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该打-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15章 该打

    玄燕虽已主动认输,还交出了《针灸甲乙经》,可他摆出的却并不是一副失败者的姿态。

    他不想跟皇甫飞打,全身经脉尽废,玄燕没有手段与皇甫飞争斗,尽管他可以依靠法天象地教训皇甫飞一顿,可那样,难免会暴露了他邪医李玄的身份。

    邪医李玄,伤医家天才,救巫门圣女,还阻挠了李杰逸晋级医者仁心的真医境界。

    眼下的他,已是医家公敌!

    万一暴露,玄燕除非真的成为邪医,否则的话,将难以在这个世界上立足。

    所以,玄燕不打。

    哪怕是皇甫飞已经忍不住向他出手,玄燕也依旧是不打。

    银针的速度很快,发出呲呲的破空声,眼看着就飞到了玄燕的近前。

    玄燕眼睛睁大,一副完全没想到皇甫飞会突然出手的模样,他“尽全力”的躲避,也只是避开了要害。

    噗的一声轻响,银针从玄燕的胸口处穿透而过。

    玄燕的嘴角处溢出了丝丝的鲜血,他剧烈的咳嗽了两声,神色漠然的看着皇甫飞。

    “小燕——”老爷子惊叫一声,蹿到玄燕的身边,在他的胸口处连点两下,封住了周围的穴道。

    “他已经认输了,你们,做什么!?”老爷子似是有些愤怒的说道。

    “谁准他认输了?哼!”皇甫飞不仅不知错,反而是冷哼一声说道:“废物就是废物,都已经成了这样,还敢大言不惭!”

    “你——”

    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而豫省皇甫家来的那位老人则是冷眼旁观,嘴角还噙着一丝得意的冷笑,似是对皇甫飞此举颇为的赞赏。

    “《针灸甲乙经》已经交出来了,还有,丹方呢?”这位老人得寸进尺的说道。

    “什么丹方?我们当年,难道还约定过丹方之事吗?”老爷子极度不爽,却又好似很无奈的大声问道。

    “自然是他在金城市所卖的燕玄丹的丹方,燕玄丹?嘿,这名字可真难听。”老人嘿嘿笑着,说道。

    “这才是你们这么迫不及待的来凌台县的原因吧,想要燕玄丹?所以才要我入你们的族谱,做你们的族人。”玄燕淡漠出声。

    “没错!”皇甫飞一点也不否认,他傲然说道:“不然你以为凭你这个废物,凭什么入我皇甫家族谱,有史以来,你们甘省皇甫家,有资格入我皇甫家族谱的,加起来也不过二十余人。”

    “如果我不交呢?”玄燕没理会皇甫飞的那些废话,淡淡的问道。

    “那你,便是找死!”皇甫飞冷声说道。

    “你们什么意思?”老爷子似气的浑身发抖,皇甫家如此行径,与强盗有什么区别,他瞪眼看着皇甫家那位老人,问道:“皇甫坤,你们是要彻底跟我甘省皇甫家撕破脸吗?”

    “撕破脸?哈哈,老家伙,你还真拿你们爷孙俩当回事了啊,我和我爷爷今天来,就是为了《针灸甲乙经》和丹方,你们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皇甫飞大笑一声,霸道说道。

    皇甫飞的爷爷皇甫坤,倒是没有如此嚣张,他眼神闪烁的沉吟了一番,才开口说道:“小飞,不要对长辈无礼,他们爷孙俩怎么说也是中华医馆的一员,我们多少也要给中华医馆一点面子。”

    “你们知道就好。”老爷子冷声说道。

    “不过嘛,丹方你们却是要交出来的,当年虽没有如此约定,可燕玄丹的丹方,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于《针灸甲乙经》,既然是《针灸甲乙经》的一部分,那你们有什么不交出来的道理呢?”皇甫坤又是再度说道。

    玄燕家的老爷子气的都想骂人了,如此睁眼说瞎话,皇甫坤是为了燕玄丹,连他的老脸都不要了吗?

    《针灸甲乙经》只是针灸宝经,其内没有任何关于药草以及丹方的记录,这是世人所共知的,可皇甫坤却硬要说燕玄丹的丹方来自于《针灸甲乙经》。

    “你猜的没错,燕玄丹的丹方的确来自于《针灸甲乙经》。”玄燕却在此时,淡淡的说道。

    “那你还愣着做什么,把燕玄丹的丹方交出来。”皇甫坤闻言大喜,他伸手要道。

    “你是白痴吗?”玄燕没有交出燕玄丹的丹方,而是淡声问道。

    “你说什么?”皇甫飞听到玄燕居然骂他爷爷,顿时气急说道。

    “《针灸甲乙经》都在你手里了,想要燕玄丹的丹方,自己去参悟就是了,何须找我来要。”玄燕根本懒得搭理皇甫飞,他淡淡的说道。

    老爷子眼前一亮,他就没有想到玄燕这么好的理由。

    是啊,你皇甫坤不是说燕玄丹的丹方来自于《针灸甲乙经》吗?那《针灸甲乙经》都交给你们了,你们还要个屁的燕玄丹丹方。

    “你——牙尖嘴利!”皇甫坤知道自己被玄燕耍了,顿时怒骂一声。

    “你不肯交是不是?”皇甫坤脸色阴沉的说道,“那便跟小飞打一场,赢了自然可以不交。”

    “当年约定的只有《针灸甲乙经》,没有丹方,你们趁人之危,已经得了《针灸甲乙经》,却还不知足,真当老子我没脾气吗?”老爷子见皇甫坤和皇甫飞苦苦纠缠,不禁怒喝一声,说道:“别忘了,这里是甘省!”

    “你——老家伙,你敢威胁我们?”皇甫飞一指老爷子,说道。

    啪的一声,凌空巨响!

    老爷子不见什么动作,却是一巴掌已经扇在了皇甫飞的脸颊上。

    “身为医生,却把自己打扮的跟小白脸一样,该打!”

    “身为后辈,对长辈不敬,该打!”

    “身为哥哥,恃强凌弱,该打!”

    “身为胜者,得势不饶人,该打!”

    老爷子每说一句,就有一巴掌凌空扇在皇甫飞的嘴巴上,皇甫坤全力阻止,皇甫飞全力闪避,却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好像老爷子的手掌,已经锁定了皇甫飞的嘴巴一般。

    四巴掌之后,皇甫飞的脸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这还不是最痛苦的,最痛苦的是他的内心,内心之中所受到了屈辱!

    一个从来没有被他放在眼里的老家伙,居然连续打了他四个耳光!

    皇甫飞想着,眼睛都红了,可他,却未敢出手。

    “你——你现在是什么境界?”院子里,只有皇甫坤大惊失色的声音在回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