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皇甫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11章 皇甫新

    朱大师注意到了玄燕身上的变化,他隐隐间觉得玄燕越来越像是一个毒门中人了,但他却是一直没敢把这话说出来。

    实在是玄燕身上的阴冷气息太重,令朱大师没有胆量招惹于他。

    “燕医生——”准备好午餐,给玄燕送到书房门口,朱大师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喊了他一声。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抬头看了朱大师一眼,只一眼,朱大师就如坠冰窖,玄燕就连眼神之中都充满了阴冷之意,让朱大师感觉,他好似是被一条毫无感情的毒蛇盯上了一般。

    这一刻,他甚至惊惧的忘记了开口。

    “有什么事?”玄燕淡淡的问道,他的语气虽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可他的声音中却同样包含了一股令人头皮发麻的阴冷,朱大师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没什么。”朱大师磕磕巴巴的开口,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是这样的,燕医生你已经修炼了半个多月了,眼下已经是八月下旬,你——你快要开学了。”

    “嗯,我知道了。”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他这段时间以来,修炼的废寝忘食,竟是忘记了时间,经朱大师提醒,他才想起来,居然快要开学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他要准备前往海城市了?

    “魔都——”玄燕一边吃着朱大师送来的午餐,一边走到窗前,眼神中带着期待的朝着遥远的东方看了一眼,他呢喃说道:“青璇,你好了吗?你——会在吗?”

    魔都一向是巫门的大本营,玄燕身为中华医馆的医生,本不应该前往,更不应该报考魔都的大学,可他却还是在填志愿的时候,毅然决然的放弃了京城大学,选择了位于海城市的复海大学。

    玄燕此举不是为了别的,只为能够再见到冷青璇。

    如果冷青璇已经被巫门所救的话,玄燕有种感觉,他一定能够在魔都遇见她!

    “还有棒棒糖,你是否已经与青璇团聚了?去找青璇,居然不带上我,看我见了你,怎么收拾你。”玄燕继续说道。

    似是想到了和冷青璇还有棒棒糖在一起的愉悦,玄燕的嘴角处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嘟——嘟嘟嘟——”玄燕正想着,别墅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而又刺耳的车鸣声。

    玄燕眉头微微一蹙,神色中有些不喜。

    御山一号位于御山的半山腰处,平日里,除了专门来找他或者是朱大师的之外,一般很少有人开车上山。

    又因为知道此处乃是四市之尊燕医生的住处,更不会有人敢在门外轻易鸣笛。

    而此时的鸣笛声,却是带着一股子的嚣张,似是来人是专门跑到御山一号的外面,来挑衅燕医生的。

    朱大师本就被玄燕吓得够呛,骤然响起的鸣笛声,更是差点把他给吓得瘫坐到地上去。

    反应过来的朱大师,又恼又怒,他骂骂咧咧的下楼,直冲门外而去。

    “哪个不开眼的,胆敢在御山一号的外面鸣笛!?”朱大师推门走出,就见到御山一号的门口处,停了一辆黑色的越野车。

    越野车的车身上脏兮兮的,好像是经过了长途跋涉来到这里。

    “哟,来人了。”车里坐着几个年轻人,他们见朱大师出门,笑呵呵的下车,其中一人看向朱大师,玩味的问道:“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四市之尊燕医生吧?”

    此人的语气中充满了戏谑,似是对四市之尊的名号颇为的不屑。

    啪的一声,此人话音刚落,一巴掌就落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你是不是傻?那个皇甫燕是个跟我们一般大的年轻人,他老态龙钟的,哪里有半点像是皇甫燕。”打人者笑骂着说道。

    “新哥——”之前说话的那人委屈的撇了撇嘴,他问道:“那这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咦,不对——”打人者正说着,好似是从朱大师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他咧嘴一笑,说道:“呵,毒门中人,此地怎么会有毒门中人?”

    “毒门中人!?”周围的几个年轻人一听到新哥道出眼前的朱大师乃是毒门中人,顿时有些紧张的围在了新哥的身边。

    “真是毒门中人?”

    “新哥,你不会看错了吧?”

    “我们是来找皇甫燕的,怎么会遇到毒门中人了?”

    来人加上新哥,总共有四位,另外三人纷纷出声问道。

    “瞧你们这点出息,毒门中人是毒蛇猛兽啊,居然把你们吓成了这副熊样。”被称作是新哥的年轻人笑骂一声,一脸得瑟的说道:“有我在,毒门中人又何妨,我等中华医馆的弟子,可是毒门弟子的克星。”

    “中华医馆弟子!你是何人?”听到对方说自己是中华医馆的弟子,朱大师眼神微微一缩,问道。

    “好说,在下皇甫新。”被称作是新哥的年轻人一脸傲然的说道。

    “怎么样,怕了吧?”

    “见到我们新哥,还不赶紧行礼?”

    “行礼哪够,应该下跪求饶,否则,就废了你的一身毒功!”

    另外三人壮了壮胆色,威胁朱大师说道。

    “皇甫新——”朱大师的眼睛微微眯起,从名字来看,此人应该跟燕医生乃是同族,可朱大师却在这四人的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强烈的不怀好意。

    “来者不善呐。”朱大师正沉吟着,那边的三个年轻人怒喝了起来。

    “愣着做什么?”

    “我们说什么,你没听到吗?”

    “过来跪下!”

    “你们——”朱大师恼怒异常,这三人动不动就让自己跪下,莫说他朱大师现在已经不把自己当做是毒门中人了,就算他还是毒门中人,也不可能给这几个年轻人跪下啊。

    他们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尊老爱幼,懂不懂什么叫江湖规矩,哪有一见面就让人跪下的道理。

    “嗯?你敢不听?”看着朱大师的脸色变化,皇甫新很是不爽的冷哼一声。

    “那我便,逼你跪下!”皇甫新说着,手中出现了两根银针。

    嗖嗖两声,两根银针分别朝着朱大师的双膝处射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