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心头之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14章 心头之恨

    噗通一声齐响,三人一同在皇甫新的身后跪了下来。

    他们不想跪,可奈何玄燕的银针太快,连修为最强的皇甫新都无法挡下,这三人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玄燕的银针上,带着一股阴冷的气息,令三人虽也同样感受不到太大的疼痛,可却是双腿发软,根本无法站立。

    见四人皆是跪在了面前,玄燕淡淡的一笑,对朱大师说道:“他们就交给你了,只要不杀掉,随便你怎么解心头之恨。”

    朱大师闻言,嘴角咧出了一丝残笑。

    折磨人?哈哈,我喜欢!

    至于玄燕所说的,不要杀掉这四人,不用玄燕吩咐,朱大师也明白。

    皇甫新再怎么说也是中华医馆弟子,更是来自于势力强大的豫省皇甫家。

    他擅自上门挑衅,玄燕与朱大师怎么教训他都不为过,豫省皇甫家也说不出什么来,可如果把他给杀掉的话,豫省皇甫家也就有了找玄燕麻烦的理由。

    玄燕虽本身实力强劲,更是有豫省金家的效忠,可眼下的他与豫省皇甫家相比,却依旧无异于萤火与皓月的区别。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皇甫新此人还真是杀不得。

    把皇甫新四人交由朱大师处置,玄燕便不再理会,他淡淡的转身,往别墅内走去。

    “皇甫燕!”皇甫新却是在他的身后,大叫了他一声。

    “你敢修炼毒门功法,当真不怕死吗?”皇甫新怒声问道,只是这一会的功夫,他就感觉自己全身都要结冰了,玄燕的银针上,带有了一丝阴冷之毒。

    玄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根本懒得答话。

    “哼,你是疯了吧,因为经脉尽断,修为尽失,所以改修毒门功法吗?皇甫燕,你这是自寻死路!”皇甫新冷笑一声,继续说道。

    玄燕这一次没有再看他,他甚至连脚步都没有丝毫的停留,径直走向了御山一号二楼的书房。

    “皇甫燕,即便是毒门功法让你变得更强了,你也死定了,我发誓,你死定了!!!”皇甫新见玄燕如此无视他,状若疯狂的说道。

    他自以为知道了玄燕为何不是一个废物的原因,自以为知道了玄燕为何如此之强的原因——与毒门中人勾结,学习毒门功法!

    这种改修了毒门功法的中华医馆医生,比之本身的毒门中人,更让中华医馆的人记恨。

    皇甫新看着玄燕离去的背影,眼神中写满了恶毒,他已经在思考着,如何置玄燕于死地了——

    “哼,狠话谁都会说,想杀燕医生,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玄燕可以做到不再理会皇甫新,朱大师却是做不到,他看着皇甫新,眼神中闪动着一丝残忍的光芒。

    “你想做什么?”皇甫新惊惧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一直都没有把朱大师给放在眼里,可此刻看着朱大师脸上的神情,皇甫新却没来由的心中一紧。

    “做什么——当然是一解心头之恨了,谁敢辱我,那我便千倍万倍的偿还!”朱大师冷笑说道。

    “你敢!?”皇甫新瞪着眼睛,恐吓朱大师。

    “哼,有何不敢?想要辱人,也要有辱人的本事才行,像你们四人这等,分明没有那个本事,却又要装大爷的白痴,试问,我有何不敢?”朱大师说着,已经从怀里掏出了一根银针。

    以前的他,是不用银针的,可自从跟随了玄燕之后,朱大师就觉得,只有用针,才符合他的身份。

    所以即便是有些毒不用针也能下,可朱大师还是更愿意亲手捏着银针,刺入需要下毒之人的体内。

    “你——”听到朱大师的唾骂与喝问,皇甫新气的脸都绿了,居然敢说他没有辱人的本事?

    靠!

    不过,在玄燕的面前,他皇甫新貌似的确没有辱人的本事……

    皇甫新脸色灰暗,他死死的瞪着朱大师,似是在警告他,最好不要乱来。

    “老头,不管你想要对我们做什么,我劝你都最好停手!”

    “敢动我们新哥一根寒毛,我保证你会死的很难看!”

    “识趣的,就马上放我们离开,兴许,我们还可以饶你一条性命。”

    皇甫新还没有再说话,他身后的三人,就在玄燕离开之后重新“威风”了起来,他们一脸高傲的威胁朱大师说道。

    “燕医生说的没错,你们三人真的很聒噪,不过,等会你们会闭嘴的。”朱大师却是并不生气,他脸上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一本正经的对三人说道。

    “你——找死!”皇甫新气的呐,被玄燕欺辱也就罢了,他的身手的确不如玄燕,可只是一个没什么修为的朱大师,居然也敢如此对他们说话。

    “哈哈,哈哈哈。”怒声说完,皇甫新似是想到了什么对付玄燕的办法,他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朱大师神色一紧,问道。

    “我笑你!”皇甫新说道,“你以为你们已经赢了是吧,所以想要来折磨我吗?我告诉你,皇甫燕已经死定了,至于你,若是还敢对我不敬,我会让你死的比他还要难看!”

    朱大师听到皇甫新的话语,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突然听到皇甫新的大笑声,他还以为皇甫新有什么后招了,结果竟然还是不痛不痒的威胁。

    只想用无谓的狠话,就想把自己给吓退?

    这四人也太小瞧自己了吧!

    朱大师想着,手拿银针凑到了皇甫新的脸颊边上,他把玩着银针,声音冰冷的说道:“燕医生是不是死定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接下来,你马上就会生不如死。”

    “你——”

    皇甫新还想要威胁的说些什么,朱大师却是直接粗暴打断:

    “闭嘴!你废话越多,等会受的苦就越多,所以,乖乖的,听话,让我来把这根银针刺入你的体内。”

    朱大师的老脸上有着一丝癫狂一般的兴奋,他凑到皇甫新的耳边,手拿银针,却并没有急着把银针刺入皇甫新的体内,而是用一种近乎痴迷的目光,看着自己手中的银针,并为皇甫新介绍说道:

    “你看,这根银针上有三种颜色,他们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毒素,第一种是麻痹之毒,第二种是阴冷之毒,至于这第三种嘛,嘿嘿,无毒,但却会给人带来非人般的痛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