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气吐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22章 气吐血

    玄燕身上的气势,以及他毫不留情的一连串喝问声,让皇甫新四人以及皇甫家的四叔只觉脑袋发昏。

    他们猛然转头,一起看向了孙启明孙老。

    难怪孙老会亲自到来,原来是玄燕在中华医馆中的辈分太高,只有像孙老这等通天之辈,才能对玄燕进行审查与审判。

    至于皇甫家的四叔嘛,他还不具备这个资格!

    而孙老之所以说他只是来凑热闹,却没有把他到来的真实目的给说出来,则是因为,玄燕在中华医馆中的辈分虽高,可他,却是不愿意张扬。

    甚至于,玄燕根本就不想要如此高的辈分。

    因为,只能以师徒名义登记在中华医馆之中,这对他以及他家的老爷子来说,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老爷子被逼改名换姓,玄燕年纪轻轻便身背重任,这一切,都算不得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若非皇甫新以及皇甫家的四叔苦苦相逼,玄燕也不会选择把此事告诉他们。

    这件事情,对皇甫新以及皇甫家的四叔,带来了异常强烈的冲击,若是放做以往,他们听到此事,说不定还会嘲笑玄燕几句。

    可眼下嘛,此事却好似是一个犀利的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皇甫新以及皇甫家四叔的脸上。

    皇甫家的四叔刚刚才以长辈的身份来欺压玄燕,却没有没想到,依照中华医馆的规矩,玄燕的辈分要比他高的多。

    他,才应该是玄燕的晚辈!

    皇甫家四叔的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异常的难看。

    “我不是一个仗着自己辈分高,就横行霸道的人,所以你们倒无须向我下跪,可这里不欢迎你们,立马给我滚!”玄燕看着二人,抬手指向了门外。

    “你——”皇甫家四叔听到玄燕这话,险些气的一口气没憋住,吐出血来。

    玄燕什么意思?他不是横行霸道之辈,难道自己就是了吗?

    “皇甫燕,你少在这里说些其他,我们来,是为了调查你修炼毒门功法之事,你没有资格把我们赶走!”皇甫家的四叔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怒极的心情,才开口说道。

    让他与皇甫新就这么离开,他是绝对不肯的,他们来,就是为了以玄燕修炼了毒门功法为由,找玄燕讨回一个公道,哪有正事还没办,就被人赶出去的道理?

    “想要留下来,也可以。”玄燕淡淡的一笑,说道:“行礼!下跪!”

    行礼,玄燕是向皇甫家的四叔说的,而下跪,则是玄燕对皇甫新的要求。

    他没有要二人一并下跪,因为皇甫家的四叔怎么说也算的上是玄燕的长辈,要他给玄燕下跪,他是绝对不会肯的。

    而行礼,则应该是在他的接受范围之内。

    至于皇甫新嘛,不跪就滚,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你要我对你行礼?我可是你的叔伯辈!”只是要他行礼,皇甫家的四叔就已经怒不可遏了,他朝着玄燕怒吼说道。

    “你是以豫省皇甫家弟子的身份来的?”玄燕淡淡的问道。

    “呃——”皇甫家四叔脸上的表情一滞。

    他能说是么?如果说是的话,玄燕指定又会让他滚蛋,而若要留下来,他就只能回答不是,他不是以豫省皇甫家弟子的身份来的,而是以中华医馆弟子的身份来的。

    可如此一来,他就必须要对玄燕行礼!

    狠狠的咬了咬牙,皇甫家的四叔神色阴狠的朝着玄燕拱了拱手,行了一礼,他没有说话,实在是此刻的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只盼望着,玄燕最好真的修炼了毒门功法,如此,就可以直接要了他的性命,也好洗刷玄燕对他的耻辱。

    “你呢,你们呢?”玄燕见皇甫家四叔向他行礼,满意的笑了笑,又看向了皇甫新四人。

    皇甫新眼神闪烁,似是在心底不断的挣扎与衡量,最终,念及玄燕只是一个将死之人,而如果不能亲眼看着他死的话,对于他皇甫新来说,乃是一种莫大的遗憾。

    “我忍!”皇甫新心底怒喝,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玄燕的面前,他身后的三人,见皇甫新跪了,也只能无奈跟着跪下。

    “不错,倒是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

    皇甫新听到这话,热血直冲脑门,险些被气的昏迷过去,玄燕这人也太招人恨了,他这话的意思无非是在提醒皇甫新,昨天,他也是这样跪在了玄燕的面前。

    朱大师看着玄燕教训皇甫新和皇甫家四叔的一幕,开心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边上去了。

    怪不得燕医生一点也没有把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给放在心上,原来他在中华医馆中的辈分竟如此之高!

    玄燕的淡然与笃定,也给了朱大师一定的信心,眼下的玄燕可是跟接触毒阴丹之前一模一样,这是否就意味着,玄燕即便修炼了毒门功法,他也已经彻底的抹除了痕迹,让孙老等人都看不出来了呢?

    这般想着,朱大师啧啧两声,嘿嘿笑着说道:“啧啧,你们叔侄还真够隐忍的,只是不知道等下,当你们知道燕医生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也不可能修炼过毒门功法之后,你们,会不会想死。”

    “哼,他有没有修炼毒门功法,不是你说了算了,还要验证过之后才知道。”皇甫家四叔冷哼一声说道,眼下,他对于玄燕的恨意,已然滔天!

    “也同样不是你说了算的,乖乖等在这里吧,朱大师,看好他们。”

    玄燕没有再把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往外赶,人家都已经行礼下跪了,再赶出去的话,就有点不近人情了。

    玄燕对于“晚辈”,可是很和善的……

    但玄燕却也没有要把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当做客人的意思,他吩咐完朱大师,看向了孙老等人,淡淡的说道:“孙老,黄老,贺老,让你们见笑了,里面请用茶。”

    解决完了皇甫新和皇甫家四叔的麻烦,玄燕还是要把孙老等人请进茶室,而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都已经对玄燕下跪行礼了,也依旧没有进入茶室的资格。

    如此看来的话,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是白向玄燕下跪行礼了,他们还是无法看到玄燕被审判的一幕。

    想到这一点,皇甫新再也忍不住,他怒急攻心,噗的一声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