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一个星期-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59章 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玄燕都没有出门,而是就在屋内修炼起了《毒体》的第二篇。

    三十六个动作,相比于常见的毒门功法,要复杂了不少。

    若是换做普通的毒门弟子,一个星期的时间,也就只够他们熟悉一下这三十六个动作而已,可能都无法把三十六个动作给完整的打一遍。

    可对于连法天象地都在两天之内就完整打出的玄燕而言,毒体的三十六个动作却再简单不过了。

    仅仅是一天不到,玄燕就对全部的三十六个动作了然于心,他连续打了三遍,能够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他的体内游走。

    只可惜,他经脉尽断,否则的话,这些热流会带动他的真气,再在玄燕的冥想之下,就能够继续提升他的身体强度。

    修为难以进境,玄燕却并不意外,他盘膝坐在地上,一冥想便是三天的时间过去。

    这几天,玄燕只是吃了很少的东西,喝了一点点的水,没有棒棒糖在身边,也就没有人还能照顾疯魔一般的玄燕。

    玄燕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棒棒糖。

    棒棒糖自从他在神女峰回来,便没有出现过,也不知道它跑到了哪里,是不是已经找到了冷青璇……

    抬头看了看远方的天空,玄燕深吸了一口气。

    之前连绵不绝的小雨已经停了,毒门之内却依旧是非常的凉爽。

    在秋凌的家里随意的找出一些吃的,玄燕一边吃,一边皱眉沉思。

    吃过之后,又是一场丝毫不理会外界的疯狂修炼。

    《毒体》第二篇的三十六个动作,不断的在玄燕的身体以及脑海中回转,一点点的适应,一点点的熟练,使得玄燕的身体都好像是又重新淬炼了一遍。

    这一次,淬炼他身体的不再是法天象地,而是,毒体。

    尽管玄燕的身体,本身并没有丝毫的变化,可毒体的炼体之法,却已经深入其内,被玄燕融会贯通——

    在玄燕整个人都沉浸在《毒体》第二篇中的时候,毒门内,事关秋凌的热度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渐渐消退,反而是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越来越多的毒门弟子,听说了秋凌要晋升青衣弟子的事情。

    原本只是一个青衣弟子的晋升,不应该吸引如此多的关注,可此事,却涉及了小公主,也涉及了大多数的青衣弟子。

    毒门中人,眼下都已经知道了青衣师兄们的打算——那就是打击秋凌,坚决不让秋凌成为青衣弟子的一员!

    秋凌面临着最后也是最严峻的考验!

    这场考验很快就要进行,这周末,毒门会为小公主举办一个欢迎归来的仪式,届时,秋凌还能否成为青衣弟子,也将揭开谜底。

    大多数的毒门弟子,都已经听说了秋凌的事情,他们或面无表情,或冷笑不已,或略带同情,总之,就是没有一人还看好秋凌能够在此事之中活下来。

    被青衣师兄们集体针对了不说,秋凌本身还经脉尽段,如此,他要是还能活下来的话,那就有鬼了。

    毒门中,有好事者已经开了赌局,就赌秋凌的命运。

    押注的地方,只有两个选项,一个是死,一个是被发配到试毒之地。

    在毒门弟子们看来,秋凌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纵是他不穿上那身青衣,想要继续做绿衣弟子,怕是也已经做不到了。

    不过那样的话,秋凌估计就不用死了,可被发配试毒之地,却是在所难免的。

    所以关键在于,秋凌自身,会如何去做出抉择。

    在秋凌的住处,外面时刻有毒门弟子们走动关注,他们很想知道秋凌是怎么想的,也很想知道秋凌到底选择死,还是选择活。

    可别说是看出秋凌的想法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他们连秋凌的人影都没有见到过。

    若非是确切的知道,秋凌就在屋内的话,都会有不少人觉得,秋凌已经被吓得逃出了毒门。

    周末,下午,小公主的回归仪式即将展开,之前给玄燕送过衣服的女弟子,又一次找上门来。

    她看着一个星期没有梳洗打扮过,看上去有些邋遢也有些沧桑的玄燕,秀眉微微的蹙了起来。

    “我来取回那本书。”女弟子神情冷淡的说道。

    玄燕抬手把《毒体》扔给了女弟子,这一个星期的时间,他除了第一篇的秘法之外,已经把《毒体》第二篇和第三篇的内容尽数记在了心里。

    “换衣服吧,小公主的回归仪式,你必须要去参加。”女弟子把《毒体》放进自己的怀里,又对玄燕说道。

    之前送过来的青衣,就摆在一边,看上去好像根本就没有动过。

    女弟子的眉毛微微的挑了一下,说道:“我还是建议你不要穿它,看在小公主的份上,我可以保你不死,尽管要被发配到试毒之地,但我是青衣弟子,有资格长期占有一名试毒弟子。”

    “到时候,你在我身边,可以什么都不做,我也不会强迫你去试毒。”女弟子言语虽恳切,可目光之中,对于玄燕却依旧是带着一份冷淡。

    “不用了,替我谢谢小公主。”玄燕淡淡的说着,起身,拿起那身青衣,走向了洗手间。

    “你真的,要选择死吗?”女弟子迟疑了一下,还是叫住了他。

    “没有人,能让我死。”玄燕回头,淡然一笑,去洗手间洗澡换衣服。

    女弟子没有离去,而是看着乱糟糟的屋子,眉头越皱越紧。

    半晌之后,她还是撸起袖子来,无奈的走进了厨房——

    等玄燕把全身洗净,换上那身青衣从洗手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客厅中,多了一桌子香喷喷的饭菜。

    玄燕很是意外的看向了女弟子。

    “你不用看我,是我欠小公主的,这一次,都还清了。”女弟子的神色还是那般的冷淡,仿佛这一桌子的饭菜根本就不是出自她手一般。

    “谢谢了。”玄燕淡淡的说着,走到了桌子边上,他看着眼前的饭菜,双眼直冒绿光。

    “正好,饿的要命。”玄燕拿起筷子,迅速的吃了起来。

    “多吃一点吧。”女弟子的脸上罕见的出现了温柔神色,她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吃完这顿,可就没有下顿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