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真心蛊-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66章 真心蛊

    若非是知道对方乃是玄燕所变,唐果一定会把他当做是真正的周清。

    实在是太像了,身高、容貌、发型乃至气质,无一不是像极了真正的周清。

    “大哥哥,你这——这才是神技啊。”唐果瞪大着眼睛,忍不住的说道。

    眨眼之间便能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世上怎还会有这等神技?

    这岂不是意味着,如果玄燕想要躲起来的话,那便没有任何一个人还能找得到他?

    他不用躲进深山,也不用躲进老林,只要在人群之中这么一变,整个人便可以这么瞬间蒸发!

    在玄燕的身上默默的感受了一番,唐果突然嘻嘻的笑了起来。

    她依旧能够感受到玄燕体内自己的所中的情~蛊!

    这就代表着,不管玄燕变成什么样子,有此情~蛊在,她唐果都能够轻而易举的找到她的大哥哥!

    “嘿嘿,大哥哥,你可以骗过其他人的眼睛,却是一辈子都甩不掉果果喽。”唐果甚是得意的想着,走到了玄燕的身边,她伸出自己的小手,摸了摸玄燕脸上的轮廓。

    “不是幻觉,真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唐果呢喃着,小眼睛眯了起来,她突然问道:“大哥哥,你跟药神,是何关系?”

    玄燕眉头一蹙,没有答话。

    唐果能够从他的身上联想要药神李时珍,玄燕并不意外,毕竟历史上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唯有药神一人而已。

    “你得到了药神的传承吗?法天——象地?”唐果心中笃定的又继续问道。

    玄燕深深的看了唐果一眼,还是没有答话。

    “大哥哥你不用担心,果果对于法天象地才没有兴趣呢,我连我们蛊门的蛊术都学不完,怎么会去觊觎医家的绝学?”唐果似是感受到了玄燕眼神中的敌意,她解释说道。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的确,觊觎别门绝学,并不像是蛊门弟子的作风。

    蛊门弟子,向来低调神秘,他们并不喜与人争斗,除非是感受到了自身的危机,否则的话,他们的弟子根本就不会出现。

    蛊门,也不像巫门和毒门一般,有着自己的山门,他们就好像是生活在苗寨之中的一群普通人。

    若非必要,甚至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苗寨,而是偏于一隅之中,潜心研究蛊术。

    这种刻苦钻研的精神,也使得蛊门之中的蛊术越来越繁杂,也越来越精深。

    唐果身为蛊门难得一见的天才,对于所有的蛊术都有着天生的亲和力,可即便如此,他距离掌握蛊门的所有蛊术,也还差的很远。

    “不瞒大哥哥说,果果其实也有着类似的手段,大哥哥要见识一下吗?”唐果嬉笑着,张嘴吐出了一个蛊虫。

    这个蛊虫很小很小,如果不仔细去看的话,甚至难以发现。

    “大哥哥不要反抗哦,果果不会伤害你的,只是让大哥哥也见识一下果果的手段而已。”唐果说着,控制着蛊虫飞进了玄燕的眉心。

    玄燕当真就是没有抵抗,因为他在唐果的身上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敌意。

    其实从唐果出现的那一刻,玄燕便知道,唐果并非他的敌人,尽管之前唐果信誓旦旦的说要杀了他,可她对自己,却是不存在半点的杀心。

    反而更像是——有着些许的好感……

    眉心处,传来了一丝火辣的触觉,那是玄燕,又中了唐果的蛊。

    在他的眼前,唐果突然也转了一圈,待到回转过身来的时候,唐果已经不是唐果,而是变成了冷青璇!

    是冷青璇,不是圣女七月!

    她的身上虽有些明显的冰凉,却并没有极阴之气所带来的那种极致的冰冷。

    她嫣然的冲着自己笑着,一如几个月之前,夕阳下,和棒棒糖一起等待玄燕归来的她。

    “青璇——”玄燕轻声呼唤,他解除了法天象地的变化状态,重新变成了自己该有的模样。

    他迈动自己的脚步,朝着“冷青璇”走了过去。

    他伸出自己的手,也去感受“冷青璇”的轮廓,他想要抱住她,想要再去亲吻她。

    可就在这时,眉心处却传来了一阵钻心的刺痛。

    幻觉消失,站在玄燕面前的,没有了冷青璇,而是只有一个俏脸含煞的唐果。

    “大哥哥,你混蛋!”唐果娇叱骂道。

    玄燕有些懵逼,之前唐果还笑嘻嘻的很开心的模样,怎么转眼间就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还骂上自己了呢?

    玄燕以为,法天象地的变化之术就已经足够惊天动地了,可眼下他才发现,最具威力的变化只是,不是法天象地的身体之变,而更似是巫门弟子的情绪之变。

    这翻脸的速度,可比翻书快的多了。

    唐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利用下蛊的方式,在玄燕的眼前“变成”了冷青璇之后,唐果的内心就莫名的有些疼。

    随后玄燕叫出了冷青璇的名字,脸上又溢满了迷醉的表情。

    这顿时便让唐果觉得怒不可遏,她控制着飞入玄燕眉心之中的蛊虫,对玄燕发起了冲击。

    可她也没有下重手,而是让自己的蛊虫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玄燕眉心处的骨头上。

    “这是幻蛊?”玄燕搞不清楚唐果为何会变成这样,遂也没有理会,而是淡声问道。

    “幻蛊,同样也是真心蛊!大哥哥,你对她就这么的念念不忘吗?”唐果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恨恨的模样,就好似是恨不得把玄燕给一口吞下去。

    玄燕眉头一蹙,用自己的身体之力,把唐果的蛊虫硬生生的从自己的眉心处挤了出来。

    蛊虫飞回了唐果的体内,而玄燕的眉心处则是平坦如初,并没有破伤的血迹。

    蛊门的蛊虫很是奇异,他们能够钻进人的体内,却不会在表面的皮肤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哼,大哥哥,果果这一次帮了你,你也就欠了果果一个人情,希望你能始终记着!”唐果见玄燕神色肃然,整个人的身上也弥漫着一股阴沉冰冷的气息,她看着玄燕冷哼一声,又继续说道:“果果总有一天,会打败大哥哥的,我答应过姥姥,会为小金报仇!”

    “大哥哥保重好自己吧,千万别在果果动手之前,就枉送了自己的性命!”唐果说完,心情似是很不美妙,她转头朝着别墅之外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