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其人之道-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13章 其人之道

    看到玄燕出手的时候,朱大师就意识到,玄燕更强了!

    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都已经浑身经脉尽断了,居然还可以修炼的更强。

    朱大师正想着,就听到了玄燕的问话,他眼前一亮,抬起头来看向了惊慌失措的皇甫新四人。

    “擅闯我们御山一号,还想出手伤人,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朱大师咧嘴嘿嘿一笑,面色不善的看着皇甫新说道。

    “你们——你们想做什么?”面对玄燕和朱大师的目光,皇甫新心中没来由的有些惊惧。

    “做什么——”玄燕淡淡的呢喃一声,又看向朱大师,问道:“不如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你们想让新哥跪下?”

    “放肆!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新哥是什么人?”

    “得罪了新哥,得罪了皇甫家,有你们好受的!”

    皇甫新四人自然知道玄燕口中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个什么意思,皇甫新还未说话,他身边的三人又是大声的叫嚣了起来。

    “你们三个还不滚?”玄燕淡淡的瞥了三人一眼,只一句话,就把三人吓得后退了三步,他们害怕,害怕会被玄燕再一次打脸。

    玄燕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看向皇甫新,他淡淡的说道:“跪下!”

    “你真敢让我跪下?”皇甫新满脸的不可思议,玄燕这个经脉尽断的废物,竟然敢让自己跪在他的面前,他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跪!”玄燕没有回答,只神色间带着阴冷的说道。

    “你——你欺人太甚!”皇甫新还从未受过这等屈辱,身为豫省皇甫家的天才弟子,他何曾给人跪下过?

    就连他们豫省皇甫家最最出色的弟子皇甫飞,皇甫新都不服,眼前的皇甫燕却是敢让他跪下?

    如果不是玄燕重复了两遍的话,皇甫新真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打他出生以来,可就就只有别人跪他,岂有他跪别人的道理?

    可玄燕就是要他跪!

    辱人者,人恒辱之,朱大师不是心慈手软之人,玄燕更不是!

    “你不肯跪,那我也同样,逼你跪下。”玄燕见皇甫新不肯跪,他淡淡的说着,手中寒光一闪,出现了两根银针。

    “你——”皇甫新猛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

    玄燕要做什么?难道是想做自己曾经对朱大师做过却没有成功的事情吗?

    皇甫新正想着,就看到玄燕甩手把银针射了出来,两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朝着他双腿上的两边膝盖射了过去。

    “哼,玩针,我还真没怕过——”皇甫新虽有些忌惮玄燕的身手和实力,可此刻他却还是冷哼一声,脸上出现了一丝傲然,他在玄燕出手之际,也甩出了两根银针,看样子,是要如同玄燕之前所做的一般,把射向他膝盖的两根银针击落在地。

    然而,他话都还没有说话,就骤然感觉腿上一凉。

    两根银针赫然已经刺入了皇甫新的膝盖之中,皇甫新所射出的银针与玄燕的银针失之交臂,似是在银针飞射的速度上,明显的落了下风。

    “你——”皇甫新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的双眼,他本以为自己的针法就已经够强了,却没想到玄燕的针法居然更强。

    而且——玄燕还没有使用真气!

    只是他的身体,就爆发出了比皇甫新的真气还要更强大的力量,之前自己的银针被击落在地,皇甫新还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在他看来,他根本没有出尽全力,并击落了也是理所应当。

    那个时候的他,并不认为玄燕的针法就比他更强。

    可他皇甫新没有出尽全力,难道玄燕就出尽全力了吗?

    直到两人之间的关系相互对换,玄燕主动出手,皇甫新去抵挡的时候,他才绝望的发现,他——击落不了玄燕的银针!

    银针刺入膝盖,并没有带来多大的痛感,反而是带着一种让皇甫新难以忍受的阴冷之意。

    皇甫新双腿一软,噗通一声就跪在了玄燕和朱大师的面前。

    “新哥!”

    “新哥,你怎么样?”

    “敢伤害新哥,你做好受死的准备吧?”

    跟随着皇甫新前来的三人眼看着皇甫新跪在了玄燕的面前,顿时想要上前扶起他,可对上玄燕的目光,他们却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只留在原地,叫嚣说道。

    “你——皇甫燕!!!”皇甫新的眼神中写满了屈辱,他抬头,用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的瞪着玄燕,怒喝说道,“我要你死!!!”

    “要我死?还是先顾好你自己吧。”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嗤笑一声,根本不把皇甫新的话放在心上。

    似是感受到了玄燕的轻视,皇甫新眼神中的屈辱更浓,他大喝一声说道:“你们三个还愣着做什么,给我一起出手,我不信这个废物,真有这么强,可以一个人击败我们四个!”

    跟随着皇甫新来到御山别墅的三人,皆是出自武道世家,他们虽看上去颇为的不堪,可其实每一个也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

    听到皇甫新的怒喝声,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他们狠狠的咬了咬牙,一起朝着玄燕扑了过去。

    实在是三人不得不出手,他们各自的家族都依附在豫省皇甫家的麾下,他们本身,也算是皇甫新的小弟。

    眼下,皇甫新已经受伤,而如果他们毫发无损的离开的话,怕是他们各自家族的长辈们都不会放过他们。

    想到那等后果,三人也只能豁出去了。

    “皇甫燕,受死!”

    “敢伤害新哥,纳命来!”

    “身为中华医馆的医生,却跟毒门中人搅在一起,今日我们三人,就为民除害!”

    三人一边扑向玄燕,一边大吼着壮胆,他们甚至还不忘给玄燕扣上了一个勾结毒门中人的罪名。

    眼看着三人竟然有胆子对自己出手,玄燕淡淡的一笑,甩手又是六根银针射出。

    接连的嗤嗤声响起,六根银针,无一落空的全部刺入了三人的膝盖。

    “既然你们不肯滚,就陪他一起,跪在这里吧。”银针都已经刺入了三人的膝盖之中,玄燕的声音才淡淡的响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