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施舍-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13章 施舍

    玄燕自然知道眼前这人是皇甫飞,就连他的肩胛骨,都是被玄燕给一掌拍碎的,只不过那个时候的玄燕,是邪医李玄!

    听到皇甫飞傲然的话语,玄燕脸上露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他的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说过了,找你。”皇甫飞鼻孔朝天的说道。

    玄燕心中一惊,不禁眯了眯眼睛,难道是我邪医李玄的身份暴露了?

    这般想着,玄燕又很快摇了摇头,如果皇甫飞此来,是为了邪医李玄的事情,那来的就不是他自己了,李杰逸孙恩尺那些人都会相约而来。

    “找我,可有什么事?”玄燕松了口气,淡淡的问道。

    “救你一条狗命,你被邪医李玄废了吧?”皇甫飞冷笑一声说道,他只知道玄燕的经脉被邪医李玄废了,却不知道玄燕目前所面临的最大危机,不是经脉的问题,而是生机的问题。

    从表面上看,玄燕除了脸色苍白了一点之外,好似生机并无损伤,可只有玄燕自己,还有老爷子才知道,他所失去的生机太多,普通的天材地宝根本就补充不回来。

    皇甫飞等人以为,损失了生机的,是邪医李玄!

    “你不也没好到哪里去。”玄燕淡淡的回应着,看了一眼皇甫飞的肩膀。

    皇甫飞神情一滞,冷声说道:“此仇,我必报!”

    “我虽被他所伤,可他也险些被我们杀掉,哪像你这个废物弟弟,毫无还手之力不说,还被人断了全身的经脉。”皇甫飞不屑说道,他似是根本没有把玄燕给放在眼里。

    饶是玄燕性子淡然,被人一口一个废物的骂着,也是相当的不爽,他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好意心领了。”

    “好意?哼,你如果觉得这是好意,那便是吧。”皇甫飞冷笑说道。

    玄燕的眉头又是皱了一下,却没跟皇甫飞一般见识,他说道:“我不想跟豫省皇甫家的人有半点的牵扯,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

    “你不想?你也配?”皇甫飞再次冷笑一声,问道:“如果不是你用皇甫家之名,在外招摇撞骗,你以为家族会愿意救你吗?”

    “如果不是你自称皇甫燕,你以为你能走入我皇甫家的视线吗?如果你不是在金城四市扬名,你以为你能引起我皇甫家的注意吗?”皇甫飞一连问道,他的话语可谓字字诛心,好像这一切都是玄燕的阴谋一般。

    “我,本就姓皇甫。”玄燕淡淡的说道。

    以皇甫燕之名行医,是老爷子对他的要求,可他本身却并不希望别人把他当成是豫省皇甫家的人。

    “只有我们豫省皇甫家,才有资格以皇甫之名行医,你们玄家,已经丢够了皇甫家的脸,已经被我皇甫家除名!”皇甫飞盯着玄燕,恶毒的说道。

    玄燕淡笑着摇了摇头,懒得争辩,前人之过,他不做评判,但事实却是,只有他们甘省皇甫家一脉,才是真正的皇甫谧传人!

    至于豫省皇甫家,其实只是针灸鼻祖皇甫谧的本家,但他们却强行掠夺了皇甫之名,以正统皇甫谧后人的身份,在世间逍遥了几百年。

    而甘省皇甫家人才凋零,在豫省皇甫家的刻意打压之下,始终难以翻身,为自己正名!

    原本玄燕的父亲是最有希望,从豫省皇甫家手中重夺皇甫家正统之名的一位医道天才,只可惜他所爱非人,至今仍被豫省皇甫家当做是一段耻辱。

    豫省皇甫家也因此,很霸道的把甘省皇甫家除名,从此甘省皇甫家一脉,只能姓玄,不能姓皇甫!

    被人掠夺了皇甫谧后人的正统之名,已经是大不孝了,还被强行篡改了姓氏,这更让玄燕家的老爷子耿耿于怀。

    所以他并没有完全遵从豫省皇甫家的决定,玄燕,虽名玄燕,可在行医治病之时,却被老爷子要求,必须使用皇甫燕之名!

    “你既已皇甫燕之名扬名甘省,那便入我皇甫家族谱吧,以后跟甘省皇甫家,再无瓜葛。”皇甫飞施舍一般的对玄燕说道。

    玄燕觉得有些可悲,连自己的姓氏都要他人来施舍,豫省皇甫家把他和他爷爷当什么了,乞丐?废物?摇尾乞怜的狗?

    玄燕是真不知道皇甫飞在他的面前哪来的优越感,他们的皇甫家之名本就是偷来的,抢来的,如今却又摆出了一副正统的姿态,来施舍玄燕。

    玄燕摇了摇头,看着皇甫飞,很认真的说道:“皇甫家正统之名,不是你豫省皇甫家应得的,也不是由你豫省皇甫家赐予的!”

    “我,是皇甫谧世孙,皇甫家正统之名,我早晚会重新夺回来!”玄燕的声音很轻很淡,可其中却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坚毅与决心。

    “夺回来?哼,你甘省皇甫家早已没落,再姓皇甫,只是给老祖宗抹黑,识趣的,就入我豫省皇甫家,也好名正言顺。”皇甫飞眉头微蹙,冷哼说道。

    “名正言顺?”玄燕苦笑一声,对皇甫飞说道:“你就当我,是个不识趣之人吧。”

    “你——”皇甫飞伸手指向玄燕,用力的一挥衣袖,怒喝说道:“不识抬举!”

    玄燕淡淡的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两人站在院子里,相对无言,气氛有些安静,也有些诡异。

    “你,就不怕死吗?”良久之后,还是皇甫飞忍不住了,他恨恨的说道。

    玄燕这回倒是笑了起来,他说道:“你们豫省皇甫家救不了我,真正的皇甫家还差不多。”

    “死鸭子嘴硬,都已经成了一个彻底的废物,还敢大言不惭!”皇甫飞轻蔑说道。

    玄燕转过头去,又不再理会他,即便他经脉全断,有法天象地在身,要收拾皇甫飞也不成问题,皇甫飞既然想过嘴瘾,那就随便他说吧。

    皇甫飞看到玄燕这副淡然的模样,心中有些来气,他正要再说些什么,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从屋里走出来的两位老人,一位是玄燕家的老爷子,而另外一位则是跟皇甫飞的长相有些相似。

    在皇甫飞与玄燕暗中争斗的时候,他家老爷子也在屋内与豫省皇甫家的来人进行博弈。

    “你可是如你爷爷所说的一般,不愿入我皇甫家族谱?”豫省皇甫家的那位老人瞥了玄燕一眼,傲气十足的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