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臭鱼烂虾-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72章 臭鱼烂虾

    感受到蛊虫在玄燕的体内一动不动,果果惊讶的小眼睛都差点瞪出来。

    解蛊的方式有千百种,可却从来没有哪一种如玄燕这般耸人听闻的,他居然把蛊虫留在了体内,还反以蛊虫相要挟!

    若是人人都能如玄燕这般治蛊,怕是蛊术就要穷途末路了——

    “邪医就是邪医,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哼,难怪奶奶常说,宁招惹一整个中医世家,也不要招惹到一位邪医!”果果冷哼一声,很不满的说道。

    玄燕邪魅一笑,把车停在了路边。

    “大哥哥,你知道吗?你让果果害怕了,果果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你这么狠辣无情的人。”果果说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玄燕没有下车,而是扔给了果果一把零钱,让她买些吃的回来,冷青璇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玄燕不宜上下车的折腾。

    目送着果果走远,玄燕闭目养神。

    日上中天,阳光从面前的玻璃中照射进来,洒在了玄燕冷峻的脸上。

    他的头发依旧灰白,损失了百分之八十的生机,只有吃下老爷子为他准备的那株天材地宝,才有可能恢复。

    他的脸庞,即便是在阳光下,也充满了邪气,令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玄燕的嘴角不自觉的勾出了一抹弧度,如此邪性,居然令他颇为的享受。

    十几分钟之后,玄燕猛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他看向车子的前方,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终于,还是来了——”玄燕呢喃说道。

    前方正有七八个人踱步而来,其中一人的长相与孙乾有六七分相似,想来应该是孙家之人,在他的身边,还围聚着六个或高或矮,或胖或瘦的青年。

    其中一人的手中,提着一个小女孩,正是果果。

    “你们放开我,坏人,坏人,你们都是大坏人,我回家要告诉奶奶,让她把你们都杀掉!”果果一边大声嚷嚷,一边剧烈挣扎。

    那位与孙乾有六七分相似的年轻人,冷傲一笑,朝着车内的玄燕勾了勾手。

    玄燕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打量了几人一眼,邪笑问道:“只有你们几个臭鱼烂虾吗?”

    “你说什么?”其中一位年轻人听到玄燕称呼他们为臭鱼烂虾,当即瞪着眼睛怒声问道。

    “哎,不要动怒。”长相跟孙乾有六七分相似的年轻人摆了摆手,朝着玄燕拱手一礼,说道:“在下孙家孙黎,敢问阁下是?”

    “你不知道我是谁,也敢拦我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孙黎拿着一副折扇,犹如一个游戏人间的公子哥,他长笑一声,傲然说道:“哈哈,邪医李玄!你还真差一点就把我们给骗过了,只可惜,我们查遍了李家,也没有查到一个名叫李玄的弟子,你胆敢救助巫门余孽,还冒充濒湖李家之人,胆子甚大。”

    “你,到底是谁?”孙黎手中长扇一指玄燕,问道。

    “你比孙乾更白痴!”玄燕没有作答,而是邪笑说道。

    “哈哈哈,你可以不说。”孙黎不禁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是笑的更大声了一下,他说道:“那就让我们来试试你的身手吧,看你到底是哪家之人。”

    “就凭你手中的那把破扇子吗?”玄燕的声音还是有些沙哑,听上去有些可怖。

    “扇子?哈哈,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我们孙家之人在外,常有一剑傍身吗?”孙黎好像一点脾气都没有一般,他再次大笑了一声。

    “你的剑,在哪呢?”问出这话来的,不是玄燕,而是果果,果果一脸好奇,她上下把孙黎看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他口中所说的剑在哪。

    “我的剑,便是他——”孙黎傲然开口,他手中折扇指向他身边的六人,正要说出,他的剑,就是这六人的时候,玄燕却是直接打断了他。

    “他的剑,已经被你给折断了。”玄燕看向果果,邪笑说道。

    “这样啊,还真够装逼的,带人不带剑,他们是人,却又是你的剑,那他们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贱人?”果果想了想,清脆说道。

    说完,她伸手指向孙黎,又说道:“啊,你是他们的头头,那你肯定是贱人中的贱人,真是可怜了我的宝贝们,今天只能以贱人为食。”

    说到最后,果果的小脸上写满了疼惜。

    “你——小丫头倒是牙尖嘴利,我这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看你还怎么说话!”孙黎终于还是生气了,实在是果果的话语,句句扎心!

    “割舌头?果果喜欢,贱人的舌头,就应该统统割掉!”面对孙黎的威胁,果果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双眼闪闪发亮。

    “你!!”孙黎气的脸都绿了,他怒喝一声,吩咐身边的六人说道:“把她的舌头给我割下来!”

    然而,他身边的六人却是动都不动,个个木然的站在那里。

    “你们怎么了,聋了吗?”孙黎眼见如此,一扇子拍在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年轻人身上。

    年轻人受到打击,张嘴吐出了一根鲜血淋漓的舌头,随后他整个人仰面倒地,早已气息全无!

    好像是起了连锁反应,其余五人也纷纷张嘴把他们齐根断掉的舌头吐了出来,他们一样气息全无,仰面倒在了地上。

    “这——”孙黎瞪着眼睛,整个人都吓傻了,这tm什么情况啊。

    孙黎正不明所以的时候,一条银蛇从其中一人的口中缓缓的爬了出来。

    “蛊——蛊术!”孙黎一阵恶寒,他声音颤抖的说道。

    “都跟你说了,你比孙乾更白痴。”玄燕漠然邪笑。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还有他的满头灰发,孙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大哥哥,这个贱人中的贱人,要不要果果留给你杀?”果果从被人提着的状态落在了地上,她露出一对小虎牙,嬉笑问道。

    “还不滚?”玄燕看了果果一眼,对孙黎说道。

    “你们——你们不杀我?”孙黎根本就是一个废物,他之所以前来拦截玄燕,只不过想证明自己一次而已,却没想到,他还没有碰到玄燕的身体,只是一个果果,就已经令他一触即溃。

    “你回去告诉中华医馆以及各中医世家,我李玄,不想再看到如你一样的臭鱼烂虾出现在我面前!”玄燕邪魅一笑,沙哑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