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情蛊-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59章 情蛊

    此蛊奇异,钻入到玄燕的身体之后,让玄燕的心脏都骤然停了三拍。

    他整个人好像不能动了,也不能开口说话,只有眼睛,还淡然的盯着唐果。

    “嘿嘿,大哥哥,你不用担心,果果是绝对不会仗着姥姥在此而杀你的。”唐果嘿嘿怪笑,她说道:“小金还太虚弱,此时杀你,没有办法让我们两个同时变强,不过有了我这特制的蛊在嘛,嘻嘻,大哥哥,你可是逃不出果果的手掌心了。”

    “大哥哥放心,此蛊不会影响到大哥哥的战力,果果要杀的,就是一个最强的你!”唐果学着少女的样子,冷声说道。

    在唐果给玄燕下蛊的时候,一旁少女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

    她居然没有能够认出唐果所下之蛊的种类!

    不过这却并不意外,她修为虽高,却也不敢说掌握了蛊门所有的蛊术,还是有很多种类的蛊毒是连她也没有见识过,更没有练成的。

    唐果身为蛊门之中难得一见的天才,她能够练成一些奇异之蛊,倒也在少女的预料之中。

    此蛊应该并无一些其他特殊的功能,它只是能够让唐果随时随地的掌控玄燕的动静。

    “大哥哥千万不要试着强行解除此蛊,它可是果果专门练成来对付大哥哥的,大哥哥一旦有伤它或者伤我之心,必定会遭受万箭穿心一般的痛苦。”唐果一脸自信的对玄燕说道。

    “哼!”唐果正说着,玄燕突然闷哼一声,他的胸口处果真传来了阵阵的刺痛。

    “大哥哥,你不老实哦,果果才刚刚警告了你,你就想来害果果了。”唐果不满的嘟嘴说道。

    玄燕没法开口说话,可他的心思却是在不断的闪动。

    他此刻并没有想着要去害唐果,他只是在思考解蛊之策而已,可这蛊就好像能够洞悉他的想法一般,只是这样,也给他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痛苦。

    “不能害你,那我与你交手之时,就任由你所杀,却不能杀你吗?”玄燕没法开口,却用眼神问出了他的疑惑。

    然而,不等唐果回答,他胸口处传来的痛苦便急剧增加。

    这等由内而外——心痛的感觉,玄燕还从未体会到过。

    他的心脏又是骤然停跳了几拍,随后他眼睛一闭,竟是硬生生的被疼晕了过去。

    玄燕连毒阴丹中的阴毒都能够清醒的忍受下来,却承受不住唐果的蛊毒,此蛊之毒,简直骇人听闻!

    “啧啧,果果说话,大哥哥为什么就是不听呢?都说了,不要想着害果果嘛,居然还对果果产生了杀机,活该你晕过去。”唐果不住咋舌,似是对此蛊的威力很是满意。

    “你给他下了什么蛊?”少女眼见着玄燕晕倒,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实在是此蛊威力惊人,但偏偏功效简单,让少女不禁心生疑惑。

    “情~蛊!”唐果嬉笑说道。

    “不可能,你才十三岁,心中哪来的情,又怎么可能练的成情~蛊?”少女难以置信的问道。

    “情~蛊难道就一定要是爱情吗?”唐果没有作答,而是反问说道。

    听到唐果的问话,少女的心中不禁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唐果对玄燕之情已经深到了可以炼制情~蛊的地步。

    幸好,此情~蛊非彼情~蛊,否则的话,玄燕若死,唐果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庆幸的同时,少女的心中也隐隐有些担忧,唐果学东西学的太快,少女生怕她太早的接触到爱情,接触到真正的情~蛊。

    蛊门之中,不知道曾有多少绝世女子,都栽在了自己所种的情~蛊上。

    少女对唐果寄予了厚望,可不希望她,步了前人的后尘……

    唐果说完那句话,没有再搭理玄燕,也好似是不太敢去看少女的眼睛,她径直朝着巷子外走去。

    少女看着她的背影,沉吟了一会,才缓步跟上,又重新牵起了唐果的小手。

    玄燕醒来的时候,又是在医院之中,天已经黑了,宋可卿不知道找了他多久,才在小巷之中找到了他晕倒的身影。

    他睁开眼睛,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青绿色的光芒,唐果那小小的身影,时隐时现,好似是被刻在了玄燕的心中。

    “玄燕,你醒啦,发生了什么事,你——见到她了吗?”宋可卿见玄燕醒来,心中不禁有些紧张的问道。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她。”

    “那是谁?是碰到高手了吗?要不然你怎么会晕倒在那条巷子之中?”宋可卿心中一松,紧张的情绪在这一刻被担忧所取代。

    玄燕没有说话,而是出神的看着外面已经开始放晴的天空。

    “雨停了啊?”玄燕问道。

    “嗯。”宋可卿用力的点了点头,她迟疑了一下,问道:“玄燕,你到底为什么非要来海城市,海城市为什么对你充满了敌意,在海城市你又要面对多少的危险?才来了几天,你已经第二次受伤了,海城市,还有她,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玄燕听到宋可卿的问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却没有答话。

    “在海城市,我们两个都不开心,不如我们离开吧,去京城,我会让我叔叔帮你重新安排好学校的。”宋可卿看着玄燕这副样子,又是忍不住劝说道。

    之前,宋可卿就发现了海城市的不寻常,眼下在宋可卿的眼中,海城市就好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猛兽,就等着她和玄燕双双落入它的口中。

    “京城,对我的敌意怕是会更多。”玄燕淡淡的说着,摇了摇头,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那是前一段时间,周清留给他的。

    “你想做什么?”宋可卿见玄燕拿出纸条,不禁问道,她还以为玄燕没有收下这张纸条了,却没想到,玄燕竟是默默的收藏了起来。

    “找他谈谈。”玄燕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周清的电话。

    “玄燕?”玄燕还未开口,那边的周清便已经猜到了是他,他问道:“你肯告诉我邪医李玄的下落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