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妙手回春-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65章 妙手回春

    宋可卿从小就是个武痴,她不仅喜欢练武,还喜欢与人动武。

    小魔女的称号可不是白来的,就是宋老,也说不准,宋可卿会不会有与他动手的冲动。

    也许早就有了,就好像她昨天对她二叔所做的那般——

    当然,宋老的身手远非宋仁可比,可宋可卿却并不弱于宋老,而在得到了玄燕的指点之后,她的修为更是突飞猛进,眼下,宋老也不敢说,他一定就是宋可卿的对手。

    如果被自己的孙女给揍了——

    想到那种后果,宋老的嘴角直抽抽,他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躺在了一侧的躺椅上。

    刘全看的心里暗笑,原来宋可卿在宋家的积威已经重到了这种程度吗?就连宋老,都要对她忌惮三分。

    玄燕也觉得有些好笑,他眼角带着一丝笑意,走到了宋老的身边。

    取出银针,正要为宋老施针,宋老却是看向了他,问道:“真的,就不能服个软吗?”

    “我没有做错事。”玄燕淡淡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做错了?你把我孙子打成这样,我还不能替他说几句话了?”宋老吹胡子瞪眼的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把他打成这样?”玄燕神色认真的问道。

    “我——”宋老顿时哑然,他只顾着生气,只以为玄燕这是在不给他面子,还真没想过,玄燕为什么要这样做。

    “宋老,燕医生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刘全在一旁打着圆场说道。

    宋老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才问道:“为什么?”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一脸七针刺入到了宋老的身体之中,随即他神色一动,竟然感觉仍有余力。

    “这是——”

    玄燕的眼底深处抹过了一丝振奋,他额外抄起两根银针,一同又刺入了宋老的胸口。

    “妙手回春之境!”玄燕欣喜之意,溢于言表。

    长期为宋老治病,炼制药神的传世药方,再加上这一段时间心境上的变化,居然让玄燕的医道修为不知不觉的突破到了妙手回春的境界!

    妙手回春乃是贤医的巅峰,玄燕如果能够再行突破,那他就将不再是贤医,而是世所罕见的真医!

    见玄燕不仅没有作答,反而是振奋的笑了起来,宋老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的冒了出来,他厉声说道:“不管是为什么,你也不应该把人给彻底的废了!”

    “你是不是不想再见到我?”玄燕仍旧没有作答,而是淡然问道。

    “你——”宋老气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今天我就可以把你的病彻底治好,如果你还想对付我的话,可以毫无顾忌的,放马过来了!”玄燕心中油然生出了一股豪气,他手指迅疾如风,不断的有九根银针一同刺入宋老的身体。

    “燕医生,你的医术?”刘全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又有精进!”玄燕咧嘴一笑,指尖动作毫不停顿。

    半个小时之后,玄燕只觉酣畅淋漓,这种医术达到了妙手回春之境的感觉,让玄燕出奇的痛快。

    如果现在再让他来给宋老重新治病的话,玄燕有把握,只需施针一次就够!

    以前他只能同时施针七根,眼下却是达到了九根,别看只是增长了两根,可其中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有了这多出来的两根银针,玄燕能够治疗更多的疑难杂症!

    “可惜,还是治不好青璇,也不知道,她还能够支撑多长时间。”玄燕心绪激荡之间,又想到了冷青璇。

    曾经老爷子的忠告,早就被他抛诸了脑后,自从那一晚,从宋可卿的生日宴会中离开,被冷青璇强吻了之后,玄燕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冷青璇!

    “回头,再帮她看一下吧,希望药神的传世药方能够有所帮助。”玄燕呢喃着,收起自己的心思,继续为宋老治病。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可对于突破到了妙手回春之境的玄燕来说,病去如抽丝的限制却好似不复存在了。

    这是妙手回春之境与寒暑不侵之境最大的区别!

    寒暑不浸,可以令医生突破“医不自治”的界限,而妙手回春则是可以让医生再突破“病去如抽丝”的界限!

    达到了妙手回春境界的玄燕,须臾之间,便可以让宋老痊愈。

    宋老也早已沉浸在了玄燕对于他的治疗之中,他的身体前所未有的轻松、舒畅,就连他的武道修为都好像有了一种隐隐要突破壁障的感觉。

    “难道我此生还有望踏入先天高手的行列?”宋老看向玄燕的目光中写满了震惊,玄燕的医术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治病救人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在化腐朽为神奇!

    宋家,与之为敌,真的对了吗?

    宋家,对上玄燕,真的该拥有优越感吗?

    在宋老神色复杂的看着玄燕的时候,玄燕已然收针,他的嘴角处挂上了一丝傲然的淡笑,轻声说道:“此病,无忧了!”

    “真的?”刘全惊喜的看着宋老,对玄燕拱手一礼,说道:“多谢燕医生。”

    “宋智的疾病,无须我再出手,有燕玄丹就足够了,以后,我不会再来。”玄燕点了点头,淡淡的对宋老说道。

    宋老的神色越发复杂了,玄燕不肯向他服软,而若是让他向玄燕服软的话,则是更做不到。

    似是洞悉了宋老的想法,玄燕没有久留,在刘全的一路相送之下,玄燕径直离开了疗养院。

    看着玄燕离开的身影,宋老不禁幽幽一叹,他之前对玄燕的所有示好,都因为宋少鸿的事情化为了乌有。

    宋家不欠他玄燕,玄燕也不再欠他宋家,从此,形同陌路!

    也许,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玄燕依旧把宋可卿和刘全当做是朋友,可他却也明确表示了,并没有爱上宋可卿。

    “真是个倔强的少年,甘省已经困不住你了,那就让我们看看,你在以后的道路上,会闹出怎样的风浪吧。”宋老沉吟了半天,咧嘴笑了起来,他的目光之中溢满了期待。

    回到御山别墅,山下的公园内,玄燕又看到了正在玩闹之中等待着他的冷青璇和棒棒糖。

    还未靠近,玄燕就突然眉头一蹙,不知为何,他竟在冷青璇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浓郁到前所未有的清冷气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