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孙启明-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19章 孙启明

    朱大师原本是一副主人般的冷傲模样,他目送着玄燕三人进屋,转头冷眼看向了加长林肯车。

    尽管知道,车内坐着的应该不是一般的人物,可朱大师的态度却并不殷切,他根本就没有为几人开门迎接的意思。

    反正对方也是来者不善,那就等等看,对方怎么出招吧。

    没有等待太久,加长林肯车的车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看着从车里走下来的三人,朱大师冷傲的神情僵在了脸上,他的内心之中,疯狂震动!

    “孙老——孙启明!”朱大师一眼就认出了那位老人的身份,他乃是陕省孙家之人,不管是在孙家还是在中华医馆,都拥有着极其超然的地位。

    陕省孙家,是妙应真人孙思邈的后人!

    妙应真人,当年也是神医之境,若非是他没有在孙家留下太多的传承,陕省孙家在中华医馆中的地位,应该不会逊色于濒湖李家。

    尽管比濒湖李家弱了一筹,可陕省孙家却依旧是各中医世家当中的佼佼者。

    而眼前的孙启明孙老,则是陕省孙家之中地位最高的几人之一,另外,他还是中华医馆的真医!

    “真医!”朱大师的眼神狠狠收缩,他感觉自己的双腿都在忍不住的战栗,实在是孙启明的地位太高了,只是看着他,就让朱大师有一种通天之感。

    朱大师常年游走在甘省和陕省,对于孙启明并不陌生,他只想到来者的身份怕是不低,却是打死都没有想到,居然是孙启明孙老亲临!

    此等通天人物到来,也难怪金城市的官方医疗机构会如此重视。

    可是,他来做什么呢?

    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亲自出马呢?

    朱大师正想着,就听到了几人的对话,他神色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还是皇甫新的伎俩,他打不过玄燕,拿燕医生没有办法,就直接找到了中华医馆,说是玄燕修炼了毒门功法。

    由此,才让孙老等人来到了金城市。

    可这却是让朱大师更加的想不通了,即便中华医馆对于修炼了毒门功法的医家叛徒深恶痛绝,也不应该如此的大张旗鼓吧?

    只是调查燕医生而已,何须孙老出手,单单是他身边的那两位中年人,在身份地位上怕是就已经足够了吧?

    皇甫新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劳烦到孙启明孙老。

    就在朱大师疑惑不解之间,他又听到了皇甫新和皇甫家四叔的对话,皇甫新竟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他,而皇甫家的四叔,也同意了皇甫新的请求。

    眼看着皇甫新四人朝着自己逼近而来,朱大师紧张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后背都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

    仿佛生死,只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朱大师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反抗,如果只是皇甫家四叔等人的话,也许朱大师还会为自己辩解几句,可面对了孙启明孙老,朱大师却是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完了,对方身份如此之高,别说是我,就是燕医生,这一次怕是也难以自保了——”朱大师的脸上写满了灰暗,他才刚刚跟随着玄燕过上了好日子,成为了众人眼中颇受尊敬的一个人,没想到,竟是要在今天,命丧于此了吗?

    “慢着!”就在朱大师已经认命等死的时候,苍老的声音响起,孙启明孙老开口了。

    “孙老——”

    “孙爷爷——”

    皇甫家四叔以及皇甫新都一脸疑惑的看向了他,不知道他为何要阻止自己等人杀掉朱大师。

    “你中了三绝针法吧?”孙老没有理会皇甫家四叔以及皇甫新等人,他一脸笑意的看着朱大师,淡淡的问道。

    朱大师眼前一亮,看到了事情的转机,他连忙朝着孙老拱手致意,态度恭敬的说道:“孙老明鉴,我中了燕医生的三绝针法,已经归于他的手下,改邪归正!”

    “嗯,由毒入医,善莫大焉。”孙老微笑点头。

    “孙爷爷,您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由毒入医,他不是毒门中人吗?昨天他还给我们四人下过毒。”见孙老似是没有要杀掉朱大师的意思,皇甫新不甘的问道。

    “若非你们欺人太甚,我怎么会给你们下毒,我虽是给你们下了毒,可我也没有毒害你们的性命不是?”朱大师听到皇甫新的话语,竭力辩解说道。

    “哼,毒害我们的性命?那也得你有这个胆子才行!孙爷爷,您看到了,此人毒性难除,理应当即斩首!”皇甫新冷哼一声,诛心的说道。

    孙老不点头的话,他还真不敢冒然对朱大师出手。

    只见孙老却是淡淡的摇了摇头,他说道:“他虽是毒门中人,却在以毒门所学,行医家之事,不该杀,也不能杀。”

    “孙爷爷——”皇甫新一听顿时急了,不杀朱大师,怎能消却他的心头之恨?

    “小新,不得对孙老无礼!”不等皇甫新继续开口,皇甫家的四叔就出声制止了他,实在是皇甫新此刻对于孙老的态度并不算特别的好。

    “四叔——”皇甫新委屈的看了一眼四叔,他今天把四叔以及孙老三人请来,目的就是为了杀玄燕和朱大师的,结果只是朱大师,孙老就不让他动手,这让皇甫新的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憋屈之感。

    “闭嘴!”皇甫家的四叔压根就不给皇甫新再说话的机会,他冷喝一声,转头看向了孙老,拱手说道:“孙老此言,我不认同,他刚刚说了,已经归于皇甫燕的手下,而就连皇甫燕都已经修炼了毒门功法,成为了我们中华医馆的叛徒,他手下之人,能是什么好东西?”

    “依我看,一天是毒门中人,就一辈子都是毒门中人,应该早点杀掉才好。”

    皇甫家的四叔阻止皇甫新开口,只是因为他的态度,却不是因为不赞同他的观点。

    再说了,自己家的侄子吃了大亏,他这个做叔叔的,说什么也要帮他讨回个公道才行,于是,他才对孙老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是啊,就连皇甫燕都已经坠入了毒门,他手下的一位毒门中人,又怎么会是什么好人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