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中医手段-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71章 中医手段

    徐益寒毕竟也是在京城读过书的人,他也生过病,也看过中医。

    中医治疗,虽然见效相对慢了一些,可却更加的稳妥,也更加的健康,而且,徐益寒在京城的经历还告诉了他,中医更是有着诸多神奇的地方。

    其实中医所指的并不仅仅是中华医馆,也包括了毒门,毒门所为,只是毒医而已,他们可以毒杀,却也同样可以治病救人。

    除了亲身体会过中医的好处之外,徐少会如此的拥护中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便是——他是一个华夏人!

    虽然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挺不是个东西的,可他也有华夏人的民族自豪感,民族荣誉感。

    而中年人和那位大师的一席话,无疑是触动到了徐少心中那一片柔软的区域,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强硬,才会如此不顾一切的对中年人下了逐客令。

    “你——你敢这样对我说话?”中年人显然也没有想到,徐少还有这样的一面,他怒声对徐少说道。

    “怎么,我说错了吗?”徐少好似没有了丝毫的畏惧,在坚定的信仰面前,他的确是无所畏惧的,此刻的他,直视着中年人,眼神坦荡。

    “哼,他是你爸,可他同样也是我哥,要我置我哥的生死于不顾,我做不到!”中年人冷哼一声说道,他的样子,就好像是徐少在刻意的谋害他的父亲一般。

    “嫂子,你看?”中年人说完,又看向了妇人,真正做得了主的,也不是徐少,而是徐少的母亲。

    “妈,你别听二叔瞎说,二叔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你还不明白吗?我相信玄燕医生,一定可以治好我爸。”见自己的母亲似是有些被中年人说动,徐少赶紧说道。

    “臭小子,你说什么,什么小九九?你给我说清楚!”中年人听到徐少的话语,顿时怒不可遏,他就好像是做了坏事被人发现了一般,不禁恼羞成怒。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徐少撇了撇嘴,也不再跟他的二叔藏着掖着,径直讽刺道。

    “你——敢以下犯上,不尊重长辈,今天当着你爸妈的面,我这个当叔叔的,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中年人彻底被徐少给激恼了,他说着,抬手便要去打徐少的耳光。

    徐少虽练过几天功夫,可他实在是不够努力,他的身手,与他的二叔相比起来,还差的远了。

    眼看着中年人的巴掌就要落在徐少的身上,那位妇人,徐少的母亲却是匆忙间把徐少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你住手!”她见中年人还敢对自己的儿子动手,气的胸口起伏,她怒视着中年人说道。

    “嫂子,我看你也是找打,他就是被你们给惯坏了,才如此的是非不分!”见这孤儿寡母的,都敢来忤逆自己,中年人顿时盛怒,他不仅没有住手,反而是举着巴掌朝着美妇的脸上抽了过去。

    徐少的脸色在此刻都扭曲了起来,这个二叔实在嚣张,他敢打自己不说,还想打自己的母亲?

    他爸可还没死呢,他就已经如此的明目张胆了,真等他爸被二叔给害死了,这二叔还不翻了天?

    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挡在母亲的身前,替她去承受这一巴掌。

    这母子俩,也真够可怜的,都在相互护着对方,却是拿中年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眼看着三人闹到了动手的地步,玄燕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身影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徐少的身边。

    啪的一声,玄燕伸手挡下了中年人的巴掌。

    “长兄如父,你竟有谋害长兄之心,是为不孝!”

    “身为弟弟,想要谋取长兄的家财,是为不忠!”

    “数典忘祖,崇洋媚外,意淫大嫂,是为不义!”

    “身为叔父,不思己过,却要殴打大嫂和亲侄,是为不仁!”

    “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你——该死!”

    玄燕说着,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中年人的脸上。

    中年人脸上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可这还不止,承受了玄燕的一巴掌之后,他竟是双腿发软,感觉自己好似无法站起了。

    噗通一声,他整个人软倒在了地上,随后他便全身麻木,除了眼睛之外,身体其他的所有地方都不能动了……

    眼看着玄燕出手,徐少的脸上有着一丝毫不掩饰的感激,他听到玄燕的话语之后,更是觉得脑海轰鸣,胸中一阵热血沸腾。

    他早就想对自己的二叔说这番话了,只可惜,他没有玄燕的实力,更没有玄燕这般的资格。

    眼下,见玄燕做到了他想做却不曾做到的事情,徐少俨然是把玄燕当做了他的偶像。

    痛快,玄燕这一番酣畅淋漓的怒骂,以及那轻松写意的一巴掌,实在是痛快至极!

    “你——”中年人软倒在地,也知道是玄燕对他动了手脚,他正要问玄燕对他做了什么,却是只说出了一个“你”字,声音便戛然而止。

    他,不只是不能动了,连说话都已经做不到了。

    “你——你做了什么?”倒是中年人带来的山羊胡大师,问出了中年人中年人心中的疑惑。

    玄燕淡淡的看向了他,说道:“此乃中医手段,你既如此瞧不起中医,那便为他看看吧,治好了还好,若是治不好,你会跟他,一样的下场!”

    看着玄燕淡然的模样,山羊胡大师的内心禁不住的一颤,他虽自称是大师,可也不过后天修为而已,莫说与玄燕相比了,就算是与玄燕所杀掉的冥大师相比,也还差的远了。

    如此不知所谓之人,也敢嗤笑中医?

    那玄燕可就要让他见识见识中医的手段了,对于中年人,玄燕施以了麻痹之毒,另外,他还用一根银针封住了中年人的一处血脉。

    这根银针所用之法嘛,自然是来源于三绝针法,准确点说,这一针应该叫做一绝针法,中年人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不一定能够承受得住三绝针法,可能刚刚中针,他就会立刻暴毙。

    所以玄燕,才使用了一绝针法,一绝针法不会致命,但却会令人终生瘫痪,再加以麻痹之毒的作用,中年人此刻,哪怕不是植物人,却也已经相差不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