痛苦的神色,他想要提醒老赵和老李,小心胡家和森大师来者,可老赵和老李,却是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眼看着两家人一同离去,老徐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周会长,森大师会对他们两家出手吧?”沉吟了半晌,老徐突然问道,这就是他跟老赵和老李的区别,他的心思更加敏锐,也隐隐的看出了玄燕和森大师之间的约定。

    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没有必要隐瞒老徐,因为从老赵和老李出门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是森大师嘴边的肉了。

    “你——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们?”老徐似是有些不忍,他问道。

    “人各有志。”玄燕淡淡的说道,老赵和老李又不愿意追随于他,那玄燕还何必强求呢?

    “可那毕竟是两个家族,虽然不是太过强盛,可就此送给森大师,是不是有点——可惜了。”老徐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才说道。

    他知道,玄燕对老赵和老李家的感情,完全不像自己这般。

    也许自己眼看着老赵和老李家出事,会心有不忍,可周清却绝对不会去同情老赵和老李,所以老徐就从利益方面出发,试图说服周清,让周清出手,把老赵和老李这两家人给救下来。

    玄燕转头看向了老徐,他没有作答,而是淡淡的问道:“如此优柔寡断,你以后如何管理比现在大出五倍之多的产业?”

    “大出五倍的产业?”老徐不太明白玄燕在说些什么。

    玄燕淡淡的一笑,却也没有为他解释,而是举起重新倒满了酒水的酒杯,敬向了老徐家三人。

    “以后就是自家人了,遇事不要跟我客气,做好准备,迎接更大的产业,更好的未来。”玄燕敬酒说道。

    老徐被他说得有些迷糊,什么大出五倍的产业啊,又什么更好的未来啊,周清指的是什么?

    老徐还未想明白的时候,他的身边的徐益寒突然眼前一亮,他朝着包厢门口看了一眼,脸上有着无比的期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