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慢慢折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77章 慢慢折磨

    在听到徐益寒说让周清做他们徐家的贵人之时,李泉就心知不妙了。

    难道玄燕真的没有出手?

    他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纠结,他到现在还不明白,玄燕出没出手,根本就不重要,即便是真正的周清,也不会真的去在乎玄燕到底有没有出手。

    在利益面前,李泉所说,根本无关紧要。

    虽说以李泉的见识与目光,看不到事情的真相,但他却能看到周清的态度。

    周清一点也不愿意去追究玄燕到底有没有出手,他更在意的,分明是能不能得到徐家的追随。

    在这种态度之下,即便徐益寒是黑的,他也能够帮他辨别成是白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李泉的身体不禁微微的摇晃了两下,他还天真的想要用一条关于玄燕出手的消息,来换得周清的友谊,谁知道人家周清,却是根本不在意他所说的事情。

    如果让李泉知道,他此刻所面对的周清,其实就是玄燕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猴子,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

    在玄燕的眼中,李泉本就是跳梁小丑,他连对李泉出手的兴趣都欠奉。

    “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跑来跟我谈判。”

    “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妄想获得我的友谊。”

    “李泉,是你自己白痴,还是你在当我是个白痴?”玄燕神色冰冷的问道。

    “我——”李泉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面对玄燕的讥讽,他,无力反驳。

    这都是他自找的,如果他不是想要通过陷害玄燕的方式,来抱上周清这根大粗腿,他也不会陷入眼下的窘境。

    “我告诉过你,欺骗我的下场。”玄燕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赵一柔,他问道:“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会长,我知道。”赵一柔神色一喜,她把自己的拳头按的咔咔作响,随后她走到了李泉的面前。

    “浪费我们周会长的时间,还侮辱我们周会长的智商,李泉,受死!”娇声说着,赵一柔抬腿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李泉的脸上。

    她的腿型很好看,尤其是出手之时,摆出了踹人的动作,更是看起来有些诱人。

    可李泉却显然没有欣赏赵一柔****的心思,只是一脚,他便被赵一柔踹翻在地,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赵一柔的鞋底印。

    幸好赵一柔穿的不是高跟鞋,否则的话,这一脚非得把李泉的脸颊给踹穿透了不可。

    不过,哪怕是这样,李泉也很不好受,他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有鲜血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

    赵一柔看着李泉的狼狈模样,得意一笑,却是仍不满意,她抬腿,又欲第二脚踹向李泉的脸颊。

    “好了,就这样吧,不要一次把他给打死了。”玄燕却是此时抬手,阻止了赵一柔。

    赵一柔满心疑惑的看向了周清,她记忆中的周清可不是一个会手下留情的人。

    “留着慢慢折磨吧,每一次派人去教训张帆的时候,顺便也把他给收拾一顿。”玄燕继续说道。

    赵一柔不禁眼前一亮,敢情周清玩的是细水长流啊,还是你们巫门中人会玩……

    听到周清如此的惩罚,李泉整个人吓得都哆嗦了,他虽是也学过一招半式,可实力却并不强劲,与学会了玄燕虎扑的张帆相比,李泉还是差了不少了。

    面对武术协会不断的麻烦,张帆所表现出的,跟多的是兴奋,因为有源源不断的武术协会高手,可以让他来练手。

    有玄燕和宋可卿给他坐镇,他也不用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可对于李泉来说,这就是彻彻底底的折磨了,他虽跟玄燕也是室友,但玄燕绝对不会帮他,而且,他李泉本身也不是武术协会那些人的对手啊。

    这每天都要被打一顿——想想那等后果,李泉的心拔凉拔凉的,这可不仅仅是被人揍一顿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丢人!

    武术协会的人可不管什么场合什么地点,只要他们想了,就会去找张帆的麻烦。

    起初,想要看张帆笑话的人倒也不少,可有玄燕在,他自然不会让张帆真的成为一个笑话,久而久之,有更多的人开始佩服起了张帆。

    敢与武术协会作对,而且到现在都还安然无恙,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

    而李泉,不用猜也知道,他指定做不到张帆的程度,那他——在众人的眼中,就只能沦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他可是班长来的,他可是他们班里唯一的本地人来的,结果居然只是一个笑话吗?

    李泉仿佛看到了自己未来大学生活的凄惨,他的脸色都在此刻被吓得煞白。

    他猛然抬头,看向了玄燕,随后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玄燕的面前,他凄厉的说道:“周会长,不要这样,我求你不要这样对我,我是真心想要来给你告密的啊。”

    玄燕淡淡的看着他,没有半点的同情与可怜。

    李泉会落到这种下场,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如果不是他那么的薄情寡义,如果不是他想要害玄燕的话,玄燕又怎么会如此狠辣的对他。

    毕竟他们还是舍友,玄燕也不想让李泉太难堪,如果李泉,只是薄情寡义的话,玄燕还真不见得就会跟他一般见识,可他错就错在了,不应该把玄燕当做是换得周清友谊的筹码!

    玄燕自认为,他不是李泉的朋友,可作为舍友,就能如此出卖了吗?就能如此针对陷害了吗?

    玄燕可从来没有得罪过他李泉,没有打过他,也没有骂过他,竟还是要被他如此陷害。

    玄燕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他淡淡的挥了挥手,说道:“不想死的,就立马滚!”

    “我——”李泉知道周清这是真生气了,他哆哆嗦嗦的站起,神情变得有些麻木。

    “滚吧,愣着做什么?”赵一柔一脚踹在了李泉的腿上,把李泉从屋内踉跄的踹了出去。

    “会长,你跟徐少谈着,我去安排人给张帆做功课了。”把李泉踹出了门,赵一柔很聪明的知道她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了,朝着玄燕告退一声,赵一柔帮玄燕和徐益寒关紧了房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