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其人之道-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91章 其人之道

    在众人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满是怀疑的时候,在场只有两个人的神色略有不同。

    其一,是森大师。

    森大师眯着眼睛看向玄燕,不知道玄燕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玄燕所扮成的周清,是巫门的第七十六代弟子,比森大师高了一倍,所以森大师要唤他一声师叔,可森大师却是并没有把这个师叔给放在眼里。

    周清虽辈分比较高,可其年龄却不大,实力也与他森大师相差无几,甚至根据传言来看的话,周清的实力还略有不如。

    森大师可是知道,周清一向不愿意接触社会上的这些事情,他就守着复海大学这一亩三分地过日子,从来没有逾越过半步。

    可眼下这是怎么了,他想组建自己的势力吗?

    森大师刚刚进门的时候,连看都没看过周清一眼,若不是玄燕主动开口说话,说不定他连个招呼都不会打,其中的轻视之意,不言而喻。

    可随着周清让徐益寒给他森大师道歉,森大师的神色却是不禁凝重了起来。

    尽管周清为人低调,可他却不是很怂的人,面对眼下这种状况,他即便不为徐益寒出头,也不应该让徐益寒道歉才是。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今天的周清,身上的反常之处太多,令森大师不得不重视起他来。

    而另一个神色中没有轻视与怀疑的人,则是徐少的父亲。

    徐少的父亲,与森大师不一样,他之前并不了解周清的为人,但周清的淡然,却让徐少的父亲刮目相看。

    周清此举,真的是对森大师服软吗?真的是认怂吗?还是别有深意呢……

    徐少的父亲,更愿意相信是后者,所以他转头看向了徐益寒,并给他使了一个颜色。

    徐益寒本是千般不愿,道歉?凭什么让他给森大师道歉嘛,就算是自己冤枉了他又如何,他也拿酒水泼自己了呀。

    而且,在徐益寒看来,尽管森大师否认了,可他依旧是有着最大的嫌疑。

    除了他们徐家的死对头胡家之外,除了胡家的靠山森大师之外,还有谁,会对他父亲出手?

    徐益寒正想着,就看到了父亲的眼色。

    他咬了咬牙,一脸决绝的朝着森大师一躬到底。

    “森大师,是我不懂事,冤枉了大师,还请大师不要怪罪。”徐少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缓缓的说道。

    森大师冷眼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沉吟了良久,才突然笑了起来,他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我不是一个会跟小辈斤斤计较的人,只要以后说话注意点就是了,在没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就不要随意的开口!”

    听着森大师这副长辈的口吻,徐益寒心中那个气啊,明明年纪跟自己差不多大,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可徐益寒却是压制下了心底的怒气,他恭敬的对森大师说道:“大师教训的是,益寒记住了。”

    “嗯——”森大师点了点头,拉着长音的嗯了一声,他说道:“记住了就好,那我们便来谈谈正事吧,徐老,我今天来的意思,你应该明白,我一直都很欣赏你,也希望你能为我效劳,今后由我森某人罩着,必定可以让你的事业更上一层楼。”

    森大师直言不讳,没有半点的隐瞒,他这话倒没有说谎,他是真的挺欣赏徐少父亲的,也是真的希望徐少父亲可以跟着他做事。

    徐少父亲见森大师说的如此直白,眉头不禁微微的蹙了起来,旋即他的脸上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恍然的神情,他没有答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玄燕。

    玄燕心中默默点头,这徐少的父亲还真是聪明,竟是这么快就猜到了他的用意。

    “森师侄,你这么当着我的面,挖我的墙角,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玄燕淡淡的问道。

    “墙角?什么挖墙角?”森大师不明所以的问道。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淡淡的伸手,端起了面前的酒杯。

    他手腕一抖,骤然出手,直接把酒杯内的酒水朝着森大师泼了过去。

    森大师显然是没有想到周清竟然敢这样对他出手,他神色一愣,竟是没能躲开,而是任由酒水泼了他一脸。

    “你——”森大师大怒,猛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何曾受过这等侮辱?

    “明知故问,你是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吧?”玄燕淡淡的说着,伸手指向了老徐一家三口,他继续说道:“他们是我的人,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听我的话呢?”

    “徐益寒冤枉你,我就诚意十足的让他给你道歉,而你,就这么无视你的周师叔吗?”玄燕淡声问道。

    森大师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小,配合上他矮小的身材,黝黑的肌肤,看上去异常可怖。

    他现在明白周清为何让徐益寒给他道歉了,敢情是在这等着他呢。

    亏他森大师之前还一副长辈的样子教训徐益寒,眼下,却是又被周清同样以长辈的样子给教训了回来。

    而与他之前所不同的是,他森大师并不真的是徐益寒的长辈,可周清却切切实实,就是他森大师的长辈。

    面对周清无懈可击的话语,森大师只觉得无话可说,可他还是辩解道:“你的人——哼,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他们是你的人?”

    “那你也不应该直接找老徐谈话,在没有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就不要随意的开口,这个道理,你不懂吗?”玄燕淡声问道,他把之前森大师教训徐益寒的话语,又还给了他!

    徐益寒听到这里,都要忍不住开心的笑起来了。

    给力!这才是周清周会长嘛,不但把森大师泼出来的酒水还给了他,还用他自身的话语,把他给说的哑口无言!

    森大师的脸色在这一刻变得极度阴沉,周清这分明就是在羞辱于他,可偏偏又让他觉得无话可说,因为之前他,也是这般对待徐益寒的。

    见周清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之身,徐少父亲的脸上也有着一丝隐晦的笑容。

    痛快,这个样子才痛快嘛,像之前冥大师那样,虽可以保护他们,却是不敢与森大师正面为敌的做法,早就让徐少父亲觉得憋屈了。

    而玄燕的做法,才真正像是他们徐家的靠山!

    跟昨天一样,剩下的更新会比较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