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救救我爸-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67章 救救我爸

    玄燕觉得莫名其妙,唐果的话语有些生分,好似是在与自己拉开距离。

    他没有看向唐果,而是任由唐果就此离开。

    眼看着玄燕这般冷漠,唐果的小脸上更生气了,大哥哥怎么会是如此薄情寡义之人,他就不能哄哄自己吗?

    自己刚刚可是帮了他呀,竟是被他这般对待!

    “大哥哥,你给果果去死!”唐果越想越气,她愤然的娇叱一声,突然从背后对玄燕出手。

    其所用之蛊,正是刚刚折磨过周清的蛊虫。

    唐果的出手,竟似是毫不留情!

    可玄燕显然不是周清那般容易对付的,他听到唐果的娇叱声,微微转头,甩手便射出了一根银针。

    “吱——”一声仿佛听不见,又仿佛是刺耳至极的虫鸣在玄燕的耳边响起。

    玄燕并没有出手太狠,他没有射杀唐果的蛊虫,而是用银针射穿了蛊虫的一翅!

    唐果招手间把蛊虫给收了回去,她看着玄燕的背影,气的胸口起伏。

    “你——哼!”唐果伸手指了指玄燕,似是想要说些什么狠话,但话到嘴边,她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最终,她也只能重重的冷哼一声,转头离去。

    玄燕回过身来,看着唐果离去的身影,眼神中隐隐有些疑惑,但很快他便释然,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其他人的身上,也许还有其原因所在,可发生在唐果的身上嘛——蛊门中人不是一向如此,喜怒无常的么?

    从唐果的身上收回心思,玄燕处理掉了老余和周清的尸体,周清已经死在了练功房之中,他的死相虽没有老余那般凄惨,可他的脸上却是写满了恐惧,当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解脱,似乎死亡,对他来说,都成了一件令其轻松的事情。

    在两具尸体上做了一些特殊的处理,确保他们不会漂浮起来,玄燕把周清和老余沉入了江中。

    做完这一切,玄燕回到了学校。

    笼罩海城市超过一个星期的乌云开始消散了,天空中难得的洒下了月光,巫门圣女七月今日出关,将会在三天后正式在巫门之中亮相,届时,巫门弟子将会悉数到场,毒门和巫门之中,也有重量级的人物参加。

    玄燕心中已经做好了决定,将会在三天之后,以周清的身份前往巫门,与冷青璇相见!

    带着一丝隐隐的期待,玄燕回到了复海大学。

    302宿舍之内,气氛有些凝重,脸上带着伤还没好的徐少坐在一旁,与好似是刚刚才被人打成了鼻青脸肿模样的张帆,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

    李泉和黄霖坐在床边上,谁都不曾开口,只是他们看向张帆的眼神之中,带着些许的幸灾乐祸。

    玄燕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所看到便是这样的四人,这样的一副场景。

    “玄燕,你回来啦?”张帆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欣喜的说道。

    徐少听到张帆的话语,好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他局促不安的看向了玄燕。

    “你怎么在这?”玄燕看到徐少,先是问了一句,随后他又看到了张帆脸上的伤势,又接着问道:“你这是怎么了,他打的么?”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我打的,我怎么可能还对张帆出手呢,我来之前,他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徐少见玄燕神色淡然的看向自己,紧张的连连摆手。

    “哼,手下败将,岂能把我打成这样?”张帆看着徐少,冷哼一声,得意的说道:“是这样的,今天下午,武术协会的人找上门了,他们三个人打我一个,别看我伤的不轻,他们却是伤的更重,玄燕你教我的那一招真是厉害,只用了十几个来回,我就把他们三个全都给揍趴下了。”

    张帆说的眉飞色舞的,似是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眼下的这副狼狈模样。

    他的样子虽然狼狈了一点,可总算是没有伤的太重,而那三个武术协会的人就惨喽,他们都已经被张帆打进了校医院。

    听到张帆的话语,玄燕哑然失笑,他淡淡的从徐少的身上收回了目光。

    徐少浑身蓦然一松,还是觉得有些局促不安。

    玄燕对他不做理会,而是走到了张帆的身边,他翻手拿出了七根银针,一一的刺入了张帆的脸中。

    张帆起初还吓了一跳,可念及玄燕的不凡,他就嘿嘿傻笑了起来,任由玄燕折腾。

    “明天早上,应该就可以帅回来了。”玄燕淡淡的笑了笑,说道。

    “真的?”张帆眼前一亮,欣喜问道。

    “记得以后护住脸,否则赢了,也赢得很不光彩。”玄燕点了点头,又淡淡的对张帆说道。

    “我也想护住来者,但是你教我的那招——”张帆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玄燕所教给他的乃是五禽戏中的虎扑。

    玄燕施展了虎扑之后,一般都是手掌或者是脚心着地,而张帆却是习惯性的脸着地……

    玄燕很是怀疑,张帆是不是根本就不是被那三人给打成这样的,而是在他打败那三人的过程之中,不小心误伤到了自己。

    “实在不行,你就买个头盔戴上。”玄燕摇头笑了笑,对张帆说道。

    “咦,好主意,那我以后就在包里装一个钢盔,那样我都能用头撞人了,还不用怕被伤到。”张帆乐呵呵的说着,找来一面镜子,欣赏他插着七根银针的尊容去了。

    “你来做什么?”玄燕直到此时,才有空再度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徐少。

    徐少的脸上有些明显的迟疑之色,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帆,好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突然一下跪在了玄燕的面前。

    “玄燕,救命啊,求求你,救救我爸,我徐益寒在这里给你磕头了,求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帮帮我们徐家吧。”徐少抱住玄燕的一条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对玄燕恳求说道。

    他这一跪,顿时让一旁看戏的李泉和黄霖大吃了一惊,他们还以为徐少是来报仇或者是来找麻烦的,却没想到,刚刚见到玄燕,徐少竟然就给玄燕跪了。

    什么情况啊,什么救救你爸,玄燕难道还能救的了你爸不成?

    还有,你爸怎么了呀?你都没说怎么回事,就突然哭天抢地的要玄燕救救你爸,不会是玄燕对你爸出手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