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别怪我没给机会-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72章 别怪我没给机会

    山羊胡大师只是看了一眼中年人的模样,便已经知道,这毒,他解不了,这病,他也治不了!

    “哼,你们邀请我来治病,大不了我不治了,怎么,难道你们还想强迫我不成?”山羊胡大师眼神闪烁,随后他维持着自己骄傲的形象,冷哼一声说道。

    “别呀,别不治啊,我爸你可以不用出手,但我二叔,你却是要救的吧?”徐少眼见如此,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感激,若非玄燕出手的话,怕是他和他母亲,都在劫难逃了,虽说可能只是被二叔给扇一个耳光,并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可终归也不好看。

    而且,徐少能够忍受自己被二叔扇耳光,却绝对忍受不了自己的母亲,也被二叔羞辱!

    之前,他可是连与二叔拼命的心思都有了。

    “哼,你们让我治我就治啊,我大师的尊严还要不要了?我与他非亲非故,谁爱治谁治,老朽是绝对不会出手医治的。”山羊胡大师的衣袖一甩,冷声说道。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想维护他大师的尊严呢……

    山羊胡大师看着玄燕,知道这里绝非久留之地,他说完,就想要转身离开。

    他虽是受人之邀,前来杀人的,可就连自己的雇主都已经栽了,他又何必强出头呢?而且,看玄燕轻描淡写的样子,山羊胡大师便知道,尽管他年龄不大,本事却是应该不小。

    山羊胡大师在巫门之中,也只是一位底层弟子而已,他连巫门请神术都不会,治病救人,也多是靠着巫术与西医的结合。

    就他这两把刷子,顶多就是在嘴上嘲讽一下中医,真让他与中医进行一场对决,那他可就不敢喽。

    山羊胡大师想要避战,玄燕却是不会让他如愿。

    之前把中医说的那般不堪,现在见势不妙就想跑,世界上哪有这等便宜的事情?

    玄燕伸手拦在了山羊胡大师的面前,他淡淡的说道:“这可由不得你,既然你瞧不起中医,那还是试一试的好,否则的话,我就只能让你跟他变成一个模样了。”

    “你——你这人怎么如此霸道?”山羊胡看着面前的玄燕,冷哼说道。

    “我还偏就不治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说完,他昂首挺胸,双手抱在胸前,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

    “那你便是放弃让我放过你的机会了?”玄燕淡淡的问道。

    “你——你什么意思?”山羊胡大师心底一颤,禁不住的问道,他在玄燕的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我说了,你若能治好他,那我便对你之前的话语既往不咎,可若不能,你就只能与他作陪了。”玄燕淡淡的重复了一边自己的话语。

    “你敢威胁我?”山羊胡大师眼睛一瞪,怒声说道。

    “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玄燕大大方方的承认,做错了事,说错了话,就理应要受到该有的惩罚。

    “你——”山羊胡大师伸手指向了玄燕,他愤然说道:“我看在你年轻的份上,不跟你一般见识,别以为是我怕了你,你是医生又如何?可别忘了,这里乃是海城市,是我们巫门说了算的地方!”

    “你就是在怕我,不然的话,你倒是治啊。”玄燕淡笑说道。

    “我——”山羊胡大师的心里有苦说不出,他要真能治的话,何必如此废话呢?

    还不是因为知道自己根本治不好,所以他才会想要溜走。

    可玄燕还就是不让他走了,敢挑衅自己,诋毁中医,此人——分明就是找死!

    “好,你小子够嚣张,只是希望你不要后悔!”山羊胡大师指着玄燕的鼻子骂道。

    玄燕淡淡的伸出了他的手掌,他在山羊胡大师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迅速的抓住了山羊胡大师指向他的那根手指。

    随后,玄燕微一用力。

    咔的一声,山羊胡大师的手指直接被玄燕掰断!

    “治好了他,我就让你走。”玄燕淡淡的说道。

    “啊——”山羊胡大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他恶狠狠的瞪着玄燕,说道:“我还偏就不治了。”

    “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玄燕说着,一掌又拍向了山羊胡大师的胸口。

    啪的一声,山羊胡大师并没有感受到太大的疼痛,可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处全麻了,随后他的身体就渐渐的变得僵硬,直到后来,他跟中年人一样,噗通一声软倒在地上,全身一动也动不了了。

    山羊胡大师的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他恐惧到了极致,可在身中玄燕的麻痹之毒后,他却再也无法开口,只有他的眼神之中,有着些许的求饶之意。

    他的伤,可是比中年人还要更重,毕竟是后天高手嘛,可以承受的玄燕的手段更多了一些。

    玄燕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径直给山羊胡大师施展了三绝针法。

    只是这三绝针法,跟玄燕留在朱大师身上的却并不一样,朱大师即便身中三绝针法,也不会影响到正常的生活,顶多就是一个月让玄燕施针救治一次。

    而山羊胡大师就惨了,玄燕的三绝针法直接断绝了山羊胡大师的经脉。

    他体内的三人银针,就算能够在旁人的帮助之下取出来,他也只能躺在床上度过自己的余年。

    也怪这位山羊胡大师的运气不好,他招惹谁不行,非要招惹玄燕,所说的话语,还是玄燕最为忌讳的。

    如此,玄燕若是肯放过他,那还有鬼了。

    “这两个人就交给你处置了,我不想再在他们二人的口中,听到任何对中医的诋毁。”玄燕解决完了山羊胡大师,淡声对徐少说道。

    “是,过会,我会把他们的舌头给割下来。”徐少之前就不敢忤逆玄燕,在被玄燕出手相救之后,更是对玄燕有了滔滔不绝的敬仰之情。

    此刻,不管玄燕说什么,他都是会去照做的。

    玄燕没有再理会中年人,更没有再去理会山羊胡大师,他迈步,重新走到了病床边上,从怀里又取出了几根银针,分别朝着徐少父亲的天灵盖和他的胸口处刺了进去。

    伴随着玄燕银针的刺入,一股青黑色的光芒,好似从徐少以及他母亲的眼前,一闪而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