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钓鱼-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76章 钓鱼

    玄燕的声音苍老而又沙哑,邪气十足,不似来自人间,而更似是传自九幽!

    他刚一开口,那二人的冷汗就流了下来。

    “你们两个,是谁?”玄燕没有开灯,而是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满头灰发,无风自动,看上去邪魅异常。

    “我们——我们——”二人嘴皮子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没有中我们的迷药?”终于他们还是忍不住,嘶吼的问道。

    “我是医生。”玄燕邪笑答道,他从床上站起,把二人请到了沙发边上,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坐!”

    “你——你不杀我们?”一人惊异的问道。

    “自然要杀,先问你们几个问题。”玄燕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回答你?”另外一人壮着胆子说道。

    “你们可以不回答。”玄燕似是一点也不担心,他邪魅一笑,直接问道:“李杰逸是谁?皇甫飞又是谁?”

    “李杰逸——你居然不知道李杰逸?他是我们李家最最出色的天才,医道修为已经达到了妙手回春的境界!”

    “皇甫飞,也是我们皇甫家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医道修为同样已经甄至妙手回春!”

    两人争相说道。

    “你们,是李家和皇甫家的人?”玄燕声音沙哑的问道。

    “没错,识趣的就放过我们,要不然我们濒湖李家和豫省皇甫家,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李家那位扬声说道。

    玄燕紧紧的盯着他,问道:“现在的李家,都是你这样的废物吗?”

    “你!!!”李家之人气急,他这才想起来,眼前的邪医李玄,也自称是出自濒湖李家。

    “你是谁,为何要冒充我李家之人?”他怒声问道。

    “冒充?哼!”玄燕邪魅一笑,一针刺入了此人的胸口,他的动作很快,那位李家之人还没有看清,他胸口的一条经脉已经被玄燕用针封住。

    “濒湖针法!你到底是谁?”他死死的瞪着玄燕,咬牙切齿的问道。

    “你真的想让我亲口告诉你?”玄燕歪着头,邪气凛然的看着对方。

    “是,别人怕你,我李家人不怕!”这位李家之人恨恨的咬牙,点头说道。

    “李玄——”玄燕轻声吐出了这两个字,他一掌拍在了李家之人的胸口,在他咽气之前,又说道:“杀你者,李玄!”

    “你——”李家之人难以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没有想到,玄燕竟然这么果断的就杀了他。

    “裂空掌——我李家绝学,你,到底是谁——”这位李家之人死不瞑目的瞪着眼睛,脑袋一歪,瘫在了沙发上。

    玄燕看都没再看他一眼,向另一外皇甫家之人问道:“他们,一共有多少人?”

    “十个,一共十个!”皇甫家的这位弟子,吓得脸色煞白,他想都不想的答道。

    “都如李杰逸和皇甫飞一般厉害吗?”玄燕又问道。

    “还有孙恩尺,孙家的孙恩尺,他们三位是最厉害的!其余七人,略逊一筹,可也都是妙手回春的医道修为。”皇甫家弟子不敢有丝毫迟疑的答道。

    “还有没有像你们二位一般的普通弟子,想要试试运气的?”玄燕继续问道。

    “现在,应该不会再有了——”皇甫家弟子哆嗦着看了自己的同伴一眼,心胆欲裂的说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吗?”玄燕看着对方的样子,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我——”皇甫家这位弟子都快哭了,玄燕这么问,明显也是想一并取了他的性命啊。

    “我不知道。”他答道。

    “因为,他多看了青璇几眼,他的目光,让我很不爽。”玄燕淡淡的说道,之前在谈话中,说冷青璇漂亮,杀了可惜的,便是那位李家之人。

    “不——不是因为我们要杀巫门余孽吗?”皇甫家弟子心惊胆战的问道。

    “就凭你们两个?呵呵。”玄燕摇头笑了起来,还真不是他小瞧这两人,腻歪半天,推脱半天,愣是谁都不敢下手。

    如果中华医馆和各中医世家派出的都是这种弟子,玄燕倒是可以放心无忧了,这两人,跟孙黎一样,都是一群来蹚浑水的臭鱼烂虾!

    他们倒是比孙黎稍强了一点,可在玄燕的面前却也完全不够看。

    “你叫什么名字?”玄燕突然又问道。

    皇甫家这位弟子有些不明所以,可他还是开口答道:“皇甫昇。”

    “皇甫昇——”玄燕呢喃着,没有再说话,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豫省皇甫家的人,玄燕,本命皇甫燕,与豫省皇甫家渊源颇深,和眼前这位皇甫昇应该也勉强算的上是血亲。

    见玄燕一直不再开口说话,皇甫昇紧张的浑身都在发抖,这种安静而又诡异的气氛,令他几乎崩溃。

    他噗通一声从沙发上滑了下来,径直跪在了玄燕的面前。

    “我我我——我对不起,请你——”

    皇甫昇话还未说完,玄燕就低头看向了他,问道:“你想活命,想走?”

    皇甫昇拼命点头,玄燕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这人可是一言不合就敢杀李家之人的存在啊,对于皇甫昇这种救人都没救过几个的医家弟子来说,简直不要太恐怖。

    “请便。”玄燕邪笑说道。

    皇甫昇如蒙大赦,他爬起来就要往房间外面跑去。

    “把这个死人带上。”玄燕沙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又把皇甫昇给吓了个趔趄,他匆忙转身,抓起李家之人的身体,向着房间的门口跑去。

    一开门,他只见一男一女,一青年一萝莉,正站在房间的门口。

    “唐果!叶奇!”皇甫昇吓得又退回到了房间里面。

    “我们身处同一个阵营,你都非杀我们不可,而这两人,是真正的敌人,你却要放过他们?”叶奇深深的看了一眼皇甫昇以及那位李家之人,不忿的说道。

    也许皇甫昇还看不出来,可叶奇却一眼就看出了玄燕并未杀那位李家之人,而是给他留了一口气。

    “你若敢受我一掌,我也不一定,就会杀你。”玄燕邪魅一笑,说道。

    “原来大哥哥是在钓鱼哦,大哥哥有勇有谋,真聪明!”唐果笑嘻嘻的绕过皇甫昇二人,对玄燕说道。

    “我还以为你真是个李疯子呢,问出什么情报没有,不打算跟我们分享一下吗?”叶奇也是步入了房间,问道。

    “疯子?我自然不是个疯子。”玄燕邪魅一笑,站了起来,他看着唐果和叶奇,缓缓说道:“可你们,对他下毒了!”

    玄燕说着,已经毫无保留的两掌分别朝着唐果和叶奇拍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