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毒门的方式-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30章 毒门的方式

    干瘦男人的公鸭嗓虽然很难听,但也算是比较的洪亮。

    他的话语都已经引起了全车人的注意,却唯独没能吵醒距离他最近的玄燕。

    “睡着了?”车上的乘客们纷纷疑惑的看向玄燕。

    “呵,还敢跟老子装睡,倒是有点种。”干瘦男人冷哼一声,撸起袖子说道。

    众人恍然,原来是装睡么?为了不给干瘦男人让座,不让那位小姑娘被欺负?

    小伙子确实是有点正义感,可惜就是太天真了,难道他以为睡着了就可以把干瘦男人给糊弄过去吗,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干瘦男人善罢甘休了吗?

    众人这般想着的时候,干瘦男人已经一脸凶狠的抬手,向着玄燕的衣领抓去。

    叶萌见此,没有再看向干瘦男人,也没有看向玄燕,而是脸色平静的转过头,目光重新落在了窗外的风景上……

    叶萌的平静,令干瘦男人不禁愣了一下,他欺负过不少小女孩,哪个见了他不是胆战心惊,一脸的无助与乞求?

    像叶萌这般平静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也好,可以哄骗到床上去,总好过在玉米地里扒光了强上。

    干瘦男人眼中的淫邪之芒更胜,他一脸不爽的看向了玄燕,这臭小子不识趣啊,人姑娘都一副默许了的态度,他还在这里装什么大头蒜!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老子起开!”干瘦男人迫不及待的怒喝一声,一把抓在了玄燕的衣领上。

    玄燕还是没有睁眼,睡得很是安宁。

    就在车上的乘客们以为玄燕要被干瘦男人一把提起来,然后扔在地上的时候,干瘦男人却是好像突然触电了一般的哆嗦了一下。

    他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迷醉,脚步不稳的来回晃动了两下,随后噗通一声,突然摔倒在了大巴车中间的过道上。

    大巴车内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什么情况?

    这色~狼怎么突然晕过去了,是触电了吗?

    “他中毒了!”有人指着干瘦男人的脸庞大喊一声,众人纷纷看去,就见到干瘦男人的肤色正肉眼可见的变成了青紫色。

    他蜷缩在地上,口吐白沫,眼看着是活不了了。

    众人一起抬头,猛地看向了闭目养神中的玄燕,个个的脸上都写满了震惊。

    这小伙子什么人,怎么干瘦男人只是碰了他一下,就成了这副模样了?

    “森哥——”干瘦男人的背后,另有两个二流子大声喊叫了起来。

    他们迅速的跑到干瘦男人的身边,一脸焦急的扶住了他。

    “森哥,森哥你怎么了,森哥?”其中一人抱着干瘦男人大声嘶吼。

    而另外一人则是怒目看向了玄燕,他质问道:“你对我们森哥做了什么?”

    玄燕继续闭着眼睛养神,他的神色间没有丝毫的变化,根本就懒得搭理这两人。

    “说,你到底对我们森哥做了什么,不说,我今天就做了你!”这人见玄燕一点反应都没有,气急之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

    “啊,救命啊。”

    “要杀人啦。”

    车上的乘客们一看,这些人都动用凶器了,顿时有几位胆小之人惊叫起来。

    “都特么给老子闭嘴,谁再叫,老子就捅死谁。”持刀的男子被吵得心烦,他大吼一声说道。

    乘客们噤若寒蝉,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可即便经历了如此的喧闹,玄燕也仍然是没有睁开自己的眼睛,继续闭目养神。

    “装神弄鬼,你给大爷去死!”持刀的男子脸上闪过了一丝狠辣,他拿着**,朝着玄燕的胸口狠狠的刺了下去。

    实在是干瘦男子倒下的太过诡异,令持刀男子心中颤抖,他不敢去碰触玄燕,就想着用刀子去豁开玄燕的胸膛。

    “啊——”又有人忍不住的尖叫出声,这么闹下去可是要出人命的,这小伙子不会是晕过去了吧,要不然的话,怎么这样了都还不醒?

    就在二流子的**即将触及玄燕衣服的时候,玄燕终于缓缓的睁开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珠子是青紫色的,眼神内没有半点的感**彩。

    只是被玄燕这么看了一眼,持刀的二流子便心底一颤。

    “不想给他陪葬的话,滚!”玄燕淡淡的说道。

    哐当一声,二流子手中的**掉在了地上,他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吓得整个人都浑身发软。

    叶萌回过头来,看着一脸邪性的玄燕,嫣然的笑了起来。

    玄燕冲她眨了眨眼睛,又靠在座椅上,闭目睡了过去。

    大巴车内越发的安静了,只有玄燕细微的鼾声在回荡,干瘦男人停止了挣扎,他整个人变得有些僵硬,看上去都要凉了。

    “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还是大巴车上的司机最先反应过来,他对那两位二流子呵斥一声说道。

    “哦,对对,去医院,去医院。”

    “森哥,你可要撑住啊,兄弟这就带你去看医生。”

    两位二流子这才回过神来,匆忙的抬起干瘦男人下了车。

    大巴车内,还是有些安静,众人都脸色复杂的看着玄燕,谁都不敢打破这份安静。

    “小伙子,那人不会死吧?”还是司机忍不住问道。

    “那就要看他的命硬不硬了。”玄燕没有睁开眼睛,淡淡的说道。

    “做的不错,这种二流子,就得给他们点教训瞧瞧,不过要是闹出人命来的话,就有点过了。”司机冲玄燕竖了跟大拇指,语重心长的说道。

    玄燕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淡淡的问道:“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啊?”司机愣了一下,才又说道:“哦,对,确实跟你没啥关系,是他自己犯病了,你也没对他出手啊。”

    “没错,肯定是有心脏病之类的突发疾病。”

    “啧,都这样了,还满脑子的精虫,真是找死。”

    “小伙子什么也没做,只是顶住了,没有被人威胁了而已。”

    “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有几人能够做到威武不能屈的?”

    车内的乘客们重点看了看玄燕的眼睛,在发现只是普通之极的黑色之后,他们突然觉得之前一定是看错了,那个干瘦青年的异样应该只是他自身的原因,和玄燕无关。

    没有了对未知的恐惧,他们又争相的议论了起来。

    “这么快,就学会了毒门的处事方式,我看你,比秋凌本人还要更像是毒门中人。”叶萌轻笑着,在玄燕的耳边低声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