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你果然很怕他-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54章 你果然很怕他

    周清对于玄燕也许算不得友善,可他的态度却还是犹如一个响亮的耳光一般,抽在了在场不少人的脸上。

    周清此人的性格比之赵一柔可还要傲慢的多,他没有理会张帆也没有理会宋可卿,只走到了玄燕的面前。

    这就说明,在他的心中,只有玄燕一人,才是有资格被他质问,甚至是平等对待的。

    而张帆和宋可卿,压根就没有让他重视乃至开口的资格!

    “果然,玄燕才是幕后的**oss吗?”

    “那英雄救美的也真的就是他了?”

    “怪不得能得女神倾心,还被张帆恭敬以对。”

    在场众人,都有一种恍然的感觉,玄燕的低调,也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幕后**oss的错觉,好像玄燕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

    听着在场众人的谈话,不远处的李泉和黄霖皆是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原来,这个神色始终淡然的玄燕,才是他们宿舍之中最了不得的人物吗?

    两人表示,早就应该想到了,玄燕能够有宋可卿这般女神级的追求者,又岂有可能是个凡俗之辈!

    对于李泉来说,周清和玄燕对话的一幕,对他的冲击尤其巨大。

    周清是谁,连冥大师都认识的李泉不可能不认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周清语气中对于玄燕那毫不掩饰的敌意,李泉也能够听得出来。

    可以被周清当做是敌人,那玄燕的身份与地位,不说与周清等同,也至少不会比周清低的太多。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李泉隐隐中感觉,他自己好像错过了些什么,但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此刻的他,只能一脸的懊悔。早知玄燕如此不凡的话,他就是冒死,也会陪他和张帆一起,下楼帮助宋可卿。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的薄情寡义早已给玄燕和张帆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李泉正想着,就发现身边的黄霖好似有意无意的跟他拉开了距离。

    黄霖的心里也在后悔,后悔没有抱上玄燕这条大粗腿,不过他却是觉得自己还有回旋的余地,至少他还是曾经想要去帮助过宋可卿的,尽管最后被李泉几句话给吓得退缩了,但那也不是自己的错啊。

    可不是每个人都像张帆一般,性格冲动,头脑简单的。

    黄霖的小动作,让李泉有些不爽,但他也没有太过在意,就算眼下已经证实了玄燕的不俗,那又能如何?

    别忘了,他可是被周清给盯上了。

    据李泉所知,凡是被周清给盯上了的对手或者是敌人,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玄燕眼下的处境,也许比他们这些普通的凡俗之人,还要更加的不堪!

    面对周清的质问,玄燕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他淡淡的说道:“我出手了,又待如何?”

    玄燕此话一出,满场皆惊!

    原以为,哪怕玄燕有着不俗的身份,可面对锋芒毕露的周清,他也应该会退避三舍,可他,却是选择了正面硬怼!

    而且,赵一柔的受伤,也不是他玄燕出的手啊,玄燕居然就这么大包大揽的承认了下来。

    “哼,有种,敢这么跟我说话!”周清的神色略微的呆滞了一下,似是也没有想到,玄燕的态度竟如此强硬,但很快他就冷笑了一声,说道:

    “你若夹着尾巴做人,兴许我还能让你在海城市多待一段时间,可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了,第一条是你自己主动的离开海城市,第二条,是我出手,让你在海城市消失!”

    周清的话语可谓是不留丝毫的余地,他给玄燕的这两条路,其实是一条生,一条死——要么活着离开,要么就把性命彻底的留在魔都!

    “哦?你怕了吗?”玄燕听到周清威胁的话语,却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他淡淡的一笑,问道。

    “哈哈,怕?你觉得我会怕你这个废物?”周清好似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一声说道。

    “不,你怕的不是我。”玄燕淡淡的看着周清,目光好似能够直视他的内心,他说道:“你怕的,是邪医李玄!”

    “你以为把我赶离了海城市,邪医李玄就不会出现了?”玄燕说完,继续问道。

    周清看着玄燕,没有答话,而是沉吟了一会,才说道:“你知道他的下落?如果你肯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对此事既往不咎,并保证你能完好无损的在海城市读完四年的大学。”

    “你果然很怕他,但是可惜,莫说我不知道他的下落,即便知道,我也不见得就会告诉你。”玄燕淡淡的笑着,说道。

    “你是在找死吗?”周清见玄燕如此奚落自己,不禁脸色阴沉的说道。

    “你杀不了我,也不会杀我。”玄燕浑然不惧,淡淡的说道。

    “哼,一个经脉尽断的废物,只是学习了几招炼体之术而已,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周清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

    “这样,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只要老实回答,那打伤了赵一柔的事情便就此揭过。”周清说完,凑到玄燕的耳边,低声问道:“他,为什么两次都不杀你?”

    “你知道不是我出的手,少把这笔账算在我的头上。”玄燕歪了歪脑袋,一脸嫌弃的看着凑上来的周清,他说道:“不过你的这个问题,我却是可以回答你,因为他,也有怕的人。”

    “哦?邪医李玄也会有怕的人吗?这倒是稀奇。”周清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拍了拍玄燕的肩膀,转头瞥了宋可卿一眼,说道:“这姑娘不错,好好珍惜吧,另外,我刚刚说过的话,依然有效,如果让我发现你在海城市再次出手,那你就只有那两条路可以选。”

    “我会选择第三条——”玄燕淡淡的说道。

    “有第三条吗?是什么?”周清笑呵呵的问道。

    玄燕没有回答,而是就像昨天周清离开医院之时,向玄燕眨过眼睛一般,朝着周清淡淡的眨了眨眼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