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十八岁生日-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14章 十八岁生日

    这位老人说话的样子高高在上,看上去比皇甫飞还要更令人讨厌一些。

    玄燕看了他家老爷子一眼,淡淡的说道:“我本就是皇甫家族人,何须入你家族谱?”

    “你也配自称是皇甫家族人?别忘了,你姓玄,不姓皇甫。”老人冷笑说道。

    “可我体内流着皇甫家的血!”玄燕铿将有力的说道。

    “哼,那又如何?当年,你家老爷子为了保住你爹的性命,已经同意改姓为玄了,你们这一脉,没有资格再以皇甫之名招摇撞骗。”老人冷哼说道。

    玄燕无话可说,的确,当年他爹犯下了在医家众人看来,无法饶恕的罪过。

    老爷子无奈,求到了豫省皇甫家的头上,希望豫省皇甫家可以看在同根同源的份上,救玄燕他爹一命。

    豫省皇甫家出手了,却不是无条件的出手。

    他们要求甘省皇甫家,从此改名换姓,不准再姓皇甫,除非有人可以入豫省皇甫家族谱,否则的话,便只能姓玄!

    让甘省皇甫家一脉的族人,入豫省皇甫家的族谱,这是豫省皇甫家惯用的伎俩,这样一来,既可以削弱甘省皇甫家的实力,也可以增强豫省皇甫家的势力。

    豫省皇甫家能够长盛不衰,跟甘省皇甫家的人员补充有很大的关系。

    由此,甘省皇甫家才会人才凋零,发展至今,只剩玄燕和他家老爷子两人。

    “我再问你一句,真的不愿入我皇甫家族谱?”老人傲然问道。

    “我是正统皇甫家的最后一人,若是入了你豫省皇甫家的族谱,岂不是意味着正统皇甫家就此消亡?如此不孝之举,我皇甫燕做不出来。”玄燕淡淡的说道。

    听到玄燕的回答,老爷子的脸上有些欣慰,但同时却也有着一丝悲悯的情绪,好像是在可怜玄燕……

    “哼,正统?你甘省皇甫家自改姓为玄的那天起,就已经消亡了。”老人冷哼一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把针灸甲乙经和你得到了那一剂丹方交出来吧。”

    “针灸甲乙经?丹方?”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就知道豫省皇甫家不会无缘无故的跑来凌台县,还让自己入他们豫省皇甫家的族谱,原来也不过是为了皇甫谧祖先所留下来的《针灸甲乙经》真迹以及玄燕在金城市所拿出来的燕玄丹。

    豫省皇甫家一向自诩为皇甫谧的真正传人,可皇甫谧祖先所亲手留下的《针灸甲乙经》却一直保存在甘省皇甫家。

    豫省皇甫家对于这本经书,是渴求已久,只有掌握了这本经书,豫省皇甫家才能真正的被医家所认可。

    豫省皇甫家虽让不少甘省皇甫家的族人入了他们的族谱,可却一直都没有得到他们最想要的《针灸甲乙经》!

    “哦?明抢吗?”玄燕淡淡的看着这位老人,问道。

    “哈哈,明抢?我们豫省皇甫家是大家族,可不会干这种没有底线的事情来,当年,这也是我们豫省皇甫家肯出手救你爹的条件之一。”老人大笑一声说道。

    玄燕唰的转头,看向了他家的老爷子。

    改姓为玄,已经让他家的老爷子很难以接受了,老爷子怎么会这么糊涂,又把《针灸甲乙经》许给了豫省皇甫家?

    “当年的约定是,十八年后的今天,由豫省皇甫家的代表,与你争斗一场,胜者得《针灸甲乙经》。”老爷子见玄燕望来,解释说道。

    玄燕不禁一愣,他能够想象得到,当年立下这个约定之时,老爷子那满怀的自信。

    玄燕也的确没有让老爷子失望,他年纪轻轻,就步入了妙手回春的贤医之境,更是拥有了先天境界的武道修为。

    只可惜,为了救冷青璇,玄燕修为尽废,全身的经脉都因为被冷青璇的极阴之气侵袭,从而寸寸碎断。

    “今天,是你的生日。”老爷子又笑着说道。

    不知道为何,从老爷子的笑容之中,玄燕看到了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生日——这个十八岁的生日,过的还真是精彩呢。

    皇甫飞才没有理会玄燕过不过生日,他在老爷子说完第一句话的时候,便已经战意盎然的看向了玄燕,两根银针已经伴随着一阵嗖嗖声,出现在了他的手指之间。

    “由我来陪你过生日,你应该感到荣幸。”皇甫飞冷笑说道。

    “一定要打?”玄燕没搭理皇甫飞,而是看向老爷子,问道。

    “事关《针灸甲乙经》,你还有的选择吗?”老爷子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只是为了《针灸甲乙经》是吧?”玄燕淡声问道。

    “没错,就是为了《针灸甲乙经》。”那位豫省皇甫家的老人,得意说道。

    “那便不用打了。”玄燕淡淡的说着,走进了屋内,他从自己的书包里,翻出了《针灸甲乙经》的真迹。

    见这么一本珍贵的经书,被玄燕如此随意的放在书包里,皇甫飞以及豫省皇甫家的那位老人,心中皆是大骂不已。

    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太拿着宝贝经书不当一回事了吧?

    难道他就不怕被人给偷了么?

    老爷子看着玄燕翻书的动作,脸上的神情也是有些古怪,这小子,居然是主动认输了吗?

    玄燕一甩手,把《针灸甲乙经》扔给了豫省皇甫家的那位老人,他神色间毫无变化的说道:“真没见过你们这么卑鄙的,趁我被废的时候来找茬,你们,是怕输吗?”

    “输?哼,我会输给你这个废物?”皇甫飞听到玄燕的话语,不屑的回应道。

    玄燕眯着眼睛看向他,淡笑一声,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的说道:“你,就是在怕我。”

    “我的好哥哥。”最后这五个字,玄燕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而是嘴唇微动,让皇甫飞看的并不是特别的真切。

    皇甫飞神情一愣,他竟是在玄燕的身上看到了一丝邪医李玄的影子。

    那个以一敌十的绝世英姿,令皇甫飞至今想起来,都心有余悸。

    “我的确有怕的人,却不是你这个废物!”皇甫飞突然有些恼羞成怒,他一针狠狠的朝着玄燕射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