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欺软怕硬-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90章 欺软怕硬

    看着老赵和老李两家人的怂样,森大师得意的嘿嘿怪笑,他说道:“先别急着走,坐下来,咱们聊一聊吧?”

    “跟你们,我没什么好聊的。”老赵说道。

    “我——我也是。”老李的底气有些不足,但他还是狠狠的咬了咬牙,附和说道。

    “这么说,你们两位是不给面子了?”森大师笑容收敛,一脸阴沉之色的问道。

    “哼,你有那么大的面子吗?”

    “想要我们留下来?也不看看自己是谁!你是森大师,却不是冥大师,就算冥大师,跟我们两家也不敢这样说话!”

    老赵和老李还未答话,他们两家的公子哥就争先冷哼了起来。

    他们跟胡家公子,以及森大师的恩怨由来已久,早就作对作习惯了,哪怕是冥大师已死,这两人也没有完全的认清形势。

    他们还以为森大师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呢。

    可森大师听到二人的话语之后,却是二话不说,啪啪两个响亮的耳光抽在了二人的脸上。

    “你们是个什么东西,敢对我如此不敬!”

    “你们老爸都不敢对我这般态度,哼,不识抬举,简直讨打!”

    森大师森然说道。

    两位公子哥都被打蒙了,这森大师不按套路出牌啊,哪有一上来就动手的,他们跟森大师也不是见过一面两面了,可还是第一次见到森大师如此霸道而不讲道理的一面。

    只是顶撞了一句而已,他们竟然就给了两人一人一个耳光。

    这耳光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消多会,两人的脸颊就高高的肿了起来。

    “你——”老赵和老李眼见着自己儿子被打,本能的有些恼怒,可他们却是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当着他们的面,敢打他们的儿子,这说明森大师根本没把他们二人放在眼里,如果他们敢多说的话,那下一个挨打的,怕就是他们本人了。

    老赵和老李还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他们也只能咬碎了牙齿,往自己肚子里面吞。

    “怎么着,现在愿意留下来聊一聊了没有?别给脸不要脸!”森大师瞪着眼睛,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说道。

    老赵和老李没有答话,而是对视一眼,随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面对狠辣无情的森大师,他们就连拒绝的资格都没有。

    “哼,早这样不就完了嘛,非要自讨苦吃!”森大师身后的高个子年轻人胡少,冷笑一声,看向了老赵和老李家的公子哥,他嘲笑说道:“一对白痴!”

    说着,他就跟随着森大师步入了包厢之中。

    老赵和老李两家人跟在二人的身后,转过头来,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他们全部六个人的脸上,都写着浓浓的不安。

    见森大师走入包厢,并直接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玄燕面色淡然,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自顾自的吃菜。

    倒是徐少,看向森大师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仇恨之意。

    “怎么,同仇敌忾吗?你也想试试我的巴掌不成?”森大师注意到徐少的神色,冷笑一声说道。

    “我爸之前昏迷不醒,是不是你动的手!”徐少咬牙切齿的问道,他似是极为的肯定,除了森大师之外,不会有人下此重手。

    “哟,徐老爷子之前昏迷不醒了么?怪不得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那我倒是要恭喜老爷子了,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徐老爷子,您可是要发达了。”森大师听到这话,很意外的看了老徐一眼,他笑呵呵的端起面前的杯子,想要给老徐敬酒。

    “哼,不敢承认么,敢做不敢当?”徐少见森大师好像一无所知的样子,冷哼一声说道。

    森大师脸上的神情一变,他端着手中的杯子,没有再去跟老徐敬酒,而是直接朝着徐少泼了过去。

    徐少被森大师泼了一脸的酒水,神色颇为的狼狈。

    “说话给我注意一点,老子说不是我做的,那就不是我做的,我还不需要在你们的面前说谎,更不需要给你们解释什么。”森大师冷漠说道。

    “你——”徐少被森大师如此侮辱,一拍桌子,怒喝一声,站了起来。

    看其样子,就好像是要跟森大师拼命一般。

    玄燕眼见如此,淡淡的摇了摇头,他开口说道:“徐益寒,坐下!”

    “周会长——”徐益寒听到玄燕的声音,转头一脸屈辱的看向了他。

    “你爸之前生病,并非森大师的手笔,你误会他了。”玄燕淡声为徐益寒解释了一句。

    “那是?”徐益寒疑惑问道。

    “总之不是森大师,森大师应该还不屑做这种鬼鬼祟祟的事情,对么?”玄燕说着,转头看向森大师问道。

    “哼,周师叔,您也在呐?您这话说的倒是没错,我还不屑于使用那等下三滥的手段来害人。”森大师就好像刚刚才看到了周清一般,跟他打了一声招呼,随即他便冷哼说道。

    “嗯,我相信。”玄燕直视着森大师,点了点头,然后他又看向了徐益寒,吩咐说道:“徐少,给森大师道歉。”

    “周会长——”徐益寒有些不明所以,就算他徐益寒说错了话,可森大师也已经侮辱了他,难道还需要给森大师道歉吗?

    周清不会是怕了森大师吧?

    徐少不可抑制的想着……

    这一刻,不只是徐益寒一个人这般想,在场的其他几人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也都带着闪烁不定之色。

    明明是徐益寒被森大师泼了一脸的酒水,可周清却偏偏要徐益寒给森大师道歉,他用得着在森大师的面前如此服软吗?用得着如此的讨好森大师吗?

    老赵和老李两家人,眼看着周清不仅不维护徐益寒,反而还逼着徐益寒道歉,皆是不屑的冷笑了起来,他们看向老徐的目光之中,有着一丝挑衅,一丝得意。

    看,老徐,我们就说你糊涂了吧?

    非要追随这么一个怂货,他能干什么呀,连你儿子被人欺负了,他都不敢出头,反而还帮着森大师一起来欺负你儿子。

    就这等欺软怕硬之人,你还指望他能够把你们徐家越带越好?

    哼,简直白日做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