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二流子-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29章 二流子

    休息了一晚,打电话让陈金处理了矮胖子和秋凌的尸体,玄燕和叶萌在第二天的早上,坐上了离开凌台县的大巴车。

    通过叶萌的讲解,玄燕对于毒门已经有了一个更为清晰的认识。

    毒门之中,等级森严,弟子共分为七种,分别是红橙黄绿青蓝紫,越到后面,地位便越高,在毒门内的话语权也越大。

    像玄燕要扮成的秋凌,在毒门内只是绿衣弟子,虽然他的修为已经是先天,可在毒门内的地位却并不是特别高。

    弟子等级的晋升,不只看修为,还要看天赋,看贡献,像少主叶奇,就是毒门内唯一的一位紫衣弟子,他的身份地位仅次于门内的众位前辈。

    如果秋凌不是叶奇心腹,他也不会被派来执行这一次的任务,因为叶萌对于叶奇,乃至整个毒门来说,都太过重要,这个任务的级别也相对较高。

    本来只有青衣弟子以上,才有资格来执行这次的任务。是叶奇觉得叶萌并无太大的威胁,再加上只要圆满完成了这个任务,就可以帮助秋凌晋升青衣弟子,所以他才会派秋凌前来。

    谁知,却是很不巧的遇到了玄燕,秋凌也因此丧命。

    而玄燕则是扮成了秋凌的样子,随叶萌一起回毒门。

    原本叶萌还有些疑虑,因为玄燕虽然会法天象地,可以让自己完全变成秋凌的样子,可他毕竟不是毒门弟子,也不会毒门的功法绝学。

    直到玄燕给叶萌看了《朱氏毒经》。

    《朱氏毒经》是玄燕在去南山取升尾草的时候,从朱大师师兄的手中抢夺而来,他一直带在身上,也会经常翻看,学习《朱门毒经》中的药理。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玄燕经脉尽断,无法继续修行,也无法提升自己的针法修为,于是,他便把自己的学习重心,转移到了药理方面。

    《朱氏毒经》在毒门的各种典籍当中,名不见经传,可其内对于药理的见解却非常独到,玄燕不仅学到了很多救人所用的药理知识,也学到了很多可以用来害人的药理知识。

    只是用了一晚上的时间,玄燕便利用从《朱门毒经》之中所学习到的药理,调配出了一种麻痹之毒。

    此毒,虽与秋凌所用,并不尽相同,可好就好在了秋凌的毒并不剧烈。

    两种毒药,最初的效果,倒是一般无二。

    至于毒功修为的问题,反正玄燕经脉尽断,一身修为也早已散尽,倒是可以把此事推到老爷子的身上。

    就说秋凌是运气不好,遇到了玄燕家的老爷子,被其出手废掉。

    老爷子为躲避豫省皇甫家,同时也为了帮助玄燕寻找药神的那剂可以延年益寿的传世药方,已经消失无形。

    毒门中人,哪怕是察觉到了什么,也找不到老爷子,死无对证。

    只是如此以来,玄燕进入毒门之后,想以秋凌的身份,升任青衣弟子,怕是不太可能了,虽说对毒门的贡献已经足够,可没有了修为,他也就没有了成为青衣弟子的资格。

    玄燕对于这些倒是并不在意,他的心中也没有什么明确的计划,只能到了毒门之后,走一步算一步,看看究竟如何,才能救得了叶萌。

    虽说就这么一头扎进毒门,有些抓瞎,可玄燕却是信心十足,因为至少,他还能够压制叶奇。

    实在不行的话,玄燕也做好了杀人的准备——

    不得不说,玄燕如此做法有些疯狂,只是不知道,是他骨子里自带的,还是因为他自知命不久矣,所以不想留下遗憾。

    从凌台县开出来的大巴车有些破旧,不断的发出吱吱的怪响,叶萌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眼神中有不舍,也有迷茫。

    不舍的,是这三年的平静生活,终将要被打破。

    而迷茫的,则是不知道,这一次回归毒门,等待她的又会是怎样的命运。

    叶萌的身边,变化成了秋凌样子的玄燕闭目养神,二人都不说话,只有叶萌会时不时的转头看一眼玄燕,俏脸上也会忽然闪过一丝的安心。

    大巴车已经停了很多次,接上沿途的客人,玄燕和叶萌对此见怪不怪,也无甚在意。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形有些干瘦,眼神中却透露着一丝凶光的男人走上了大巴车。

    他站在门口,环目四顾,虽说身体有些干瘦,可大巴车上却无一人敢于他对视,实在是此人一眼看上去,就是一副很不好惹的样子。

    乘客们躲避的目光,令干瘦男人分外得意,他冷笑一声,眼神落到了叶萌的身上。

    没错,是身上,而不是脸上。

    在叶萌的胸口处狠狠的剐了一眼,干瘦男人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荡漾了起来。

    有如此美女作陪,旅途才不算是无聊嘛。

    一边欣赏着叶萌的火辣身材,他一边朝着叶萌的方向走了过来。

    低头看了一眼闭目养神中的玄燕,干瘦男人再度冷笑,他一副公鸭嗓,很难听的说道:“小兄弟,你应该不介意跟哥哥我换一下座位吧?”

    他这一说话,顿时引起了整车人的注意,他们纷纷看向坐在窗边的叶萌,脸上皆是有些一丝了然的神色。

    “色~狼!”

    “流~氓!”

    “坐个车,也不忘勾搭小姑娘,简直牲口!”

    车上的乘客们纷纷在心中怒骂,却没有一个人敢于真的骂出口。

    叶萌听到声音,转头看向干瘦男人,俏脸上有着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但却没有半点的惧色。

    莫说玄燕还在她身边了,就算是不在,叶萌也不会怕了这么一个二流子。

    可周围的乘客却都不这么想,他们深深的看了叶萌一眼,心中赞叹着“发育真好”的同时,也在惋惜哀叹。

    这姑娘是生的不错,可惜却生错了地方,被干瘦男人这种凶狠之人盯上,她怕是要凶多吉少了。

    只是希望,坐在她旁边的那位年轻人,能够稍微的有种一点,不要让干瘦男人得逞。

    这些普通人就是这般,自己不敢出头的同时,还希望其他人可以出头。

    然而玄燕却没有半点的动静,他就好像没有听到干瘦男人难听的声音,继续闭目养神,期间,他还发出一些细微的鼾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