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暗伤-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03章 暗伤

    你燕医生这么实诚真的好么?如果真想让我们金家依附于你的话,你总得说些好话吧,哪怕不去吹嘘,也总得说些你们甘省皇甫家的优势吧?

    可你玄燕倒好,一点也不隐瞒,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可以让我们豫省金家依附于你这么一个光杆贤医呢?

    “燕医生,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对呀,只是治好了我们的七哥而已,就要我们金家依附于你,这是挟恩图报吗?”

    “我们的确很感激你能救得老七的性命,可仅仅是如此,就要我们金家依附于你的话,请恕我们金家,难以从命。”

    金家的那些与老七同一辈的长辈们也纷纷开口,他们倒是没有如年轻人一般沉不住气,直接爆粗口,可语气却也不怎么好。

    “我说了,我可以给你们带来健康。”玄燕瞥了他们一眼,淡淡的说道。

    “可你不是能力有限嘛,若是我们家的老爷子受伤,你不也一样,无药可医?”金家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这个燕医生实在自大,他凭什么以为我们豫省金家会依附于他嘛。

    在在场的几乎每一个金家之人都觉得玄燕是骄傲自大的时候,对玄燕稍微有些了解的金安志金家九叔和金家十三叔三人,却是都没有开口说话。

    在他们的眼中,也许这位燕医生有时候会表现的有些张狂,可他却绝对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他既然敢说出让金家效忠于他的话语,那就意味着,他应该有一定的把握。

    “会是什么呢?”金安志正想着,就听到玄燕叫了他一声,他抬起头来,满脸疑惑的看向了玄燕。

    “金安志,你的体内有暗伤吧?”玄燕没有理会金家众人的想法,他淡淡的问道。

    金安志脸上的神情愣了一下,他实在不知道玄燕在此时提这个做什么。

    其实又岂止是他金安志,在场的金家族人,有一个算一个,体内都有暗伤的存在,这跟他们所修炼的功法有关。

    金钟罩属于硬气功,从小就要挨很多的打,若是有中华医馆的医生从旁辅助的话,倒是不至于在体内留下伤势,可豫省金家不受中华医馆的医生们待见,没有医生愿意理会他们修炼中的琐事。

    金家众人所唯一依靠的就只有他们金家家传的一种金疮药。

    此药的效果倒也不错,可以起到一定的疗伤之效,但却不能彻底治愈,这就导致,每一位修炼了金钟罩的金家族人,体内都有暗伤的存在。

    “燕医生,你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你能治愈我们体内的暗伤?”

    金家九叔和金家十三叔眼前一亮,他们忍不住迫切的问道。

    “就算是能治愈我们体内的暗伤,也不至于让我们效忠于你吧,暗伤而已,又不会伤及到我们的性命。”

    “就是,修炼金钟罩之人,谁的体内还能没点暗伤了。”

    “此事算不得什么大事,我们体内的暗伤不重,应该只需要寒暑不侵境界的贤医,就能够医治。”

    金家的其他人似是也猜到了玄燕的心思,原来玄燕是想从他们体内的暗伤入手,来让整个豫省金家依附于他。

    可他们却是不以为然,只是体内的暗伤,又不伤及性命,也不影响正常的修炼,治不治倒是没什么两样。

    玄燕听到了众人的风凉话,他淡淡的笑了笑,手中出现了一枚黑乎乎的丹药。

    正是燕玄丹!

    “吃了他。”玄燕对金安志说道。

    看到玄燕手中的丹药,金家众人神色了然,他们争相说道:

    “嘿,还真能治疗我们体内的暗伤啊。”

    “燕医生,你不用白费心思了,就算是能够治愈我们体内的暗伤,我们也不会屈于人下,依附于你。”

    “除非你能够拥有更加精深的医道修为,如此,才有可能折服我们整个金家。”

    玄燕淡笑着不理会他们,他只是看着金安志,又重复了一遍的说道:“吃了他。”

    “燕医生——”金安志显得有些迟疑,实在是他怕,就算玄燕治好了他体内的暗伤,他们家族的这些长辈们,也不会答应依附玄燕的事情。

    “吃了他。”玄燕对金安志的迟疑无动于衷,他又一次说道。

    “好吧。”金安志知道玄燕是不到黄河不死心,所以他干脆走到玄燕的面前,拿起玄燕手中的燕玄丹,一仰头吞了下去。

    丹药入吼,有一种西药的苦味,同时,还有着一丝淡到了几乎闻不到的清香。

    金安志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任由丹药所化作的药力进入了他的体内。

    眼看着金安志顺从的吞下了丹药,金家老爷子眼神微眯的盯着他的反应。

    玄燕明知道他即便治好了金安志的暗伤,金家也不会依附于他,还坚持的让金安志把丹药吞了下去。

    若说其中没有半点猫腻的话,金家老爷子绝对不信。

    “会是什么丹药,难道是圣药吗?”老爷子被自己的心中所想吓了一跳,当年的皇甫圣医虽在针灸之道上最为擅长,可谁知道他会不会给甘省皇甫家留下什么圣药的药方。

    毕竟甘省皇甫家才是皇甫圣医真正的后裔,从他们的手中,不管拿出什么来,都不用太过稀奇。

    可用一枚圣药,来治疗金安志体内的暗伤,如此做法会不会太过于奢侈了一些?

    而且,圣药之所以为圣药,他的珍贵之处除了是圣医所创之外,所需的药材,也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稀少,这也就导致了圣药,也同样是非常的稀少。

    如此以来,即便这枚圣药还有什么其他神奇的效果,可以令豫省皇甫家动心,可如此圣药,玄燕又能拿出多少来呢?

    就在金家老爷子疑惑之时,燕玄丹的药力已经在金安志的体内完全化开了,金安志的身体表面出现了一层细密的黑色污垢,闻之,还有着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这是——洗精伐髓?”金家老爷子蹭的一下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眼神紧紧的盯着金安志,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问道:“小志,你感觉——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