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以一敌十-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80章 以一敌十

    嗤的一声轻响,银针顺利的刺入到了玄燕的胸口之中。

    李杰逸的脸色不禁怪异起来,就这么轻松加愉快的把邪医李玄给解决掉了?

    应该——应该没那么简单吧?

    李杰逸正想着,玄燕已经动作不停的冲到了他的面前。

    他对刺入到了胸口处的银针恍若未觉,一掌朝着李杰逸拍了过去。

    “哦?躲开了?没有刺正位置?”李杰逸恍然说着,手中又是出现了数根银针。

    他甩手就把银针全部射了出去。

    嗤嗤嗤的声音响起,银针无一例外的刺中了玄燕的身体。

    “去死吧!”李杰逸淡声说着,也是一掌拍了出来,他的嘴角噙满了冷笑,在他看来,中了自己的濒湖针法,邪医李玄的裂空掌已是徒具其形,自己只是这一掌,就必能能够让他重伤。

    他的手掌肉眼可见的变大,砰的一声,与玄燕的裂空掌相撞在了一起。

    “不可能!”李杰逸的眼睛蓦然睁大,他蹬蹬蹬的后退三步,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

    “没有什么不可能!”玄燕趁着李杰逸重伤分心的功夫,一探手,抓着他的脖子,提了起来。

    “为什么,你还能动用真气?”李杰逸满脸的不可思议,他问道。

    玄燕没有回答他,而是邪魅一笑,咔嚓一声,干脆利落的扭断了李杰逸的脖子。

    李杰逸瞪着眼睛,跌落在了地上。

    “逸哥——”惊叫声响起,一个少年一跃冲到了李杰逸的身边,他双手连续闪动,出现了无数根银针,这些银针统统被他刺入了李杰逸的脖子周围。

    “嗬——”的一声,李杰逸一口气喘了上来,还没死。

    “保护逸哥!”伴随着一声怒吼,另外八人唰唰唰的出现,拦在了玄燕的面前,为首一人,手拿长剑,护住了身后众人。

    玄燕细细打量,发现这十人,有七人是少年,还有三位则是少女,他们每一个都气度不凡,一看就知修为深厚,出自各大中医世家。

    “呵,不看戏了?”玄燕冷笑一声说道。

    “你休要猖狂!”为首拿长剑的少年冷冷的呵斥一声,转头说道:“皇甫飞,喂逸哥吃丹药。”

    听到皇甫飞这三个字,玄燕深深的看了正在为李杰逸救治的少年一眼,他,应该就是豫省皇甫家的人了吧?

    皇甫飞神色认真的喂李杰逸吃下一颗丹药,随后他扶着李杰逸站了起来。

    李杰逸晃了晃自己的脖子,感觉舒服了很多,他缓步走到最前方,死死盯着玄燕,脸色铁青的说道:“够狠!”

    “不过是我大意了,再来!”他神色阴沉的说道。

    之前出手,他的裂空掌只用了三成修为,原以为可以把玄燕轻松击溃,却没想到玄燕出手如此狠辣,只是一个小小的机会,就被他抓住,直接扭断了李杰逸的脖子。

    这种伤势,换做常人的话,怕是要一命呜呼了。

    不过在场众位,皆是中华医馆的贤医,李杰逸皇甫飞以及手持长剑的孙恩尺,更是妙手回春的医道修为,只是短短片刻功夫,他们就治好了李杰逸的伤势。

    “逸哥,跟他还废什么话,我们一起上,杀了他再说。”皇甫飞冷笑说道。

    “不行!我要亲手杀他!”李杰逸脸色极其难看的说道,才只是一个照面,就被玄燕扭断了脖子,李杰逸受不了这份屈辱。

    “逸哥,不要感情用事,速战速决,解决了他们。”孙恩尺没有冷笑,也没有对玄燕的不屑,而是神色凝重的从旁劝道。

    “我说了,我自己来!”李杰逸一字一句的对孙恩尺说道。

    “逸哥,你不是他的对手。”孙恩尺淡淡的说道。

    “你说什么!?”李杰逸转头看向孙恩尺,怒视着他说道。

    “他说的对,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一起上还差不多。”玄燕邪魅一笑,帮助孙恩尺答道。

    “就算是这样,我们怕是也没法全身而退吧?”孙恩尺盯着玄燕,沉声问道。

    “你们孙家,总算没有全是白痴。”玄燕咧嘴笑了起来,他一个人面对十人,却依旧是从容不迫,气势惊天!

    “狂妄,我不信,你会比我还强!!”李杰逸恨恨的说道,他从小便是天才中的天才,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逸哥,单轮修为,他可能不如你,可他,比你狠。”另外一位少女看出了李杰逸的想法,朗盛劝道。

    李杰逸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他冷哼一声说道:“我们不常杀人,自然无法与一位邪医比心狠手辣。”

    “那便一起出手吧,跟邪医也不用讲什么道义。”李杰逸最终还是拍板说道,他虽口口声声的嚷嚷着,要和玄燕单打独斗,可玄燕之前的狠劲却震慑了他,让他不敢再单独面对玄燕。

    “都小心一点,小心他临死反扑!”十人一一散开,把玄燕围在了中间,其中孙恩尺交待说道。

    玄燕的嘴角处仍然挂着邪笑,可他的内心之中,却不禁渐渐的凝重了起来。

    以一敌十?

    若是十个普通人,玄燕连看都不会看他们一眼。

    若是十个后天高手,玄燕挥手间就能搞定他们。

    可眼下,却是十个先天高手!而且,他们还是各中医世家中最为杰出的天才,如果可能的话,玄燕绝对不想跟这十人发生冲突,他更加不想被这十人群起而攻之。

    可他,没有选择!

    那便,战吧!

    玄燕一身邪气,透体而出,他率先出手,竟是朝着皇甫飞的方向冲了过去。

    皇甫飞冷笑一声,手中寒光一闪,已经出现了数根银针。

    “小心,银针对他无用!”皇甫飞正要出手,李杰逸却是冷喝一声,提醒道。

    想到之前李杰逸被玄燕所伤的那一幕,皇甫飞的眼神不禁狠狠一缩,他们皇甫家最自豪最引以为傲的便是针法。

    哪怕是药神传人的濒湖李家,只在针法这一项上,也不及皇甫家!

    皇甫飞跟玄燕一样,自小就只学习了针法,他的针法之强,哪怕是与在场的十人相比,也足以自傲。

    皇甫飞最强的手段是针法,唯一的手段——也是针法。

    可眼下,李杰逸居然跟他说针法对邪医李玄无用。

    “靠,难怪他第一个对我出手!”皇甫飞大骂一声,迅速的闪到了一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