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豫省金家-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90章 豫省金家

    玄燕没有回答年轻人的问题,他虽心中对于此人没有了杀意,可他还是淡淡的说道:“把我的人带回来吧。”

    在年轻人看来,玄燕这句话就好像是默认了一般,在他的心中,已经把玄燕当做了是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

    “好,好,我这就让他们把人带回来。”年轻人颤巍巍的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刚刚接通,年轻人就大声的呼救起来:“九叔,十三叔,救我啊。”

    “小志,怎么了,你慢点说,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的声音问道。

    “那个燕医生来了,他是——他是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哇。”被称作是小志的年轻人急的哇哇大叫。

    “什么!?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小志,你留在那里,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这就带人回去!”对面的人一听,也是吓了一跳,他赶紧安抚年轻人说道。

    玄燕有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他们居然信了,他们特么的居然相信了年轻人所说的话……

    “我若真是超脱了先天境界的话,又岂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玄燕摇头苦笑,却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淡淡的看着还在打电话的年轻人。

    玄燕这副样子,落在周围包括楚军在内的众人眼中,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玄燕到来之前,这个年轻人可是不可一世、嚣张至极,就连他们会所里的第一高手曾虎,都被此人一拳放倒。

    结果玄燕一来,这个年轻人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不仅老实了许多,甚至还在电话中连声呼救了起来。

    玄燕的年龄在这大厅之内算是最小的,然而在场的众人却都忽略了他的年龄。

    有如此威势的燕医生,在他们的眼中,简直神人一般!

    “你——”年轻人打完电话,心虚的看了玄燕一眼,他紧张的说道:“你别冲动啊,人一会就送到,保证他们毫发无伤。”

    “他们毫发无伤,你应该觉得庆幸。”玄燕淡淡的笑着,坐在了年轻人的身边。

    “啊!”年轻人吓了一跳,他惊叫着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你做什么?”玄燕有些无语的问道,此人是不是太过敏感了一点,难道他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善意吗?

    是的,善意。

    在玄燕看来,既然没有了杀意,那他对年轻人所表现出来的,就只有善意了。

    年轻人见玄燕发问,不禁呆了一下,随后他才一脸紧张的说道:“我可不敢跟前辈您,平起平坐。”

    前辈?

    听到年轻人对自己的称呼,玄燕的脸色变得很是怪异,就连孔三秋宋义等人,也开始有些想笑了。

    年轻人此时,哪还有半点先天高手的样子嘛。

    “得,你不敢坐,那就让其他人坐吧。”玄燕淡淡的说着,看向了孔三秋等人,他邀请说道:“孔叔,宋三叔,你们坐吧。”

    “哎,好来。”孔三秋当先应了一声,坐到了沙发上,路过站在一旁的年轻人的时候,他还给了对方一个挑衅的眼神。

    “你——”年轻人见孔三秋这么个蝼蚁也敢来挑衅自己,又想扬他先天高手之威,可一看就坐在孔三秋身边的玄燕,年轻人顿时就蔫了下来。

    “你姓金?”玄燕淡淡的问道。

    “嗯。”年轻人点了点头。

    “叫什么名字?”玄燕又问道。

    “金安志,豫省金家第十七代弟子。”年轻人神色中不无傲然的说道。

    “豫省金家?”玄燕呢喃一声,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他曾经所杀掉的金如海乃是豫省金家的人,只不过他却是豫省金家的叛徒。

    豫省金家,源于少林,祖上曾是少林弟子,后动了凡心,还俗之后,以自身最擅长的武功金钟罩之“金”字为姓,开创了豫省金家。

    豫省金家传到如今,已经有十八代人,玄燕所杀掉的金如海应该是豫省金家的十六代弟子,而眼前的金安志,年龄不大,是豫省金家的十七代。

    这个豫省金家与豫省皇甫家可不一样,豫省皇甫家属于中医世家,而豫省金家则仅仅是武道世家,他们的族人,只通武道,不修医术,即便会点医术,也只是能够治疗简单的跌打损伤而已。

    玄燕听说过豫省金家的名号,他们的族人以耿直著称,只是令玄燕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居然真的会派人来为金如海报仇。

    金如海,既然是豫省金家的叛徒,在他当年离开金家的时候,就已经被金家在族谱上抹去了名字。

    换言之,金如海与豫省金家已经毫无关系了才对。

    即便是听到了他的死讯,有跟他关系比较好的兄弟想要为他报仇,那也得顾忌金家的名声才行。

    像金安志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跑来甘省,口口声声的要见他,是为了什么呢?

    玄燕能够看的出来,这个金安志虽气焰嚣张,可却未曾伤人,更未曾杀人,这可不像是寻仇之人能够干出来的事情。

    似是想到了什么,玄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随后他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金安志说着话。

    金家的另外二人带着曾虎等人到来的时候,所看到的,就是金安志站在玄燕的面前,如同小学生受训一般忐忑的一幕。

    他们眉头一皱,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玄燕。

    玄燕给他们的第一感觉,便是年轻,比之金安志怕还要小上那么一两岁。

    “燕医生?”其中一人试探着问道。

    “十三叔,救我呀。”玄燕还未答话,金安志就一脸委屈的叫了起来。

    “我是。”玄燕淡淡的说着,看向了二人身后,被绑成了粽子一般的曾虎等人,曾虎他们师兄弟,虽看上去比较的狼狈,却是真如金安志所说,毫发无伤,只有曾虎一人的脸上,稍微有些青紫,似是在之前的交手中,被金安志打了一拳。

    在玄燕看向曾虎他们,并检查他们是否受伤的时候,金安志口中的九叔和十三叔也在打量着玄燕。

    “混账,他哪是什么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他分明经脉寸断,乃是一个废人!”金家九叔突然怒喝一声,说道。

    他可不是金安志这般的小年轻,不至于连玄燕是不是超脱了先天境界的高手都看不出来。

    听到金家九叔的话语,金安志的脸色刹那间变得扭曲了起来,他看向玄燕,恨恨的说道:“你——你敢骗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