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你们说的可是这些枪-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62章 你们说的可是这些枪

    宋仁打完电话后,不到十分钟,疗养院外就传来了阵阵的喧闹声。

    “小子,你还不怕?”宋仁得意冷笑。

    “为什么要怕?”玄燕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淡淡的问道。

    “哼,真以为你身手高超,我们宋家就奈何不了你吗?”宋仁不禁冷哼一声,他看着玄燕淡然的模样,真想在他脸上抽上一巴掌。

    可他也知道,如果他真的那般做了,他的下场怕是会跟躺在床上的宋少鸿差不多。

    玄燕既然敢伤宋少鸿,那就没怕得罪他们宋家,说不定也真敢对他宋仁出手。

    所以宋仁在打完电话之后就表现的很耐心,他很清楚,在他们宋家之人到来之前,不宜再跟玄燕发生正面的冲突。

    宋仁不着急,站在一旁的白衣医生却是早已急不可耐了。

    宋少鸿受伤太重,以白衣医生的眼光去看,只有截肢才能保全宋少鸿的性命,可偏偏不管是宋老,还是宋仁,都没有要给宋少鸿截肢的意思。

    “你是燕医生吧?我听黄老说起过你,他对你赞誉有加,正所谓医者仁心,不如我们先暂且放下恩怨,保全了宋少爷的性命再说。”白衣医生对玄燕说道。

    玄燕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我知道你跟宋少爷有不小的恩怨,可你既然没有取他性命,那也应该不希望他死吧?”白衣医生又是说道。

    “他是死是活,与我无关,我只答应治他一条腿。”玄燕漠然开口。

    “你——你怎么能这样?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啊。”白衣医生恼怒说道。

    “他们的家人都不怕他死掉,你怕什么?”玄燕淡淡的问道。

    “我们是医生啊,治病救人不是我们的本分吗?”白衣医生急的团团转。

    “我只救,该救之人!”玄燕依旧不为所动。

    听到玄燕此话,宋仁又是忍不住呵斥说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家少鸿就不是该救之人吗?”

    玄燕抬头看向他,淡然说道:“养不教父之过,你也是个该死之人!”

    “你——”宋仁气的直瞪眼睛,他此刻恨不得吃玄燕的肉,喝玄燕的血,可他却还是不敢妄动,而是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你的人,奈何不了我。”玄燕又是淡淡的说道。

    “是,你是燕医生嘛,先天高手燕医生,我们宋家是没有先天高手,可我们宋家有枪,一把枪,你能挡得住,那两把呢?三把呢?三十把呢?”宋仁冷笑说道。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他问道:“那请问,你们宋家的枪,在哪呢?”

    “二哥,不对劲。”宋智突然说道,疗养院外的喧闹已经有一会了,可却没有人进到疗养院之中来。

    宋仁也发现了这一点,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对呀,他们宋家的人,为何不进来呢?

    就在二人疑惑不解的时候,一道身影快步的跑到了疗养院之中。

    “三弟,我们的人是不是都已经聚集在外面了?”宋仁眼前一亮,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我们的人?”宋义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还叫人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吗?”

    “怎么,你也要帮他说话吗?”宋仁一听宋义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他们一个个的胳膊肘子都在往外拐!

    “我不只叫了人,我还让他们带了枪,今天我就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血债血偿!”宋仁冷喝说道。

    “二哥,燕医生他不是外人,没有必要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宋义不禁劝说道。

    “没有必要?哼,伤的不是你的儿子,你当然感觉没有必要!我,却是要为我儿讨回一个公道。”宋仁对于宋义的劝说完全不做理会,他丧失理智的继续说道:“他不是外人,难道我儿就是外人了吗?”

    “二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让少鸿恢复如初的话,那大概也只有燕医生了。”宋义没跟宋仁一般见识,他继续劝说道。

    “哼,燕玄丹嘛,杀了他,我一样可以得到燕玄丹。”宋仁冷哼说道。

    “杀了燕医生?”宋义大惊失色,他说道:“二哥,万万不可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都是些什么人?”

    “不是我们的人吗?”宋仁心中有点不妙的问道。

    “亡命之徒——孔三秋,曾虎,以及他们手下的一众弟兄,要不是我拦着,他们早就冲进来了。”宋义答道。

    “你——你想造反吗?”宋仁听罢,怒视着玄燕。

    玄燕淡淡的一笑,对此并不意外,早在外面传来动静的时候,耳聪目明的他就听出了曾虎和孔三秋的声音。

    “孔三秋不是你的人吗,他怎么会——”宋仁看向宋义,不解的问道。

    “我跟孔三秋一直都是合作关系,现在他们都只听燕医生的命令。”宋义苦笑说道。

    “好,好一个四市之尊燕医生!那就让我们看看,是你手下这些亡命之徒厉害,还是我宋家人手中的枪厉害!”

    宋仁整个人都快疯了,他作为宋家人,何曾如此屈辱过?他儿子作为宋老的孙子,又何曾被人打成这般模样过?

    “皇甫燕,马上给我把你的人驱散,要不然,我不介意让这疗养院外,血流成河!”宋老也是动了真怒,实在是玄燕这里太不给他面子了,还让孔三秋他们围住了疗养院,他们当真是不怕死吗?

    “我倒也想驱散他们,有他们没他们其实都一样,可我想,我不走,他们,也不会走。”玄燕淡然说道。

    “你——那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好了!”宋老心中杀意涌动,如果玄燕不是治好了他的病,如果玄燕不是宋可卿喜欢的男人,就凭他这么不尊重自己,宋老也早就除掉他了。

    可宋老没有想过的是,玄燕本对他非常尊重,是他为老不尊在先,是他仗势欺人在先!

    玄燕可不会受他这个鸟气,他神色冷静,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信心十足的说道:“他们——一个都不会死!”

    “难道他们每个人都能跟你一样,刀枪不入不成!?”宋老怒喝说道,玄燕这副样子,太让他恼怒了,以前他还很欣赏玄燕的淡然,可此刻,他却怎么看,都觉得玄燕碍眼。

    “枪?你们说的可是这些枪?”

    不等玄燕回话,一个猥琐而又得瑟的声音就突然传来,朱大师抱着整整三十把手枪,步入到了疗养院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