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对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76章 对质

    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道:“说曹操,曹操还真就到了。”

    “那便让我看看,你如何与他对质吧,如果你说谎,我保证会让你死的很难看。”玄燕转身,坐在了房间内唯一的一张椅子上,他脸带冷笑的说道。

    看着周清此刻的样子,李泉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他说对质,也只是为了让周清相信他,才说说而已,他可没有想过真的去跟玄燕或者是徐益寒对质。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徐益寒找上了门来。

    “请他进来。”玄燕朝着门外喊道。

    “你也一起进来。”想了想,玄燕又对赵一柔说道。

    听到玄燕的吩咐,赵一柔和徐益寒一起步入了屋内。

    一进门,徐益寒就看到了站在一旁的李泉,他的眉头一皱,从李泉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

    李泉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事情走到这般地步,已经无可挽回了,他必须要向周清证明,自己绝对没有说谎!

    “周会长,您还有客人在呢,要不,我等会再来?”徐少看了周清一眼,恭敬说道。

    “不用,你来的正好,这里有个人想要问你一件事情,我希望徐少你能如实回答。”玄燕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

    “啊?”徐益寒不明所以,可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李泉,开始吧?”玄燕没有对徐益寒多做理会,他淡淡的说道。

    “好。”李泉卑躬屈膝的应了一声,看向了徐益寒,他又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道:“徐少,我想让你知道,我此番并非是针对你。”

    李泉越是这么说,徐益寒心中的不妙之感就越是强烈。

    “昨天晚上,玄燕在海城市出手了吧?”李泉径直问道。

    “出手?出什么手?”徐益寒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可他表面上,却装作奇怪的问道。

    李泉怎么知道玄燕出手了?难道玄燕回到宿舍之后,还把他对自己二叔以及那位山羊胡大师出手的事情,告诉了他的舍友?

    不应该呀,在玄燕离开之前,可是对他徐益寒专门嘱咐过的,说是不要把他出手的事情给说出去,怎么他自己就先说漏嘴了呢?

    还有,李泉在这里做什么?

    是听到了玄燕的讲述之后,跑来给周清告密么?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事情还有点麻烦了,不知道会不会连累到玄燕……

    周清不准玄燕在海城市出手的事情,徐益寒知道一点,他不敢想象,若是让周清拿到了确切的证据,会不会对玄燕有什么不利。

    玄燕于他父亲,有救命之恩,尽管他废掉了自己,还明确的表示了不会帮助他们徐家,可徐益寒对于玄燕还是颇为的感激。

    他深深的看了李泉一眼,心中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把玄燕出手的事情给说出来!

    “徐少,你就别装了,昨天晚上,你可曾去过我们宿舍?”李泉看着徐益寒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冷笑一声质问道。

    “我的确去过。”徐益寒没有否认。

    “那你可曾求他出手?”李泉继续问道。

    “没有,我求得是让他救救我爸,是救人,非是出手。”徐益寒镇定自若的说道。

    “救人也是出手。”李泉冷笑一声,转头看向了玄燕,他添油加醋的说道:“周会长,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在徐少的相求之下,玄燕不顾你给他定下的规矩,执意出手了,他这是没有把周会长你给放在眼里啊。”

    “徐少,是这样吗?”玄燕听到李泉的话语,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看着徐益寒问道。

    徐益寒见周清望来,不仅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是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李泉会找到周清,是因为他明确的知道玄燕出手了,原来只是在狡辩而已,把救人也当做是出手,亏你李泉还是读过书的人,没想到竟是一个白痴!

    得知李泉知道的事情并不多,徐益寒心中大定,还敢质问自己,哼,我就让你彻底的变成一个说谎者,让你尝一尝“欺骗”周清的下场。

    “周会长,李泉所说,确有其事。”徐益寒神色恭敬的对玄燕说道。

    “嗯?”玄燕轻嗯一声,似是有些生气了。

    “但是——”徐益寒没有半点的畏惧,他继续说道:“但是玄燕并没有出手,他只是答应了为我父亲治病,可等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我父亲已经醒来了,所以,他什么都没做。”

    徐益寒选择了隐瞒,反正发生在医院里的事情,只有他和他母亲几个人知道,二叔和山羊胡大师,倒是也知道,只可惜他们却是再也开不了口……

    “他当真没出手?”玄燕对于徐益寒的回答很是满意,他微笑问道。

    徐少看着周清脸上的笑容,心中已是明白,看来周清也不打算与玄燕彻底的撕破脸皮,他一颗提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其实,徐少这有点想多了,周清哪是不愿意跟玄燕撕破脸皮啊,是眼下的周清,根本就是玄燕本人!

    “自然没出手,要不然的话,我今天就不会再来找周会长了。”徐益寒的脸上没有半点的异样,他恭敬的对玄燕说道。

    “你找我有什么事?”玄燕明知故问。

    “周会长,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我们徐家,并做我们徐家的靠山,作为报酬,我们徐家,愿意始终追随周会长。”徐益寒朝着玄燕拱手说道,他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求我出手?你不是求玄燕吗,还跑来求我做什么?”做戏做全套,玄燕装出了一副不爽的模样,看着徐益寒问道。

    “那也得玄燕有这个本事才行,他一是本事不够,二是在周会长您的规则之下,不敢出手,我即便求他,他也做不了什么,所以,只有周会长,才是我们徐家的贵人。”徐益寒没有过多的贬低玄燕,而是把周清捧得很高。

    他这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令玄燕的心中更为满意。

    可玄燕却是没有直接给他答复,而是淡淡的摆了摆手,说道:“你的事情一会再说。”

    说着,玄燕转头看向了李泉,他冷声问道:“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