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连理枝-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17章 连理枝

    第二天一早,当玄燕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老爷子已经不在了。

    老爷子的实力暴露,已是豫省皇甫家的必杀之人,他虽修为高深,可毕竟无法与一个古老的中医世家相抗衡。

    所以,他走了。

    他没有告诉玄燕他去哪,玄燕也没有问。

    至于玄燕,豫省皇甫家却是不屑于杀他的,一个废物而已,在豫省皇甫家的眼里,他没有半点的威胁。

    把药神的传世药方又重新找了出来,玄燕塞进了自己的书包里,如果老爷子在的话,把药神的传世药方留在石灵村是最安全的,可老爷子不在了,玄燕就只能继续把它带在身上。

    好在药神的传世药方比较隐晦,一般人就算看到了也辨认不出来,即便是李家之人,观察的不够仔细,也无法发现画中的端倪。

    “传世药方——”玄燕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皱眉沉吟。

    能够得到药神的一副传世药方,已经是他撞了大运了,想要寻找第二副,还是能够给自己修复生机延年益寿的那副传世药方,简直难上加难。

    最主要的,是没有人知道传世药方以何种形势存在,也许是一幅画,也许是一段文字,也许什么都不是,而是一种隔空的感悟。

    药神,能够步入神医之境,他的手段早已神乎其技,他会把传世药方以何种形势,留在什么地方,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揣测的。

    “随缘吧,即便是死,能够救了青璇,也死而无憾了。”玄燕呢喃着,站了起来,他的目光遥遥的看向了豫省的方向。

    “老爷子费尽心思才为我准备了这样的一份生日礼物,总不能辜负了他的好意,豫省皇甫家,我玄燕,一定会来的!”玄燕说着,身形闪动,在院子里修炼起了法天象地。

    他的法天象地,虽因为体内没有了真气的存在,而难以有所进境,可随着每天的不间断修炼,他对法天象地的掌控却越来越娴熟。

    像之前在神女峰上,因为力量耗尽,而无法维持法天象地,不知不觉中恢复了本来面目的情况,眼下是不会再出现在玄燕的身上了。

    想到当时的情况,玄燕的眉头不禁微微一蹙,其他人也许都没有注意到,可唐果却是切切实实的看到了他的本来面目。

    唐果被冷青璇的极阴之气反噬,受伤颇重,但过去了这么久,她如果没死的话,伤势也应该痊愈了。

    可居然没有半点关于邪医李玄是他人假扮的消息传出。

    看来唐果是遵从了她的承诺,信守了玄燕的秘密。

    不过对于唐果此人,玄燕却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蛊门中人,尤其是蛊门中的女人,最是反复无常,连毒门少主叶奇,在玄燕心目中的威胁,也远远不及唐果那个小女孩。

    她才十二岁,就展现出了超强的实力,以及非凡的智慧,再过上几年的话,一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小妖精。

    中华医馆的那些所谓天才们,怕是会被唐果轻易的玩弄于股掌之间。

    在玄燕想到唐果的时候,蜀地,一家苗寨之外的溪流旁,唐果小脸有些苍白的坐在一块石头上,静静的凝望着溪水中正追逐打闹的泥鳅。

    一群泥鳅中,有一条呈白色,好似是所有泥鳅的头头。

    “大哥哥,你到底是谁?”随着唐果的一声呢喃,水中的泥鳅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竟是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副漂泊的画像。

    画像中的人,脸型瘦削,刚硬,一脸的冷峻,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一头灰发,只是看上一眼,就能感觉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邪气。

    “邪医李玄,这不一定不是你的真实名字,你,叫什么呢?”唐果微皱着琼鼻,又是说道。

    水中的画像突然一变,其上的人影不再是邪气凌然,而是异常的清秀,只是他的头发却变成了彻底花白的模样,令唐果看的有些心疼。

    “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果果终于可以修炼情~蛊了呢。”唐果轻声说着,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可爱的微笑,她的两颗小虎牙,熠熠生辉。

    从怀里掏出了两段短小的青绿色树枝,唐果用自己的小虎牙,狠狠的咬了上去。

    树枝上流出了殷红的汁液,被唐果吸进嘴里,格外的香甜。

    那味道,就好像是来源于大哥哥的身上——

    “果果,你在哪?”一阵清脆悦耳的叫声响起,唐果连忙把树枝收了起来。

    “我在这呢,姥姥。”唐果回应道,嘴角挂着甜甜的微笑。

    一个一身苗族服饰,肤白貌美的少女出现在了唐果的身边,她看着唐果,有些严厉的说道:“果果,你又调皮了,受了那么重的伤,还到处乱跑。”

    “我已经好啦,姥姥。”唐果嘟着嘴,对少女说道。

    原本以为唐果的姥姥会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太太,却不曾想,竟是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女。

    少女的长相倒是柔美,可她的脸上却总是一副冷冰冰很严厉的神情。

    “好了?什么时候,你的蛊虫重生了,你才算是好了,快跟我回家!”少女说着,不给糖果拒绝的机会,径直牵起了唐果的小手。

    二人一起往寨子里面走去,刚刚走出两步,少女的脚步突然一顿,她眉头微蹙的转身,看向了溪水中。

    溪水中的泥鳅似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散去。

    “不要贪玩,好好养伤、修炼,这一次外出,任务失败,你应该知道你的不足了吧?”少女边走边问。

    “哦,知道了,果果会变得更强的。”唐果心虚的低着头,小脸红润润的说道——

    甘省,凌台县,石灵村,玄燕练完功,正在吃着早餐,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突然间冲了进来。

    “燕医生,不好了,出事了。”来人一见玄燕,便气喘吁吁的大声嚷嚷起来。

    玄燕停下吃饭的动作,皱眉看向了他。

    “你朋友,你朋友他们出了车祸,都已经进了医院了。”来者是陈金,他焦急的对玄燕说道。

    “顺子他们?”玄燕疑惑的问道。

    “是,就是他们。”陈金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点了点头。

    玄燕唰的一声站起来,朝着外面冲了出去。

    “燕医生,你别急,他们少——少了一个。”陈金的话语在院子里面响彻,玄燕却是已经听不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