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长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21章 长辈

    皇甫家的四叔还有皇甫新四人都跟在了黄老的身后,他们一同朝着御山一号别墅内的茶室走去。

    路过玄燕身边的时候,皇甫新还不死心,他冷哼一声说道:“哼,现在知道邀请了,早干嘛去了?原来你皇甫燕也知道怕呀。”

    玄燕这一次没有再度不理会他,而是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我御山一号的贵客,自然是要好好邀请招待的。”

    “哟,还把我们当贵客了?”

    “那怎么担当得起啊?”

    “你昨天的嚣张劲头呢?”

    皇甫新身后的三人,脸上挂着得意的冷笑,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不不,你们的确担当不起。”玄燕一点也没在意几人语气中的嘲笑,他摇了摇头,说道:“我的贵客只有孙老黄老他们,你们几位就止步吧,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尽早离开。”

    “你——”皇甫新四人的冷笑顿时僵在了脸上,他们着实没有想到,玄燕当着孙老的面,居然也如此的不给他们面子。

    不过,这倒是正合他们的意思。

    他们正愁着没有办法跟玄燕算一算他无礼的账了,结果玄燕就送上了门来。

    “皇甫燕,如此是不是过分了?”皇甫新的脸上挂着一丝阴险的笑容,他问道。

    “有什么过分的?你们本就不是我的客人,难道我还不能往外赶了不成?”玄燕淡笑说道。

    “你不顾及其他,也至少顾及一下中华医馆吧,我们身为中华医馆的同门,却被你如此冷漠对待,你的眼里,还有没有中华医馆的存在?”皇甫新瞪着眼睛,冷喝着质问道。

    玄燕毫不惊慌,又是淡淡的一笑,说道:“俗话说的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中华医馆的弟子这么多,也不是每个人都值得礼遇的,就比如说,某些来自于豫省的贼偷!”

    “你说谁是贼偷?”皇甫新怒声问道,他皇甫新可从来没有做过贼偷之事,怎么在玄燕的嘴里就成了贼偷了?

    “偷祖宗,偷名誉,偷权势,偷地位的人,难道还不能称其一句贼偷吗?”玄燕淡声问道,他声音不大,却是振聋发聩。

    “你——”皇甫新哑口无言,他当然知道玄燕所指的是什么,可他却从来不认为豫省皇甫家有什么错。

    但是,要让他皇甫新去跟玄燕辩驳,皇甫新也完全不是对手!

    他只是气的满脸通红,眼神之中能够喷出火来。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眼见着皇甫新说不过玄燕,皇甫家的四叔开口了,他往玄燕的眼前一站,傲然说道:“你可以不把我们当做是客人,可你见了长辈,为何不跪?你家老爷子,就是这么教你的吗?果然是没爹没娘的孩子,就是缺少教养!”

    听到皇甫家四叔的话语,玄燕的脸色唰的一下便阴沉了下来,皇甫家四叔句句诛心,戳到了玄燕心中最柔软的那一片部位。

    “长辈?你——也配做我皇甫燕的长辈吗?”玄燕一字一句的说道。

    皇甫家四叔冷笑一声,说道:“论皇甫家的辈分,我是你的叔伯,论中华医馆中的地位,你见了我,也要恭恭敬敬的叫上一声师叔,可你,却是大言不惭,目无尊卑,实在是丢了我们皇甫家和中华医馆的脸!”

    “皇甫家?我体内流着的,跟你不是一样的血!”玄燕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中华医馆呢?果然如我所说,你没有把我们中华医馆放在眼里吗?”皇甫新见四叔扳回一城,又跳出来说道。

    “中华医馆?呵呵,师兄好大的威风!”玄燕盯着皇甫家四叔,冷笑说道。

    “现在肯叫师兄了,晚了!”皇甫新还以为玄燕是在叫他,他怒喝一声说道。

    “你闭嘴,皇甫——师侄!”玄燕转头便怼了回去,他在师侄二字上加重了读音。

    “你叫我什么?”皇甫新不可思议的问道,玄燕居然敢称呼他为师侄,他疯了吧他?

    “我乃中华医馆真医玄甫皇的弟子皇甫燕,你说,你是不是我的师侄?”玄燕淡淡的看着他,问道。

    “玄甫皇?皇甫玄?你爷爷?”皇甫家四叔惊讶说道,当年,为了救自己的儿子,皇甫玄被逼改名换姓,不准再姓皇甫,由此,他便把自己的名字给倒了过来,改为了玄甫皇!

    玄燕之玄姓,便是由此而来,他姓的是他爷爷的名字!

    “在中华医馆之中,他乃家师!”玄燕淡淡的说道,说完他看了一眼皇甫新,冷笑一声,又说道:“现在,你们还要跟我论辈分吗?”

    “你胡扯,他分明是你爷爷,怎么会是你师父?”皇甫新嘶吼说道。

    “他姓玄,我姓皇甫,故此,他只能是我的师父。”玄燕声音低沉的说道,这也是他和他家老爷子的无奈,老爷子被逼的改了名,却又想让玄燕再姓皇甫,所以在中华医馆的记录之中,他只能与玄燕以师徒之名存在。

    玄燕也由此,可以算得上是皇甫新的师叔!

    此事,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皆是不知真假,他们一脸疑惑的看向了孙启明孙老。

    孙老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玄燕与皇甫新等人的争吵,直到看到皇甫家的四叔和皇甫新朝着他望来,他才摇头苦笑一声,说道:“皇甫燕在中华医馆的登记之中确是玄甫皇的徒弟,同时,他也是甘省皇甫家的当代家主!”

    孙老的话语,犹如晴天霹雳一般,把皇甫新和皇甫家的四叔都给劈的呆愣在了那里。

    真医玄甫皇的徒弟?甘省皇甫家的家主?

    这——亏他们还跟玄燕去比什么中华医馆的辈分,却没有想到,玄燕的辈分竟如此之高。

    以玄甫皇的徒弟而论,皇甫新要对他喊上一声师叔!

    以甘省皇甫家家主的身份而论,就连皇甫家的四叔见了他,也只能执以晚辈之礼!

    尽管甘省皇甫家已经没落,眼下只剩玄燕一人,可他们在中华医馆的记录之中,却仍旧是十大中医世家之一,玄燕家主的地位,与豫省皇甫家的家主,等同!

    “现在你们告诉我——是谁,见了长辈不跪?”

    “是谁,目无尊长?

    “是谁,没有教养?”

    “是谁,眼里没有中华医馆的存在?”

    玄燕周身气势十足,他喝声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