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做个见证-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20章 做个见证

    朱大师张了张嘴,想要辩解,可就连他也不知道,玄燕到底有没有修炼毒门功法。

    在他看来,应该是有的,即便没有修炼毒门功法,玄燕也以毒感悟药道了,只是这一点,也足以让中华医馆的人把他认定为是叛徒,并置他于死地!

    “怎么,无话可说了?”皇甫新见他们家的四叔还是在替他说话,不由得意冷笑,他看着欲言又止的朱大师,问道。

    “谁——谁说我无话可说了。”朱大师多少有些底气不足,可他还是很肯定的说道:“燕医生绝对没有如你们所说的一般,修炼毒门功法!”

    “没有?哼!那他一个废物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实力?他分明就修炼了毒门功法,而且他所用的,还是阴冷之毒!”皇甫新的语气更加的肯定,他可是亲自体会到了玄燕的可怕,那股阴冷之意,令他至今想起来,都忍不住心有余悸。

    “怎么,就因为燕医生比你更强,所以你就认定他修炼了毒门功法吗?”朱大师嗤笑一声问道,他虽吃不准玄燕是否修炼了毒门功法,可此时此刻,他却必须要为玄燕说话。

    “哼,你休要狡辩,他一个废物,如果不是修炼了毒门功法的话,肯定不会是我的对手!”皇甫新傲然说道。

    “废物?呵呵,一个废物,只是修炼了毒门功法,就比你还强了?皇甫新,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很可笑嘛,难道你的意思是——毒门功法,比医家的功法更强一筹不成?”朱大师冷笑说道,论耍嘴皮子,他朱大师除了玄燕之外,还真没怕过谁。

    “你——”皇甫新被朱大师说的哑口无言,他自然没有毒门功法比医家功法更强的意思,可朱大师的话,却让他无从反驳。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倒是皇甫家的四叔站了出去。

    “敢辱我医家,你找死!”他说着,就想要对朱大师出手,身为豫省皇甫家之人,他对玄燕和朱大师,自然是全无好感。

    “够了。”孙老却在此时淡声阻止了他,他说道:“皇甫燕是否修炼了毒门功法,还尤为可知,等见了他,再下结论也不迟。”

    朱大师朝着孙老递去了两道感激的目光,孙老此言无异于救了他一命。

    “孙老说的对,都还没有跟燕医生当面对质过,你们何以知道他一定修炼了毒门功法?”朱大师说着,朝着孙老拱手一礼,恭敬说道:“孙老请稍后,我这就去叫燕医生,来亲自迎接您老人家。”

    “不用了,无须这么多的繁文缛节,你带我们进去见他就好。”孙老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对朱大师说道。

    “这——孙老请见谅,燕医生年纪轻轻,难免心高气傲了一点,当然,他也是不知道孙老您会大驾光临,否则的话,一定不会如此无礼。”朱大师想到玄燕之前的举动,还以为孙老是生他的气了,所以替玄燕告罪说道。

    皇甫家的四叔听到朱大师这话,不禁翻了个白眼,你这话的意思是,我来,玄燕就可以无礼了呗?

    “我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我年轻的时候,可能比他还要更傲一点呢。”孙老浑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好了,带我们进去吧。”

    “是,孙老,里面请。”朱大师见孙老的话语不似作伪,他好像真没有怪罪玄燕的意思,于是抬手引领着孙老等人往御山一号内走去。

    “燕医生,孙老前辈在此,快快出来迎接。”一进门,朱大师就朝着屋内大声的喊了起来。

    差室内,玄燕刚刚安排黄老和贺老坐下,他听到朱大师的呼唤声,眉头微微一蹙,看向了黄老和贺老。

    “是一个看上去有些仙风道骨的老人,年龄应该比我们还要稍大一些。”

    “他的身边跟着一位满脸煞气的中年人,一看就不好惹。”

    黄老和贺老心领神会,赶紧介绍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已然猜到了来人的身份,可他的脸上却不见丝毫的慌张,而是隐隐有些疑惑。

    他,怎么会亲自来的?

    这等小事,应该还不需要这种通天的人物来处理吧?

    玄燕没有疑惑太久,他对黄老和贺老说道:“来人的身份,还真是不简单,黄老,贺老,你们同我一起去迎接吧。”

    “啊?”黄老和贺老愣了一下,他们并不认识孙老,只从其他几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对玄燕的不怀好意。

    之前在门外,他们见玄燕的态度如此强硬,还以为来人在他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了,却没想到,对方竟还真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燕医生,这——”黄老脸色担忧的说道。

    “黄老不用担心。”玄燕没有等黄老说完,就安慰他说道。

    “好,那我们一起出去迎接,大不了,我们二人向他行礼赔罪。”贺老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

    三人一同走出茶室,来到了客厅之中。

    看到孙老的那一刻,玄燕确定了心中所想,他不卑不亢的朝着孙老拱了拱手,说道:“不知孙老前来,是小子唐突了。”

    “哟,肯出来啦?肯低头啦?皇甫燕,你不是傲么,不是要给我们下马威吗,怎么不继续了?出来干嘛呀,把我们晾在一边得了呗。”孙老还未答话,皇甫新就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冷嘲热讽了起来。

    玄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根本不做理会,而是又对孙老说道:“孙老,您怎么有空路过甘省,还跟他们搅在了一起?”

    “闲来无事,跟着过来做个见证。”孙老淡笑的看着玄燕,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明白了孙老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此事并不是由他来专门处理的,而只是跟着来凑一凑热闹。

    “孙老,里面请喝茶。”玄燕邀请孙老说道。

    “好。”孙老点头,迈步向前走去,看他的样子,还真是没有把玄燕之前的无礼放在心上。

    孙老的态度,让皇甫家的四叔以及皇甫新等人颇为的郁闷,他们还想借此发难,刁难一下玄燕了。

    可孙老,却是让他们一肚子的话,都无疾而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