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神女峰-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79章 神女峰

    巫山,位于巴渝市的边界,是一片连绵的群山。

    其虽有巫山之名,但在这巫山之上,却并没有太多巫门的足迹,更没有多少巫门的故事流传。

    巫山之所以知名,大致是因为巫山神女的传说。

    巫山神女,传说为天帝之女,是“旦为朝云、暮为行雨”的美貌仙女。

    她曾传授《黄绫宝卷》助大禹劈山开峡,排积水、除恶龙,化作神女峰保行船平安,因而博得了后人的奉祀与尊敬。

    玄燕此行的目的地,便是巫山十二峰的神女峰!

    又开车行了一夜,玄燕才在第二天的黎明之前抵达了神女峰下。

    距离冷青璇伤重晕倒,已经过去了八天,玄燕通过移魂针转移到冷青璇体内的生机也几乎消耗殆尽。

    冷青璇醒来的次数渐少,她的脸色也变成了一种晶莹如玉的状态,好似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成为了一块精美的玉石。

    玄燕宠溺而又心疼的看着她,沉吟了半晌,才神色凝重的从车里下来,背起冷青璇,朝着神女峰的峰顶行去。

    冷青璇身上的极阴之气越发的浓郁,玄燕因为与她接触太久的缘故,身上也沾染了一丝令人望而生畏的冰寒。

    他一头灰发,迎风招摇,冷峻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神女峰上很是安静,只有远处奔流不息的江水,时而会传来轰隆隆的巨响。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玄燕走在神女峰的小路上,有感而发,他的心情有些罕见的沉重,也不知是因为大战在即,还是因为冷青璇最后醒来的那一次,已经开始不记得他是谁。

    “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死——”踏着晶莹的露水,玄燕在朝阳初升之时,登上了神女峰。

    一根巨石突兀于青峰云霞之中,宛若一个亭亭玉立、美丽动人的少女,在朝阳的映射下,在雨雾的缭绕下,更显脉脉含情,妩媚动人。

    玄燕看着它,就好像看到了那个在公园里与棒棒糖嬉笑打闹的少女,每当自己归来之时,她都会跑到自己的身边,欣喜的问上一句——你回来啦。

    庄严正大睿宫仙,

    楚客无端赋浪传。

    一十二峰占慧泽,

    朝云暮雨润桑田。

    玄燕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了吟诗声,一个一身素衣的翩翩少年,转过身来,看向了他。

    “你来了。”他问道。

    “是的,我来了。”玄燕声音沙哑的回道。

    “不如不来。”少年又说道。

    “非来不可。”玄燕面无表情,淡然说道。

    “宁死也要救她?”少年眉头一蹙,问道。

    “宁杀人,也要救她。”玄燕漠然回道。

    “哈哈哈,邪医李玄,果然狂妄,为了她,你能杀多少人?”少年长笑一声,再次问道。

    “可杀尽天下人!”玄燕淡淡的说道。

    “可你,却未杀一人。”少年说道,他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玄燕,问道:“你本是医,却为何要走上邪路?”

    “医,也杀人。”玄燕简洁应道。

    “医主救人,杀人也是为了救人。”少年解释道。

    “杀她,能救多少人?”玄燕淡淡的问道。

    “可救天下黎民苍生!”少年正义凛然的说道。

    “李家杰逸,倒是心怀天下,你想修成医者仁心。”玄燕神色认真的说道。

    “真医之境,何人不想。”少年回应道。

    “以杀人修仁心,你比我更像邪医。”玄燕淡笑说道。

    “我只杀该杀之人!”少年的眉头又是皱了一下,才缓缓说道。

    “她,何处该杀?”玄燕不忿问道。

    “极阴之体,早该夭折,逆天而行,自是该杀!”少年铿锵有力的说道。

    “巫门垂青,留的一命,上天尚且为她留了一线生机,你,何言她该杀!”玄燕声音虽沙哑,可说出来的话,却是比少年更加的有力!

    少年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他闭着眼睛沉吟,良久之后,摇头笑了起来,他说道:“境界不足,果然还是修不出仁心。”

    “不如留她一命,也给自己一线生机。”玄燕神色凝重的说道,他听到李杰逸吟诗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李杰逸早已是妙手回春境界的巅峰,距离医者仁心的真医之境,只有一步之遥。

    他此行,除了想要斩杀巫门余孽之外,也想着借此一举修出仁心,成就真医。

    换言之,此次巫山之行,也算是中华医馆为李杰逸量身打造出的一次试炼!

    所以,中华医馆的高手们才没有亲自来杀冷青璇。

    所以,中华医馆才会前往魔都,把巫门之人尽数困住。

    “机缘不到,不必强求。”少年神色间有些落寞的说道。

    他也以为,此次巫山之行,可以令他修出仁心,突破到真医之境,却没想到,玄燕只是几句话,就坏了他的心境,令其无法再行突破。

    “那就是,一定要杀了?”玄燕说着,身上已经弥漫出了淡淡的杀机。

    “怎么,你邪医李玄也会怕吗?”少年听出了玄燕话语中求和的意思,他咧嘴一笑,问道。

    “怕,自然会怕,你们十人可个个都是中华医馆的宝贝。”玄燕点头说道。

    “你怕会输,因为你输不起。”李杰逸笑着说道。

    “不,我怕的是——把你们十人都杀了,中华医馆会不会心疼。”玄燕邪魅一笑,说道。

    “你果然狂妄!”李杰逸眉头一蹙,针已在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把他们全都叫出来吧。”玄燕淡淡的说道。

    “你又在怕了,你怕他们趁我们交手之时,出手杀掉巫门余孽。”李杰逸仿佛看透了玄燕一般的说道。

    “不错。”玄燕没有否认,很认真的回答。

    “你可以放心,我允许她,死在你的后面。”李杰逸说着,眼中寒光一闪,已是一根银针朝着玄燕射了过来。

    在李杰逸出手的时候,玄燕也已经动了,他没有如李杰逸一般取出银针,而是径直朝着李杰逸冲了过去。

    “你是要试试我濒湖针法的火候吗?”李杰逸见玄燕竟然对自己射出的银针不闪不避,不禁冷笑出声。

    濒湖针法,最善封脉,玄燕一旦被李杰逸的濒湖针法刺中,就休想再运起真气来了,没有了真气可用,他也就成了废物一条。

    “试试,又能如何。”玄燕依旧不躲,他就如同一个莽夫一般,扑向了李杰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