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你们聊够了没有-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75章 你们聊够了没有

    见唐果跑的如此果断,叶奇傻眼了。

    跟自己联手很丢人吗?

    是的,以他和唐果的身份而言,两个打一个的确有些丢人。

    唐果是蛊门近百年来最为优秀的天才,而叶奇,眼下也被称作是毒门少主,他们二人本就是最最出色的年青一代,可面对玄燕,他们却是要联手,才勉强有干掉他的把握。

    “果果,你跑不掉的,我必杀你!”玄燕看着唐果的背影,没有追上去,而是邪魅一笑,转头看向了叶奇,说道:“现在,就你先死吧!”

    玄燕说着,又是已经出手。

    看着玄燕脸上的邪笑,叶奇有些不寒而栗,这种情绪出现在他身上可是非常少见的,倒是他的敌人们,经常会被他吓成这个样子。

    “李玄!你tm欺人太甚!!!”叶奇一边抵挡玄燕的攻势,一边疯狂怒吼。

    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啊,不过就是试探了一下圣女的真实身份嘛,怎么就把这个疯子给惹毛了!?

    “别以为小爷我是怕了你,我以大局为重,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是邪医,我是毒门少主,你我之间,早晚会有一战,到那时,小爷定让你死无丧身之地!!!”叶奇抽身后退,也做出了一副逃跑的架势。

    一般,有人在说不怕的时候,其实心里是最怕的……

    玄燕一句话也不说,又是欺身而上,出手便是狠辣无情的杀招。

    “靠靠靠靠靠!李疯子,小爷我,跟你没完!!!”叶奇气的破口大骂,他一边骂,一边疯狂逃窜。

    玄燕嘴角挂着邪魅的笑容,追击而上。

    “你tm再追,圣女就要被唐果给掳走了!!!”叶奇没法,只能拿冷青璇来威胁玄燕,他是真的不想跟玄燕硬碰硬,玄燕气势太盛,哪怕他叶奇用尽了全力,孰胜孰败,也尤为可知。

    万一要是跟这李疯子拼了个两败俱伤,那多不划算,傻子才会跟李疯子以命搏命了。

    叶奇一边心中安慰着自己,一边朝着与唐果相反的方向逃窜而去。

    值得庆幸的是,玄燕听到他的话,果断的停止了追击,他迅速转身,回到了冷青璇的身边。

    “下一次,你逃不掉!”玄燕声音沙哑的说道。

    “干~你~娘~的李疯子,就让你先嚣张几天!!!”叶奇远远的听到玄燕的话语,又是忍不住痛骂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去。

    他叶奇自打小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哪怕是面对天赋比他更逆天的唐果,叶奇也大多是占尽了便宜。

    可对上这完全不讲道理的邪医李玄,叶奇却真心感觉,很无奈……

    玄燕知道,叶奇和唐果肯定都走不远,他们还是会远远的跟着自己,可玄燕却并没有太过纠结于此,他坐在车里沉吟了一会,抱起冷青璇进入酒店之中休息。

    晚上的时候,冷青璇又醒来过一次,她俏脸上的寒意更多,声音中的冰冷更甚。

    玄燕宠溺的抱着她入眠,丝毫不顾及冷青璇身上的极阴之气对他所造成的伤害。

    似是折腾了一天一夜,太累了,玄燕很快就沉沉的睡了过去,酒店的房间内弥漫着玄燕细微的鼾声。

    下半夜,微凉,两道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玄燕和冷青璇的床对面。

    夜色太黑,有些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二人并肩而立,脸上噙满了冷笑。

    “邪医李玄?哼,也不过如此,只是一个疯子而已!”其中一人看着玄燕头上的满头灰发,低声冷笑说道。

    “他居然疯一般的赶走了唐果和叶奇,我看他不只是疯子,还是个傻子,这不正好给了我们二人机会吗?”另外一人得意笑道。

    “哈,巫门圣女,长得倒是真不错,就这么杀掉,却是有些可惜了。”之前那人,把目光从玄燕的脸上转移到了冷青璇的身上,他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淫邪。

    “李玄是疯子,你也是疯子啊?她可是极阴之体,只是靠近她,就让我们体内的修为出现了阻塞,真要和她发生点什么,浑身的经脉非得彻底废了不可!”

    另外那人翻了个白眼,说道:“尽快动手,免得夜长梦多,现在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除掉了巫门圣女,我们兄弟二人在医家的地位必定水涨船高,到那时候,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啧啧,真为李杰逸和皇甫飞那些人着急,一群白痴!只是一个邪医李玄,和一个唐果,就把他们吓得联合在一起了。”之前那人啧啧出声,他继续说道:“如果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么轻松的杀掉了巫门余孽,那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定很精彩,还天才呢,根本就是狗屁不通!”

    “再牛逼的天赋也架不住他们胆小,富贵险中求,他们连这点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懂,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另外一人附和冷笑。

    “不管他们,让他们在巫山慢慢等去吧。”最先说话的那人得意的笑着,问道:“你来还是我来?”

    “不都一样嘛,反正都是我们兄弟两人的功劳,要不就你来吧,我把这个邪医李玄一并干掉!”那人回道。

    “哎,最好别动他,这小子太疯狂,万一一下没死,被他临死反咬一口,那就得不偿失了,他的身手你也看到了,连毒门少主叶奇都对他退避三舍。”两人对于玄燕还是颇为忌惮的。

    “也对,留着他,还能对李杰逸和皇甫飞那些人下点绊子!真想看看他疯起来,把李杰逸他们追杀的鸡飞狗跳的模样。”这人得意坏笑,手中寒光一闪,出现了一把匕首,他把匕首递给另外一人,说道:“那,交给你了,一刀在她的巫门印记上捅下去,她不会有半点的挣扎。”

    “你这么懂,还是你来吧,她被邪医李玄灌注了不少的生机,可是还没死,我要是捅不准,把她给捅醒了,再吵醒了邪医李玄,咱们两个都跑不掉。”二人相互推脱,谁也不敢贸然出手。

    玄燕躺在床上,一直睁着眼睛,看着这二人。

    他邪笑着摇了摇头,声音沙哑的说道:“你们聊够了没有,要不,我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