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死不瞑目-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26章 死不瞑目

    秋姓青年所施展的毒门炼体,严格来说,并不算是真正的炼体绝学,而只是一种短时间内激发潜能,让自己实力暴涨的方式。

    在毒门之中,也是有如法天象地一般的炼体绝学的,这些炼体绝学可以达到真正炼体的作用,令修炼者的身体变得坚韧、强劲。

    只是这些炼体绝学也都跟法天象地一样,属于传世绝学,一般的弟子根本没有资格去学习。

    所以,在毒门弟子之中,一般说起毒门炼体来,都是秋姓青年眼下所施展的这种令实力短时间内暴涨的法门。

    眼看着秋姓青年的身体发生巨大的变化,玄燕心生不妙,他一掌推出,和秋姓青年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玄燕感觉自己一掌拍在了一头远古凶兽上,虽让他不能再继续向前,却也没有办法继续伤到他。

    而秋姓青年的脸上则是写满了惊异,他以往施展毒门炼体,都可以从容碾压他的对手,毕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施展一次毒门炼体之后,他至少一个月不能与人动手,还要用各种珍贵的毒物,来修补自己的身体。

    可一向是无往不利的毒门炼体,在撞上了玄燕之后,居然受到了阻碍。

    在秋姓青年面色变化的同时,玄燕迅速的抽身后退,他的脸色也变得相对凝重了起来。

    他倒是不怕秋姓青年的毒门炼体,能以一只手掌,挡下秋姓青年的冲击,玄燕的身体力量犹在秋姓青年之上。

    可他却怕秋姓青年的其他毒功,无法轻易的打伤秋姓青年,玄燕也就失去了绝对的压制力。

    经脉寸断,玄燕可是没有真气护体的,一旦秋姓青年的真气凝聚,施展出其他毒功来,玄燕即便能够保全性命,怕是也要重伤。

    玄燕从来不小瞧任何对手,生死搏斗之中,可能一点点的不谨慎,都会导致自己的惨败甚至是死亡。

    尤其是在没有了真气可用之后,玄燕对于眼前的秋姓青年更是不敢小觑。

    原本一脸惊异的秋姓青年,见玄燕迅速后退,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即他的嘴角处就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

    “他看似无恙,实则已经被我撞得气血翻涌了吧,我就说我的毒门炼体,不可能无功而返!”

    秋姓青年还以为玄燕是慑于他的毒门炼体,所以他精神一震,又一次朝着玄燕扑了过去。

    玄燕眼神微眯,不禁在想,如果自己有真气可用就好了。

    眼下扑来的秋姓青年浑身破绽,玄燕的针法可以轻松的把他击败。

    可多想无益,玄燕再怎么渴求真气,他的经脉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

    而令他庆幸的是,秋姓青年没有真气外放,也没有施展其他的毒功,而是就用一副毒门炼体之躯,朝着玄燕再次撞来。

    玄燕不闪不避,与秋姓青年撞做一团。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两人近身搏斗,都没有真气可用!

    玄燕所不知道的是,秋姓青年在施展了毒门炼体之后,也不能随意的调动真气了,没有了真气的调动,秋姓青年也就没有了其他的毒功可以施展!

    因为秋姓青年眼下的毒门炼体,是把真气散逸在自己的身体之中,真气不在经脉,自然无法为秋姓青年所用,如果他强行施展其他毒功的话,怕是还没接触到玄燕,他自己就会先气绝身亡。

    玄燕在与秋姓青年的近身肉搏之中,发现了这一点。

    秋姓青年也不是不想施展其他毒功来攻击玄燕,实在是他,做不到!

    玄燕的嘴角咧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原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比较艰难的搏斗,却没想到秋姓青年竟然“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近身肉搏,修炼了法天象地的玄燕又岂会怕了秋姓青年。

    秋姓青年的毒门炼体,令其变化再大,对身体的强化也不如玄燕的法天象地来的扎实。

    法天象地可是药神的传世绝学,而药神,则是毒门的克星!

    如果药神不是神游天外,亦或者是濒湖李家的后人能够得药神几分真传的话,毒门绝对连显于世间都不敢!

    玄燕这般想着,出手更加的凌厉,甚至于他已经完全的放弃了防御,任由秋姓青年的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

    眼见如此,秋姓青年原本还有些开心,他看到了击败玄燕,甚至是杀死玄燕的希望。

    可越打,秋姓青年就越是心惊。如果说,施展了毒门炼体的他的身体,如石头一般坚硬,那玄燕的身体,就好像钢铁一般,不可撼动!

    “濒湖李家怎还会有这种天才?他的实力就算是与李杰逸相比,也不逞多让吧,而如果他的经脉没有被邪医李玄所断,如果他有真气可用的话,怕是李杰逸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家——李玄——”秋姓青年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一点什么,却又好像一无所知。

    而就在他分心去想着玄燕身份的时候,玄燕的手掌在他的眼前不断的放大。

    啪的一声轻响,玄燕的手掌拍在了秋姓青年的额头上。

    秋姓青年瞪大着眼睛,整个人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身体肌肤迅速恢复成了本来的颜色。

    “你——裂空掌——你到底是谁!?”秋姓青年怒吼说道。

    玄燕咧嘴一笑,没有答话,他的笑容很轻很淡,可在秋姓青年的眼中,玄燕的笑容却是那么的邪魅,那么的邪气凌然。

    他一边的嘴角微微勾着,露出了一个浅浅的梨涡——

    秋姓青年刹那间恍然,他看着玄燕,眼神中的神采迅速幻灭。

    “邪医李玄——难怪没有了真气可用,你还这么强,原来你就是——邪医李玄——”秋姓说着,倒头向后仰去。

    噗通一声,他跌落在身后的地板上,已是如矮胖子一样,死不瞑目!

    玄燕收敛了自己的笑容,忍不住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咳弯了背,咳弯了腰,浑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会裂空掌的李家之人太少了——看来,我还需要多一点手段才行,否则的话,邪医李玄的身份早晚暴露,不是每一次裂空掌,都能让人彻底闭嘴的。”房间里,响起了玄燕不住的苦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