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嗤笑中医-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70章 嗤笑中医

    玄燕抬头看向了来临的中年人,似是感觉到徐少以及他母亲眼神中的忌惮之意,玄燕的眉头不禁微微的蹙了起来。

    “你是何人?”中年人气势汹汹的问道。

    “二叔,他是我请来的医生,给我爸看病的。”尽管心里面很不痛快,可徐少还是满脸堆笑的对中年人说道。

    “医生?”中年人上下打量着玄燕,怒斥说道:“胡闹!他小小年纪,哪里有半点像是医生!”

    “嫂子,我知道,我哥病了,你们心里着急,可也不能病急乱投医,万一我哥有个好歹,那你们娘俩可怎么办啊。”中年人转头看向徐少身边的妇人,语重心长的说道。

    妇人没有答话,与眼前这个中年人相比,她自然是更相信自己的儿子。

    “二叔,他真的是医生,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医生。”徐少提醒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告诉他的二叔,玄燕并非医院里的那些普通医生,他乃是跟冥大师一样的奇人异士。

    放做以往的话,听到徐少这般说,中年人决计就不敢再继续放肆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

    奇人异士?哼,就只有你能请来奇人异士吗?你二叔我也一样可以!

    而且,你二叔我请来的,还不是救你爸的奇人异士,而是要让你爸彻底咽气的奇人异士!

    这位中年人,对于徐家,一直都有二心,他从来不甘心屈居人下,好不容易他大哥才病倒,他才等到了如此良机,怎么可能就此放过呢?

    只要他大哥一死,他顺理成章的就可以掌控徐家的一切财富,至于徐少和他母亲这对孤儿寡母嘛。

    呵呵,徐少虽已成年,可自己的这个侄子,却难堪大任,也成不了什么大器,到时候,自己只要稍微给他点钱花,估计他就会乖乖的,任自己摆布。

    而至于大嫂——

    中年人看向妇人,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大嫂虽然年纪不小了,可保养的是真好啊,比自己家那个黄脸婆好多了。

    俗话说的好嘛,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大哥在世的时候,我是不敢怎么样,可只要大哥一死,嘿嘿,大嫂,你觉得你还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中年人得意的想着,冷笑一声说道:“不是普通的医生?那倒是巧了,我也请来了一位大师,来为大哥治病,有大师在此,不管他是不是什么普通的医生,我们徐家都不需要了。”

    “这位医生,请吧。”中年人让出半个身位,伸手指向门外,对玄燕说道。

    这是要送客了……

    玄燕看着中年人,淡淡的摇了摇头,中年人那点龌龊的心思,可没有逃过玄燕的眼睛,可玄燕却并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必须要为徐少父亲医治的责任。

    究竟还要不要自己出手,决定权在徐少,所以玄燕在此时,把目光淡淡的放在了徐少的身上。

    徐少见玄燕看来,面有难色,他是真的有些怕他的二叔,尽管他并不十分明确二叔心中的想法,可二叔的企图,他还是能够看出一二的。

    “二叔,人家玄燕医生好心好意的来了,岂有赶出去的道理,不如就让他为我爸医治吧,若是不行,再由大师出手也不迟。”徐少说着,朝着中年人的身后深深的看了一眼。

    中年人可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的身后还跟着那位他口中的大师。

    这位大师,年岁不小,尖嘴猴腮,留着一副山羊胡,一眼看上去,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哟,我堂堂一代大师,还成了别人的备胎了?”果然,听到徐少的话语之后,他忍不住冷笑一声出声,“要治就我先出手,不治的话便拉倒,我还稀罕给你们治病了?德性!”

    这位大师说话有些娘,他说着,还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瞥了玄燕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呵,中医啊?在这海城市倒是不常见。”

    “敢在海城市亮出中医手段的人,不多了,不仅仅是遭人歧视,最重要的是,没用,只是治不好的话,那已经很不错了,若是运气稍差一点,治死人都有可能。”

    “一个年轻人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中医,哼,不知道中医已经面临淘汰了么?以后,可就都是西医的天下了,我们巫门也在与西医合作,终有一天,会让那害死人的中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位所谓的大师,一看到玄燕手中的银针,便忍不住嗤笑了起来,似是对中医很是不屑。

    玄燕听到此话,眉头不禁狠狠的一挑,他本来不打算说话的,可此人竟是敢侮辱中医,还把矛头指向了自己,这就让玄燕不能忍了。

    “大嫂,你听到没有,难道你们想害死我大哥吗?大师都已经说了,中医不行,现在看病,谁还会去看中医啊,赶紧让这人走,有大师在此,我可以保证,让我大哥无忧!”然而,不等玄燕开口,中年人就冷笑着看向了妇人,说完他还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作响。

    妇人被中年人这么一劝,眼神中也出现了一丝疑虑,的确,眼下在海城市,很少有人看病看中医。

    是中医真的不行了么?那这个年轻人到底能不能救得了她的丈夫呢?

    要不——直接让那位大师出手?

    妇人正想着,徐少却是没有产生半点的疑虑,他看向自己的二叔以及那位大师,脸上有着一丝明显的愤然神色,他说道:

    “二叔,你们这是说的什么话,中医自古以来,在我们华夏都占据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它是我们华夏民族智慧的结晶,也是无数人通过努力不断完善的医术,岂是你们一言就可以否定的,你们也是华夏人,怎能数典忘祖?”

    “西医这些年来,的确是在某些方面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可我还是更相信中医,也更相信玄燕医生,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二叔,不送!”

    “我爸的病,就由玄燕医生来出手医治,至于是好是坏,我徐益寒会一力承担!”徐少罕见的硬气了起来,玄燕之前倒还真是没有看出来,徐益寒竟如此的拥护中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