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冥大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33章 冥大师

    事了拂袖去,深藏功与名。

    没有理会趴在地上“日地球”的三人,玄燕和宋可卿坐上了一辆离开机场的出租车。

    宋可卿频频回头,她看向徐少三人的目光之中,既有幸灾乐祸,也有着一丝不难察觉的同情。

    招惹谁不好啊,非得招惹玄燕,哼,活该!

    在心里默默的把徐少三人给骂了一顿,宋可卿又看向了玄燕,她可爱的眨着眼睛,微噘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玄燕见宋可卿一直盯着自己看,淡淡的问道。

    “玄燕,我是不是这一辈子都打败不了你了?”宋可卿有些郁闷的问道。

    玄燕悄无声息之间便放倒了徐少三人的一幕,给宋可卿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她发现,她与玄燕之间的差距,好似越来越大了,玄燕的实力,也好似是让她越来越看不清了。

    “傻丫头,说什么傻话。”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

    宋可卿眼前一亮,就在她以为玄燕会安慰她,说她总有一天可以超过他的时候,玄燕继续开口,他说道:“你当然打败不了我。”

    语气中,充满了理所当然。

    宋可卿那个气啊,尽管你玄燕说的可能是实话,但你就不能给我点希望吗?不能给我点动力吗?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很容易把一个普通人的自信心给击溃的?

    可宋可卿是普通人么,身为连自己的爷爷都想揍的小魔女,她自然不是个普通人。

    玄燕若是安慰她的话,也许她会更垂头丧气,可玄燕如此煞有其事的说出来,却是让宋可卿的双眼之中写满了怒火。

    哼,要不要这么看不起自己啊?

    你说我打败不了你是吧?那咱们就试试,看我有没有机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把你给狠狠的击败,然后让你跪倒在我的石榴裙下!

    宋可卿想着,俏脸上满是斗志,她的性格便是如此,吃硬不吃软……

    玄燕看着她,淡淡的一笑,他可不是为了激起宋可卿的斗志才故意这么说的,而仅仅是实话实说——

    宋可卿本来就不可能打败自己嘛。

    “哎,玄燕,他们三个人会不会有事啊,你出手不重吧?”宋可卿突然问道,想到玄燕的实力如此之强,宋可卿真怕玄燕出手没个轻重,万一把徐少三人给打死了,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你不想让他们死?”玄燕没有回答,而是淡淡的问道。

    “呃,他们虽然可恶了一点,但也罪不至死吧,你不会已经杀了他们吧?”宋可卿惊讶问道。

    前面开车的出租车司机,听到玄燕和宋可卿的对话,不由得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们一眼。

    这俩人中二了吧?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还杀人?这是还没睡醒啊,还是吃错药了。

    玄燕注意到了司机的神色,却是没有半点的理会,他淡淡的说道:“放心,没有杀他们,不过一番折磨,是免不了的了。”

    “那就好,那就好。”宋可卿说着,又问道:“可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们呢?”

    玄燕脸色怪异的看着宋可卿,感觉有些跟不上她的脑回路,他问道:“你到底是希望我杀,还是不杀?”

    “当然是不杀,但是吧,我又觉得,你应该会杀。”宋可卿模棱两可的说道。

    “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滥杀无辜的人?”玄燕苦笑问道。

    “你不是么?至少人命在你眼里,可是一点也不值钱。”宋可卿撇了撇嘴说道,玄燕医术惊人,救过的人不少,可他杀过的人,估计却是更多。

    “我只杀,该杀之人。”玄燕淡淡的回应道。

    在宋可卿奇异的脑回路之中,在两人看起来有些“中二”的对话之中,出租车停在了复海大学的门口。

    宋可卿交换生的事宜,已经全部都办好了,无事可做的她,跟着玄燕一起去报到。

    就在玄燕到达了复海大学,并开始办理报到手续的时候,徐少三人已经在机场外的地面上趴了一个多小时。

    他们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红是因为羞愧,而青,则是因为中毒。

    他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话也不能说,如果不是他们的眼珠子还在滴溜溜的转悠的话,怕是围观的人都会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有热心市民帮他们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医生到来之后,对他们的身体进行了一番检查,结果,毛都没检查出来一根。

    若不是看三人实在不能动的话,120的急救人员都要以为三人是在故意消遣他们了。

    无奈的急救人员,最终还是把三人抬上了急救车,不管有没有病,终归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继续的趴在这里。

    影响现场的秩序不说,医生们也是怕他们三人的身体真出现什么问题。

    通过三人的手机,急救车上的医护人员联系到了他们的家人。

    救护车开到医院的时候,三人的父母已经等在那里了,除了三对中年夫妇之外,这其中还有一位头发灰白的中年人。

    中年人的年纪并不大,但却头发灰白,不知道是未老先衰,还是自己故意染成这样的。

    看着三人从救护车上被抬下,中年人眉头一蹙,他走到了骂过宋可卿是二手货的那位公子哥的身边。

    伸手在公子哥的额头上按了一下,中年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冥大师,他们怎么样?”

    “我儿子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看上去毫无异常,人却是动不了呢?”

    三人的父母,那三对中年夫妇走上前来问道。

    “中毒了,并无大碍。”冥大师沉吟了一会,才说道,他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不断游走。

    “中毒?他们怎么会中毒的?”

    “什么毒啊,居然连医生都检查不出来。”

    “还请冥大师出手,赶紧治好他们。”

    三对中年夫妇又是焦急的说道。

    头发灰白的中年人,也就是冥大师没有说话,而是踱步走到了三人的小腹位置上,他掀开三人的衣服,就看到每个人的小腹位置上都插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

    “毒针?”

    “什么人敢对他们下手?”

    “找死,下毒毒害我儿,不管他是谁,我都要他死!”

    三对中年夫妇看到银针,满脸煞气的说道。

    “哼,区区毒门中人,也敢在我魔都逞凶!”中年人冷哼一声,神色中闪过了一丝阴沉的杀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