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父女-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45章 父女

    一场雨,来的突然。

    玄燕抬头看去,从滴落的雨水中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甜腻气息。

    “青璇,是你吗?”玄燕轻声低语,眼神中有着浓浓的思念。

    他淡淡的笑了起来,任由雨水拍打在他的身上。

    “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忧伤,又变得这么开心?”身旁的叶萌感受到玄燕这一刻的情绪变化,不禁问道。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伸开双臂,似是要去拥抱这一场意味着新生的蒙蒙细雨。

    叶萌看着他,思索了半晌,才听不出丝毫情绪的问道:“是她吗?”

    “是,她醒了。”玄燕淡淡的回答道。

    “嗯,你的努力没有白费,巫门也总算是没有让你失望。”叶萌的语气很平静,可她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在得知玄燕便是邪医李玄的那一刻,叶萌就知道,在他的心里,有了一个人,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

    “恭喜你啊。”叶萌又说道。

    玄燕转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如孩子一般纯净。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已经不记得你了?”叶萌低声问道,“哪怕记得,巫门也会帮她彻底斩断这段情缘。”

    玄燕的神情没有半点的变化,他迎着雨水,淡淡的说道:“那我就和她,再开始一段新的情缘。”

    玄燕的语气虽然很淡,可叶萌却在其中听出了强烈到极致的自信。

    叶萌看着他自信坚定的样子,不禁怦然心动,她突然好希望,玄燕话语中的女主角,是她。

    脸色微红的白了玄燕一眼,叶萌又说道:“哪有这般简单,有了前车之鉴,巫门肯定会更加小心翼翼的保护她。”

    “前车之鉴?”玄燕疑惑问道。

    “你不知道吗?巫门为什么会十八年来,都没有圣女存在,就是因为他们的上一代圣女,爱上了一个男人。”叶萌为玄燕解释说道,“他们等了十八年,才好不容易等来了新任圣女,是绝对不可能再容许她爱上别人的。”

    “圣女终归也是女人嘛,爱上男人又有什么稀奇。”玄燕浑不在意,淡淡的说道。

    “不一样,巫门圣女传承至今,动了凡心的也不过只有三四人而已,上一任圣女是最离谱的,她居然还为她所爱的那个男人,生了一个孩子,由此,巫门才会连受打击。”叶萌继续说道,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跟玄燕说这么多,也许是想让他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备,也许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玄燕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他知道巫门传承久远,到冷青璇至少也是七十多代的圣女,却没有想到,这么多圣女之间,竟然才只有三四个动了凡心。

    “是跟他们修炼的功法有关吗,可以清心寡欲?”玄燕开口问道,他还真有点担心了,万一冷青璇变成了一个清心寡欲的人,那不管玄燕有多出色,不管他们曾经爱的有多深,也许都无法令她动心。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没当过圣女。”叶萌撇嘴说道。

    玄燕淡淡的一笑,说道:“既然有人动过凡心,那就说明是有机会的——”

    “机会很渺茫。”叶萌泼冷水道。

    “至少有。”玄燕的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就好像当初他带着冷青璇前往神女峰一般,明知道困难重重,甚至他有可能会死,玄燕也一样义无反顾。

    结果,他成功了,冷青璇被他成功救下。

    而眼下,就算冷青璇忘记了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玄燕仍旧是会义无反顾,他相信这一次,他也能成功。

    “你,真的很爱她。”叶萌看着玄燕的样子,无奈说道。

    似是听出了叶萌声音中的失落,玄燕的神情微微有些尴尬,跟一个把身体都奉献给了他的女人去谈论另外一个女人,如此实在不妥。

    “我们去躲雨吧。”玄燕岔开话题说道。

    “怎么,你不是很喜欢这场雨吗?”叶萌见玄燕如此,很想调侃他两句,活跃一下气氛。

    可就在这时,他们二人皆是神色一动。

    一个丰润如玉的中年男子,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缓缓的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很轻,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普通人,可他的出现却让玄燕有种心惊肉跳之感。

    来人没有理会玄燕,而是径直来到了叶萌的身前。

    伸手往前一送,中年人把雨伞挡在了叶萌的头顶,他开口关切的问道:“怎么不躲雨?”

    “正要去。”叶萌看着对方,眼眶突然有些发红。

    “你长大了,是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中年人听不出什么语气的说道。

    “三年前,我就已经长大了。”叶萌眼眶更红,她神色间有些罕见的冷漠。

    “你在恨我吗?”中年人问道。

    “岂敢,我的命都是你赐予的,又有什么资格恨你。”叶萌看着对方,泪水在眼珠子里面打转。

    “至少我没有拿走它。”中年人回应说道。

    “为什么不呢?我宁愿你亲手来拿走它!”叶萌紧紧的咬着嘴唇,似是竭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玄燕看着叶萌这副令人心疼的样子,已经隐隐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能让叶萌这个女汉子忍不住想要掉眼泪,想要哭出来的,怕是也只有她的家人了吧?

    “不,那样对你,对他,都太残忍。”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

    “所以你们为了成就他,就对我更残忍。”叶萌压制着自己心底的愤怒,低吼般的说道。

    男子没有作答,而是转过身去,淡淡的开口:“以后下雨,记得打伞,早点回去吧,圣女出世了,你哥哥需要更强!”

    “他需要更强,与我有什么关系,他需要更强,干老娘屁事啊!!!”叶萌看着他的背影,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中年人的肩膀不可抑制的颤了一下,他没再理会叶萌,而是微微转头,看向了玄燕。

    “见了我居然不行礼,看在你照顾她一路的份上,过你一马,再有下次,定斩不饶!”中年人说着摆了摆手,玄燕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倒不是他想跪,而是中年人在他的小腿上施加了一个他根本就抗拒不了的压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