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吓个半死-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204章 吓个半死

    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份,以及他所做下的那些大事,陈金双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妈~的,楚军这小王八蛋,怎么会认识燕医生这等大人物的?

    而且,看他们两人坐在一起喝酒的样子,好像关系还很不错。

    再想到自己一直在找楚军的麻烦,还有之前进门的时候威胁燕医生,陈金感觉自己的嘴皮子都颤抖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滑落下来。

    “燕——燕医生,您怎么会有时间来凌台县玩的?”陈金哭丧着脸,问道。

    玄燕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身份,他淡然一笑,说道:“回家。”

    “回家——燕医生是咱们凌台县人?”陈金惊讶的问道,他还真没想到,名震甘省的四市之尊燕医生,竟然是他们凌台县人士。

    陈金的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起来,这要是抱上了燕医生的大腿,凌台县可就困不住他陈金了。

    想到以后的飞黄腾达,陈金激动的差点尿了,他迅速的走到玄燕的身边,拱手说道:“是小金我有眼不识泰山,出言冲撞了燕医生,希望燕医生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陈金对玄燕的身份毫不怀疑,能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势,说他不是燕医生,陈金才不信。

    而且,他还有燕玄丹在手,燕玄丹这东西,普通人别说有了,听都不会听说过。

    陈金也是有幸在前一段时间去了一趟金城市,这才听说了燕医生的大名,听说了燕玄丹的存在。

    见陈金识破了玄燕的身份,楚军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甚至于他还有些得意,那样子,就好像他才是燕医生,陈金是在向他道歉一般。

    楚军是因为早知道了玄燕是四市之尊,所以笑的很畅快,而酒店中吃饭的众人,就都有些懵逼了。

    什么情况,他们不过打趣了玄燕几句,怎么就出现了这样的逆转?

    在凌台县说一不二,大名鼎鼎的陈金居然向玄燕拱手致歉,还称呼自己为小金。

    小金——这称呼可真tm恶心。

    在场的众人,嘴角直抽抽,真不知道这小燕医生是干下了什么大事,竟然可以让陈金恭敬成这副模样。

    “你不用向我道歉。”玄燕看着陈金,淡淡的说道。

    陈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声,燕医生什么意思,他不接受自己的道歉,想要废了自己吗?

    想到燕医生连胡松和李亭那样的大人物都敢杀,陈金浑身上下,刹那间便被冷汗湿透了。

    “你该向他道歉。”玄燕指了指对面的楚军,说道。

    陈金听到玄燕后半句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就好像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

    此刻,他再不迟疑,噗通一声就跪在了楚军的面前,他一脸诚恳的说道:“军哥,以前是我错了,我不该记恨你,不该嘲笑你,更不该让小龙找你的麻烦,你大人有大量,原谅小金这一会。”

    楚军看着不断求饶的陈金,心里面那个舒爽啊,不过他却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现出来。

    “军哥,我真的错了,我知道你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过,你能打,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是你怕连累了家人,才对小金我处处忍让,是小金我被猪油蒙了心。”

    “军哥,你放心,以后你爸就是我爸,你妈就是我妈,小金过年过节,一定好好的孝顺他们二老。”陈金见楚军没有半分的表情,急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不用。”楚军终于开口,但他一张嘴就让陈金又吓掉了半条命。

    不用?妈~的,楚军这是不肯原谅自己吗?

    如果楚军真的不肯,那他陈金别说飞黄腾达了,能保住小命,他都谢谢佛祖保佑了。

    “我爸妈,我自己可以照顾,以后你老实一点,不要总是仗势欺人就好。”楚军又学着玄燕的语气,淡淡的说道。

    他发现这样说话,好爽,好痛快。

    尤其是中间看到陈金差点被自己吓死的模样,楚军心里的舒爽,简直甭提了。

    听到楚军这话,陈金是要哭了,他的眼角都已经闪烁起了泪花。

    好玩么,这样吓人真的好玩吗?

    陈金的身体本来就虚,被接连这么一吓,此刻感觉浑身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他软绵绵的坐倒在了地上。

    众人看着他这副模样,心中的震惊更是难以言喻。

    小燕医生,这半年在外面到底干了些啥,怎么只几句话就把陈金给直接吓得虚脱了?

    陈金在地上坐了好久,直到玄燕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还不滚?”,陈金才从地上颤巍巍的爬了起来。

    他向玄燕和楚军拱了拱身子,转身想要离开,却在酒店的门口处被几个少年撞了个满怀。

    “金哥,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打了龙哥,楚军出的手,那个眉清目秀的高材生,怂恿他的!”

    “金哥,他们打了龙哥,就是打了您的脸呀,你可得为龙哥做主。”

    “金哥,他们之前还说,不把你金哥放在眼里,这等无法无天,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应该狠狠的教训。”

    几人一见陈金,就哇哇怪叫了起来,他们之前跑的太快太远,再回来的时候,却是已经错过了一场好戏。

    陈金听着几人的叫声,脸色唰的一下就阴沉了下来。

    马勒戈壁,这几个小比崽子,是想害死自己吗?

    啪啪啪——

    陈金二话不说,就在他们每个人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都tm给老子闭嘴,军哥和燕医生,也是你们能够瞎说的?再多说一句,老子把你们的舌头割下来!”陈金一怒,吓得几人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了。

    他们郁闷啊,纳闷啊,什么情况?金哥不是一直想教训楚军一顿吗,怎么这么好的机会,他却错过了?

    酒店里,被玄燕请了客的众人看着这几个一脸懵逼的少年,脸上写满了得意与冷笑。

    这几个少年,天天狗仗人势,横行霸道,总算是有人能治治他们了,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都给老子滚,别耽误了燕医生和军哥叙旧!”陈金又是恶狠狠的骂道。

    “那——龙哥——龙哥怎么办啊?”几个少年中,还算有一个讲点义气的,他壮着胆子问道。

    “拖走!”陈金怒声说着,快步的离开了酒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