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你可以动手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300章 你可以动手了

    眼看着老爷子都同意了让玄燕医治,金家众人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有那不断找玄燕麻烦的三人,听到老爷子的话语,心底不禁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但很快,他们就放松了下来,玄燕能不能治好七叔,那还是两说呢……

    眼看着玄燕步入了金家七叔的住处,金家众人紧随其后,想要看一看,玄燕是不是真有本事治好他们的金家老七。

    那位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老爷子没有凑热闹,而是留在了原地,他看着玄燕的背影,眼神闪烁不定,似是在思考着玄燕最后那句话的深意。

    “这小家伙还真是有意思,他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吗?”金家老爷子摇头苦笑,他已然明白,玄燕话语中的意思是,在他们金家之中,玄燕所唯一认可的便是金安志,至于其他人,玄燕无所谓认可不认可,自然也不愿意接纳他们。

    “你若是有真本事,能够帮助到我们金家,我就是低下头来求你又能如何?只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老爷子眼神微眯,他轻声呢喃着,心中下定了一个决心,随后他也没有继续在此停留,而是回到了前院之中等待。

    步入金家七叔的住处,玄燕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金家七叔,他的脸色很是苍白,额头上还有汗珠滴下,他时不时的就会发出一声闷哼,似是在承受着极其难以忍受的痛苦。

    玄燕神色淡然的走到了床边,伸出手来,放在了金家七叔的手腕处,开始为他把脉。

    “嗯,这架势摆的倒是不错。”

    “有点中华医馆医生的风范。”

    “就是不知道,只是假把式,还是有真本事。”

    那三位看玄燕不爽的年轻人冷笑一声,嘴贱的说道。

    金安志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示意他们不要打扰到玄燕。

    三人撇了撇嘴,并没有把金安志的警告放在心上,他们正欲继续嘲讽,就见玄燕已经挪开了他的手指。

    “这就结束啦?”

    “诊治的这么简单草率吗?”

    “你不会又是在故弄玄虚吧?”

    三人又找到了新的由头,他们继续嘲讽玄燕说道。

    “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你们三个,最好祈祷不要落在我手里!”金安志这回是真的生气了,这三人还没完没了了,欺负燕医生好脾气吗?

    “哼,那也要他能治好了七叔才行。”

    “大爷爷可是说了,只有他治好了七叔,我们才归你处置。”

    “如果治不好啊,志哥你就好好的想一想,怎么向大爷爷交代吧。”

    三人此刻还真不怕金安志,实在是老爷子已经发话了,他的话语里虽对三人也多有不满,可在玄燕治好七叔之前,金安志绝对不能动他们。

    金家九叔颇有些厌恶的看了三人一眼,他没有搭理三人,而是看向玄燕,问道:“燕医生,七哥他的伤势,如何?”

    “这位七叔是被皇甫飞所伤吧?”玄燕自然也不会跟他三人一般计较,他们喜欢嘴贱,那就继续嘴贱下去呗,反正一会,有他们受的,他们越是触怒金安志,金安志等下就会把他们收拾的越惨。

    “你——你怎么知道?”金家众人吃惊的问道,玄燕为金家七叔把脉的时间,不超过五秒钟,他竟在这五秒钟之内,就判断出了金家七叔的伤势,而且,还很准确的说出了伤及七叔的敌人是谁。

    玄燕淡淡的一笑,他能不知道吗?只是看到金家七叔的样子,玄燕就隐隐猜测到他是被《针灸甲乙经》之内的针法所伤。

    随后的诊脉并不是在检查金家七叔的伤势,而只是在验证自己的第一判断。

    事实证明,他猜测的没错,金家七叔的确是被《针灸甲乙经》之中的针法所伤。

    玄燕对于《针灸甲乙经》太过于了解了,这本典籍,被他带在身上十几年,虽然还没有完全悟透,可他的了解之深,却是远远的超过了豫省皇甫家年轻一代的弟子们。

    至于为什么玄燕敢说是皇甫飞出的手,而没有猜到其他人的身上,是因为在豫省皇甫家的年轻人之中,眼下大抵也只有皇甫飞才有资格去修炼这本完整的《针灸甲乙经》。

    “还能怎么知道的,总不会是诊断出来的吧?”

    “我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草率的诊断方式。”

    “倒是下了不少的功夫,提前调查到了一些事情嘛。”

    玄燕没有作答,那嘴贱的三人却是忍不住又对玄燕冷嘲热讽起来。

    不知怎的,他们就是看玄燕不顺眼,也许是因为金安志在不断的维护玄燕,也许,则是因为玄燕的年纪太轻,让他们很不服气。

    可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他们都成功的引起了玄燕的不爽。

    “聒噪!”玄燕淡淡的说着,看向了金安志,他又说道:“等下,把他们的舌头割下来。”

    金安志听得眼前一亮,玄燕如此说,岂不是在说明,他有办法救治七叔?

    不只是金安志想到了这一点,其他的金家族人们也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虽还是有些怀疑,可却是被更多的激动所取代。

    能够治好他们的七叔啊,那岂不是也意味着,玄燕至少也是一位妙手回春境界的贤医?

    他还如此年轻,就已经是妙手回春之境了,这等医道天赋,哪怕是与豫省皇甫家的第一天才皇甫飞相比,也不会有丝毫的逊色吧?

    如果他们豫省金家,能够与他交好的话,那以后可就再也不用愁没人为他们治病的事情了。

    在金家众人都在思考着更多的未来时,玄燕已经开始着手为金家七叔医治,只见他的手中出现了九根银针,玄燕好似很随意的把九根银针刺入到了金家七叔的体内。

    随着他银针的入体,很神奇的,金家七叔竟是缓缓的睁开了他的眼睛,他看向床边的玄燕,眼神中有着一丝长期昏迷所致的迷茫。

    “醒了醒了,七叔醒了。”

    “就这么简单?”

    “七叔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治好了?”

    金家众人眼看着这神奇一幕的发生,一个个尽皆惊讶的瞪大了他们的眼睛,随后他们之中便传出了阵阵的欢呼声。

    玄燕没有继续施针,而是微微转头,看向了金安志。

    “你可以动手了。”他神色淡然的说道。

    金安志的嘴角不由的咧出了一丝残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