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懂孝之人-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69章 懂孝之人

    这——其实也是玄燕在救治徐少的病。

    尽管不用徐少同意,玄燕也可以轻易的做到让徐少不能人道,可他还是希望,徐少能够自愿。

    听到玄燕的问话,无须再多说什么,徐少也已经知道,他之前没有听错,玄燕是真的想要废了他!

    “是因为宋可卿吗?我绝对不会再打她的主意了!”徐少不禁挣扎的问道,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希望自己以后再也享受不到男欢女爱的乐趣。

    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因为宋可卿?根本不是!

    哪怕徐少用尽了浑身解数,他也是不可能拿下宋可卿的,更准确的说,玄燕如此做,应该是为了宋可卿的那位好朋友。

    见玄燕主意已定,徐少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神色,没有挣扎太久,他便说道:“好,如果你能救得了我们徐家,那我徐益寒愿意答应你的条件。”

    徐少倒也不傻,他知道如果他们徐家没落的话,也许他连命都保不住,更别说再去泡妞了。

    如此算来的话,终生不能再人道,倒也不是不能够接受的。

    “不,我说的不是救徐家,而是救你爸。”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

    他是医生,不是救世主,他可以出手治病救人,却不会去理会徐家的兴衰。

    “你——”徐少哑然,是他没有听清楚玄燕所说,玄燕一直所说的,都仅仅只是去救徐少的老爸。

    “救不救,决定权在你。”玄燕淡然说道。

    “我——”徐少的神色之中,又出现了一丝迟疑,单单只是救了他爸,那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他们徐家衰落了下去,就算他爸活着,那也难以东山再起。

    “你可以回去慢慢考虑。”玄燕见徐少拿不定主意,遂淡淡的说道。

    徐少抬头看向玄燕,良久之后,他狠狠的咬了咬牙,说道:“来吧,只要你能救我爸,我随你折腾,就算是一命抵一命,我也愿意!”

    看着徐少此刻的样子,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如果徐少真的回去考虑的话,玄燕指定就不会再出手了。

    这种事情难道还需要考虑吗?

    只是用你男人的功能,就能换你老爸的性命,如果连这,你都还要犹豫半天的话,那就说明你徐少压根不值得他玄燕帮。

    事实证明,徐少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人,他还知道尽孝。

    玄燕一直都以为,一个懂得孝道的人,再坏也不会坏到哪里去,而如果一个人,连起码的孝道都不懂的话,那即便他在别人的眼中是一个大好人,也绝对不值得相交,不值得得到任何的帮助。

    一边点头,玄燕已经又拿出了三根银针,他轻轻的甩了甩手,三根银针顿时朝着徐少的小腹处落了下去。

    他可不只是说说而已,更不只是在考验徐少。

    玄燕不信奉什么回头是岸的说法,做错了事,就应该得到惩罚,此乃天经地义!

    随着银针的入体,徐少对于自己那个部分的感知顿时完全消失,他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颓丧,完了,自己的后半辈子,算是彻底的交代了。

    “救我爸吧。”徐少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对玄燕说道。

    “好。”玄燕点了点头,也不犹豫,转身率先向外走去。

    “对了,如果你还想救徐家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指条明路。”正向外走着,玄燕似是想到了什么,他对徐少说道:“你们徐家,我是救不了,可有人能救,如果可能的话,你们去求一求周清吧。”

    “周清——”徐少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但他还是记下了玄燕的话语。

    刚刚进门,玄燕就又被徐少给请走了。

    眼看着二人离去,李泉脸上的笑容不断的放大,哼,玄燕,你敢随意出手,这可不能怪我李泉无情了。

    徐少想要通过周清来拯救他们徐家,而我李泉,可也一直都想着要让周清来帮我重振我们李家!

    李泉想着,拨通了赵一柔的电话。

    至于他的目的嘛,自然是向周清高密了,可凭他李泉,还不配知道周清的电话号码,所以,他便把电话打到了赵一柔那里。

    李泉的小动作,玄燕并不知道,他跟随着徐少一起,来到了海城市最大的中心医院。

    中心医院的vip病房内,徐少的父亲正处在昏迷之中,前几天还意气风发的一个中年人,眼下却是被疾病摧残的老了很多。

    一个保养的很好的妇人,正一脸忧愁的陪在他的身边。

    “妈,爸有救了。”徐少一进门,就欣喜的大叫了起来,他一扫之前的颓然神色,兴冲冲的对妇人说道。

    “真的?”妇人的俏脸上涌现出了一丝异样的身材,她双目之中充满了希望的看向了徐少身后的玄燕。

    “妈,这位是玄燕,是我找来给爸治病的医生。”徐少给妇人介绍说道。

    “玄燕医生,劳烦你了。”妇人并没有因为玄燕的年龄而轻视于他,反而是对玄燕颇为的恭敬。

    生活在这潜龙隐虎的海城市,他们已经习惯了,不会小瞧任何人。

    玄燕淡淡的对妇人点了点头,朝着病床上的徐少父亲看了过去,他的脸色很差,一看便知道是重病在身。

    玄燕伸手,把手指按在了徐少父亲的手腕上。

    徐少父亲的脉象并没有太大的异常,只是有些虚弱与劳累之相,按理说,不会病的如此之重,可偏偏,在他的胸口处,有一股郁结之气。

    这股气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人为的,想来便是徐少口中的那位奸人所为了。

    身为医道修为早已甄至妙手回春境界的贤医,如此症结,对于玄燕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他从怀里掏出了几根银针,正要给徐少的父亲施针,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了一声断喝。

    “住手!你是何人,你想要对我哥做什么?”一个长相跟病床上的徐少父亲,多少有些相似的中年人从病房外走了进来,他看着手拿银针的玄燕,怒喝一声,质问说道。

    徐少以及其身边的妇人,眼见着此人到来,眼神皆是狠狠的一缩——

    第四章……完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