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连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42章 连杀

    四人的表情均是有些得意,而玄燕的脸上却也没有丝毫意外的神色,他淡淡的问道:“你们,确定要翻脸吗?”

    “怎么,秋师兄难道还有一战之力不成?”

    “秋师兄,你那秒杀的手段已经不能用了吧?”

    “不能秒杀我们,秋师兄也就没什么威胁了。”

    “也许,我们中的任何一人,都不是秋师兄你的对手,可我们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

    四人的脸上挂满了冷笑,他们之前就隐隐看出了玄燕的后继无力,果然在杀掉了赵师兄之后,玄燕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让仅剩的四位毒门弟子又看到了活下来的希望,又看到了杀掉秋凌的希望!

    长脖子的年轻人在对面的高楼里看着这一幕,眼睛不禁微微的眯了起来,他盯着玄燕,看了良久之后,突然冷笑一声说道:“哼,白痴!”

    年轻人骂的当然不是玄燕,而是那仅剩的四位绿衣弟子。

    似是用力过猛,消耗过大,玄燕的咳嗽一直都没有办法止住,他听到四人的话语,仿佛咳嗽的还更厉害了一些。

    “这下,我们之间没有叛徒了吧?”

    “那还愣着做什么?”

    “一起动手,杀了他!”

    “小公主是我们的了,青衣弟子的名额,也是我们的了!”

    四人哈哈笑着,各自摆出架势,准备对玄燕出手。

    咳嗽中的玄燕,弯着腰,没有看向四人,而是淡淡的朝着四人的方向,伸出了手臂。

    四人看着玄燕的动作,突然心感不妙。

    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他们已经没有了其他的选择,事情发展到如今,他们就是想要再次求饶,玄燕怕是也不会相信他们,更不会放过他们了。

    “杀!”四人怒吼一声,以壮声势。

    他们正要向着玄燕冲来,却只听玄燕轻声的吐出了一个字——死!

    话音刚落,四人便感觉背后突然一凉。

    他们转头看去,只看到了明晃晃的针屁股。

    银针已经刺入了他们的身体,不多不少,每个人的身上正好九根!

    “你——你什么时候留下的毒针?”四人中的一人难以置信的问道,他们之前居然没有半点的察觉。

    是出拳下毒的时候吗?

    四人眼神闪烁,他们突然想到,秋师兄最擅长的毒药乃是麻痹之毒。

    原以为秋师兄令他们中毒,是想制住他们,可眼下看来,却是没那么简单,麻痹之毒分明就是银针的掩护!

    亏得四人还在为解除了玄燕的麻痹之毒而沾沾自喜,他们却是都没有发现,玄燕早已利用毒素的短暂麻醉,在他们四人的后背上,各自留下了九根银针!

    “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们吗?”

    “杀赵师兄,只是因为你已经掌握了我们的生死吗?”

    “好一个秋师兄,我等还以为秋师兄的实力已经够可怕了,却没想到秋师兄的城府才是最可怕的!”

    余下三人也瞪着眼睛,一脸震惊。

    玄燕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声,他抬头,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

    四人的猜测完全正确!

    毒门中人最是反复无常,最是阴狠毒辣,玄燕怎么可能会把他们留在身边,莫说玄燕不是真正的秋凌,哪怕是,他也不会养虎为患。

    谁知道这四人会不会对他突施冷箭,进而成为他此行中最大的威胁?

    玄燕身为医家之人,对毒门中人本就不信任,更何况还是四名毒门的绿衣弟子。

    “秋师兄,好狠的心!”

    “若是我四人真心归附,秋师兄还会杀我们吗?”

    其中一人问道。

    玄燕又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可四位毒门的绿衣弟子却都已经读懂了他的意思,那就是——会!

    不管他们四人是不是真心的归降,玄燕都会出手,解决掉他们!

    “秋师兄的真气,所剩不多了吧?”

    “还是秋师兄的经脉承受不住了?”

    “秋师兄是不是有一种经脉胀痛,似随时都会断裂的感觉?”

    “没有了之前的气势,秋师兄还想要秒杀我们四人,是不是有点太自信了?”

    四人又是接连问道。

    玄燕淡笑着摇了摇头,他能够感觉到四人正在极力的想要把他的银针给逼出来。

    可银针之上本就有毒,麻痹了四人后背的神经,而且,以眼前这四人的实力,也是完全没有办法与玄燕相比的。

    玄燕为何先杀掉赵师兄三人?

    不是因为看他们不顺眼,而是因为这三人的实力最为强大,若是换做了他们,玄燕手动刺入的银针还真有可能会被逼出来。

    但眼前这四人,可就没有这份本事了。

    至于,玄燕能不能够秒杀他们——

    银针都已经刺入了四人的后背,若是玄燕这样都做不到秒杀的话,那他也就不用再继续深入云滇省内部了。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拳头,他体内仅剩的三成真气不要命的灌注到了三十六颗银针当中。

    噗噗——

    噗噗——

    四人接连喷出鲜血,他们拼尽了全力,甚至已经动用了毒门炼体,却依然无法阻止银针的深入。

    他们的脸上,皆是有了惊恐的神色。

    其中的两人,更是已经跪在了地上,他们的双手在胸口连连点出,想要封住经脉,封住自己的身体,既不让玄燕的麻痹之毒进入,也不让他的银针继续深入。

    银针滑过他们的血肉,好似得到了净化一般,从阴暗的青紫之色,渐渐的呈现出了亮银的本色。

    麻痹之毒的渗入总算是被四人阻止了,可他们却无力再去阻拦银针的刺入。

    玄燕体内的真气急剧消耗,就在要彻底耗光的时候,噗噗噗的一阵连响,银针从四人的胸口处穿透而出——

    四人皆是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九个针孔,眼神中的生机迅速熄灭。

    噗通一声,他们一起瘫倒在了地面上。

    玄燕深吸了一口气,把银针尽数收了回来,他的丹田内空空如也,与叶萌双修所得来的真气已经所剩无几。

    但他却没有匆忙离去,而是缓缓的转头,看向了酒店对面大楼的方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