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问答-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24章 问答

    玄燕气血旺盛,气息纯正,身上不仅没有半点毒门功法的痕迹,反而因为法天象地和药神传世药方的作用,令其看上去有一种浩然的阳光正气之感。

    这样的面相,这样的气息,孙老打死也不会相信,他真的修炼了毒门功法。

    不过空穴来风,必有其因,孙老也不会认为,皇甫新有无缘无故冤枉玄燕的胆量,所以他根本就没问玄燕是否修炼了毒门功法,而是问他,毒门功法是怎么一回事。

    玄燕听出了孙老的意思,但却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坦然的把手伸出,让孙老亲自检验。

    可孙老哪还用得着把脉检验啊,他早就看出玄燕的身上没有毒门功法来了。

    玄燕的不老实,让孙老的言语之中有些不耐,可玄燕只是干笑,却并不作答。

    倒是满脸煞气的中年人,忍不住开口说道:“孙老,您之前就看出来了,那您为什么不说啊?这摆明了就是皇甫家那小子,冤枉了皇甫燕嘛,害的我们白跑一趟,那小子真是可恶!”

    “眼见可未必为实!”孙老瞥了玄燕一眼,对满脸煞气的中年人说道。

    “啊?”中年人被孙老搞迷糊了,眼见还不为实,难道玄燕有什么能够隐藏毒门功法的特殊方式不成?

    “孙老,要不逼他出手试试?”满脸煞气的中年人,又问道。

    孙老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子可是真不会什么毒门功法,你就是打死他,他也显露不出来。”

    “那这是怎么一回事?”满脸煞气的中年人疑惑问道。

    “这就要问他了,皇甫燕,你不打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孙老盯着玄燕问道。

    吃过了药神传世药方的玄燕,身上没有半点的毒阴丹气息,所以即便孙老身为真医,也笃定玄燕没有修炼过毒门功法。

    可既然皇甫新告到了中华医馆,这至少说明玄燕,施展过一些毒门手段。

    “几根毒针而已。”玄燕干笑两声,对孙老说道。

    “真的只是毒针?哪里来的?”孙老眯着眼睛,仿佛是要看透玄燕一般的问道。

    “朱——”

    玄燕刚欲说是从朱大师那里得来的,孙老就抬手阻止了他,他说道:“别告诉我是从朱大师那里搞来的,就凭他的毒门修为,还不可能有能够伤到皇甫新等人的毒针。”

    玄燕面色一紧,心道真医之境的中华医馆医生,还真不是那么好骗的,他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是一位毒门弟子,我在凌台县遇到他的,跟他交了几下手,没打过,但却收获了几枚毒针。”

    孙老看着玄燕,见他一副好似输给了对方,不太好意思说出来的样子,点了点头问道:“秋凌?”

    玄燕的眼神微微收缩,孙老居然也听说了秋凌的名字,幸好他此话半真半假,否则的话,怕是真的会露出一些马脚。

    “好像是叫这么个名字。”玄燕一副思索的模样,淡淡的说道。

    “那就解释的通了,你能在他的手下活得性命,倒是有点本事,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孙老头也不抬的问道,尽管玄燕所说有一定可信的地方,可孙老还是不肯尽信。

    “不知道,他很有名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此人便是把毒门小公主带回了毒门的人,他为了成为毒门的绿衣弟子,连杀毒门三十余人,后又与其他毒门绿衣弟子发生冲突,判出毒门,连毒门少主叶奇都没有能够擒下他,后他与叶奇交手,死在了叶奇的手中,可叶奇也因此重伤,由此,才只能把少主之位让给了那位小公主,怎么,燕医生你没有听说这件事情吗?”

    不待孙老答话,满脸煞气的中年人便率先说道,那位秋凌虽是毒门中人,还只是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可却好似是让满脸煞气的中年人颇为的推崇。

    以一敌七,秋凌轻松斩杀!以一敌万,秋凌也曾不落下风!如此豪气之人,竟是毒门中人,还被叶奇斩杀在了毒门外的树林之中,这让满脸煞气的中年人感觉很是惋惜。

    “朱大师与我说过毒门小公主的事情,他还收到了毒门的召集令,可他却并没有前往。”玄燕淡淡的说着,眼神中有些追忆,似是看到了当日曾与他交手的秋凌的身影,他又说道:“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他!”

    孙老一直都在观察玄燕的表情,在看不出任何的破绽之后,他才说道:“把你从他身上获得的毒针都交出来吧,此物阴狠毒辣,不应该由你保管,免得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孙老还是对玄燕不肯尽信,他此话的目的,就是要看一看,玄燕究竟能不能拿出秋凌所使用过的毒针,以此来验证,玄燕是否说谎。

    可玄燕是谁?

    他可就是煞气中年人口中颇为推崇的那位秋凌本尊,秋凌的毒针都还在他的身上没有扔掉。

    玄燕点了点头,从怀里总共拿出了九根毒针,交给了孙老。

    孙老在银针上摩挲了一番,抬头问道:“此乃麻痹之毒,可皇甫新说,他们中的是你的阴冷之毒,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阴冷之毒?他是不认识吧,或者是吓坏了判断错误,我可没给他们什么好颜色。”玄燕语气中带着不屑的说道。

    “真是如此?”孙老追问道。

    “孙老不信的话,大可以为他检查一下,看看他中的到底是何种毒素。”玄燕淡然说道。

    “哼,他体内的毒素早就已经自己蒸发掉了,你做事倒是滴水不漏。”孙老冷哼一声,暗讽说道,他还是不太相信玄燕的话,尽管玄燕的话语看似毫无漏洞,可孙老的直觉却告诉他——玄燕在说谎。

    明知玄燕所说并非都是真话,可孙老却是一点证据都抓不到,由此他才讽刺玄燕,说他做事滴水不漏。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一点也没有在意孙老的语气。

    “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不是经脉尽断了吗?怎么能够在秋凌的手下逃得性命,又怎么能够让皇甫新在你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孙老又盯着玄燕看了半晌,随后他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