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客卿-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01章 客卿

    眼看着金家七叔醒来,那三位一直都在嘲讽玄燕的金家年轻人都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们的眼睛。

    “好了?玄燕居然真的能够治好他们的七叔?”

    三人心感不妙,在玄燕开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悄悄的向着门口移动了。

    可金安志怎么可能放任三人离开?

    别说是他了,就连其他的金家族人也在玄燕救醒了七叔之后,对三人深感不满,他们察觉到三人想要偷偷离开的举动,默默的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大——大伯,你这是做什么?”

    “呵呵,既然七叔没事,那我们三个就不再这里添乱了。”

    “大伯,让我们走吧。”

    三人看着拦在他们面前的那位面容间有些苍老的身影,身体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不学无术,小人之心,理应尊老爷子的法旨,交由小志来处置。”这位金家的大伯面无表情的说道。

    之前,就是因为听到了三人的胡扯,他才会对玄燕产生第二次的怀疑,眼下,见玄燕是有真本事的,这位大伯只觉得自己的老脸都没处搁了。

    这要是不让三人付出点代价的话,他们金家没法向玄燕交代。

    三人也是金家族人,他们也是金安志等人的亲人,可此刻,却没有任何一位金家之人肯站出来为他们说话。

    嘴贱就要有嘴贱的下场!

    金家内部,并不会禁止族人畅所欲言,可若是肆意诋毁恶意中伤的话,那就要做好承受金家怒火的准备了……

    “小志,按燕医生说的做!”金家大伯率先拦下三人之后,对金安志冷喝一声说道。

    “得嘞!”金安志狞笑一声,摩肩擦掌的朝着三人走了过去。

    “志哥,不——不用玩这么大吧?”

    “我们不过就是多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在我们金家,还不能说话了不成?”

    “志哥,您要不再等等?他这不才刚刚让七叔醒过来嘛,还没有完全治好呢,等七叔的伤势彻底好了,不用志哥您出手,我们三人主动向燕医生赔礼认罪。”

    三人不住后退,他们干笑着,满脸苦涩的说道。

    “哟呵,还不服气吗?你们以为燕医生会搭理你们?乖乖的把舌头伸出来吧。”金安志冷笑着,一点也没有收手的意思。

    就算是同属金家又如何,就算是亲人族弟又如何?

    金家这么大的家族,其内的矛盾不知凡几,金安志早就看三人不爽了,以前就想教训他们,只是苦于没有机会。

    却没想到,这一次,三人主动的撞进了他的手中。

    “志——志哥,你——你不能这么做。”

    “我们可都是你的族弟啊。”

    “你为了一个外人,就真的要割掉我们的舌头吗?”

    三人吓得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可他们却还是倔强的一同说道:“我们——我们不服,除非他完全的治好了七叔,否则,我们不服!”

    三人正说着,金家七叔那边就传来了阵阵的咳嗽声,玄燕并没有因为要惩罚三人而中断他的治疗。

    只是这一会的功夫,金家七叔的脸色就好看了很多,他剧烈的咳嗽了一阵,从胸中咳出了一滩淤血。

    来不及查看自己体内的情况,金家七叔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感激与激动。

    妙手回春之境的贤医!

    他们金家竟然请来了一位妙手回春境界的贤医,此人一定要交好,如此,他们金家以后才能有希望!

    金家七叔即便重伤,也是心系金家,他不动声色的瞥了口中喊着“不服”的三人一眼,已是明白,这三人一定是得罪了眼前的这位贤医。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已经引起了金家的众怒。

    “现在,你们可以瞑目了。”金家七叔的眼中寒光一闪,艰难的开口说道。

    听到七叔开口,三人只觉浑身冰凉,头晕目眩,他们双腿一软,竟是接连瘫倒在了地上。

    金安志走到三人的身边,伸手抓住他们的衣服,把他们三人提出了门外。

    “啊!”

    “嗷!”

    “嘶!”

    门外传来了三声惨叫,金安志手中拿着三根鲜血淋漓的舌头走了回来。

    “燕医生,幸不辱命。”金安志把舌头呈到了玄燕的身前。

    玄燕淡淡的瞥了一眼,点了点头,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他回头看向了金家七叔,问道:“没事了吧?”

    “多谢燕医生出手相救,希望燕医生不要怪罪我金家,毕竟我金家人多,难免会有几只害群之马。”金家七叔朝着玄燕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

    “你还有点虚弱,好好休息。”玄燕淡淡的笑着,收回了自己的银针。

    玄燕虽没有正面回应七叔,可金家七叔却神色了然,他从玄燕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他的意思——

    看来玄燕也是有着与金家交好的打算,只是能不能真正交好,就不需要你这个病人来操心了,玄燕自然会与金家那位超脱了先天境界的老爷子详谈。

    出手医治了金家七叔,玄燕在金家众人的拥簇下回到了金家前院。

    那三位嘴贱的金家弟子,已经被人拖下去上金疮药了,他们虽百般诋毁了玄燕,可却罪不至死,割下了他们的舌头,就已经让他们受到了教训。

    回到金家前院的时候,金家的那位老爷子正神色凝重的坐在大厅里面喝茶,见玄燕等人这么快就回到了前院,他的脸上有着一丝意外的神色。

    “小友的医术,看来已经直逼中华医馆的老一辈们了,真是后生可畏。”老人脸上的意外也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他便笑呵呵的说道。

    “侥幸而已,若非七叔是被皇甫飞用《针灸甲乙经》中的针法所伤,如此伤势,可能还要多费一些功夫。”玄燕淡淡的说道。

    听到玄燕不骄不躁的回答,金家的老爷子眼神微微一凛。

    这么快就治好了皇甫飞用《针灸甲乙经》中的针法对老七造成的伤势,那岂不是说,玄燕的《针灸甲乙经》修为,犹在皇甫飞之上?

    “小友谦虚了,多谢小友能够不远千里的来为老七治病,我金家没有其他的东西可以给小友作为诊金,只有打手两三只,希望燕医生需要的时候,不要客气。”

    老爷子沉吟了一下,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还希望小友能够成为我们的客卿,以后还要多多的劳烦小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