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断指-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55章 断指

    眼看着李亭向玄燕发难,在场的众人一句话都不敢说,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林枫和陈恒等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快意,哼,四市之尊燕医生?还不是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今日之后,可能就再也没有四市之尊的说法了!

    “李亭,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无耻小人,没有燕医生的话,你可能已经死在金如海的手中了!”郑麟当先呵斥起来,他现在也回过味来了,原来武城市里,有些人会对燕医生以及他郑麟不满,都是李亭搞得鬼!

    “死?哼,你不会天真的以为,金如海敢杀我们吧?没有了我们,就算是他金如海,也掌控不了金城四市,更何况是燕医生。”李亭冷哼一声,转头看向玄燕,咬牙切齿的说道:“哪怕由金如海掌控四市,也比现在强,至少我不用被人说成是一条狗!”

    “李亭,你tm还不如一条狗,狗都是忠心的,哪跟你一样,吃里扒外!”孔三秋忍不住对李亭破口大骂。

    “呵,你们也有资格来骂我吗?”李亭冷笑一声,“既然你们甘愿做他的走狗,那恕我李亭,不再奉陪!”

    “西城市,以后由我李亭自己说了算!”李亭掷地有声的说道。

    “你觉得,冲撞了燕医生,你今天还能活着走出金城市吗?”曾虎阴恻恻的问道。

    “怎么,你们还想杀人不成?”李亭嗤笑一声,说道:“好啊,那你们就把我西城市的所有人都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们敢杀多少人!”

    “至少你,必须要留下来!”宋义冷冷的盯着李亭。

    “哈哈,只会威胁震慑吗?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收起你们那一套江湖中的做法,我不信你们杀了我,此事还能善了!”李亭毫无惧色的说道。

    “不管能不能善了,先杀了你再说!”曾虎说着,向前踏了一步,眼看着就要对李亭动手。

    “燕医生——”宋义拉了拉玄燕的袖子,示意他,李亭不能杀!

    李亭的身份,跟他宋义一样,都很不简单,杀了他,会相当的麻烦。

    玄燕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一伸手,拦下了曾虎。

    “哈哈哈,不敢动手吧?燕医生,四市之尊?嘿,还不是被我们捧上去的?没有了我们,你连个屁都不是!”李亭猖狂大笑,玄燕越是不敢杀他,他就越嚣张,起初他还不敢说太重的话语,这一会的功夫,他就已经骂上了玄燕。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大不了和你一命抵一命!”曾虎怒极,这一刻,他真想直接把李亭的脑袋给拧下来。

    “哎——”玄燕又是拦了一下曾虎,他的脸色没有太大的变化,依旧是淡淡的,他说道:“他的命又不值钱,你跟他换命,多亏啊,再说了,他若是死了,反而就不知道什么叫痛苦了,也永远都不会悔悟。”

    “你——你想做什么?”李亭吓得后退两步,虽然玄燕的声音很轻很淡,但落在李亭的耳朵里,却比曾虎的威胁,更令他觉得恐怖忌惮。

    “你想要好处是吧?你想知道我能给你们带来什么利益是吧?”玄燕歪着头,看着李亭,淡淡的一笑。

    随后他一抬手,指向了李亭,吩咐道:“曾虎,断他三根手指!”

    曾虎闻言,咧嘴残笑了起来,他问道:“只断三根吗?把他整只手砍下来得了。”

    “这么多客人在呢,还是不要太血腥,三根,足矣!”玄燕淡淡的说道。

    “好来!”曾虎兴奋的应了一声,朝着李亭欺身而上。

    “你们——你们敢?”李亭吓得连连后退,他一边退,还一边大声怒吼。

    “有何不敢?杀你可能有点麻烦,可只是废了你的话,我们这些人还是可以承受那等后果的。”曾虎笑呵呵的朝着李亭走去,他一点也不着急,反而是像猫捉耗子一般,慢慢的捉弄。

    “皇甫燕!”李亭大吼了一声玄燕的名字,他说道:“你已经得罪了金城宋家,难道还要得罪我西城李家吗?”

    “李家?就凭你西城李家,也配与我宋家相提并论!”宋义冷冷的呵斥道。

    “宋义,他伤了你的侄子,你为何还要与他卖命?”李亭不甘的瞪着宋义,质问道。

    宋义眼神微眯,说道:“此事,少鸿也有错,燕医生对我们家老爷子有恩,老爷子自然会有所决断,还用不着你李亭来说三道四!”

    “懦夫,一群懦夫!”李亭恨恨的痛骂起来,他伸手指向了胡松,又说道:“胡松,你不会也要甘于人下吧?”

    胡松眼神急闪,他当然不甘于人下,可他却也不想如李亭一般做出头鸟,玄燕的手段,他比李亭要更加的清楚,别的不说,只说那制服了朱大师的三绝针法,就让胡松不敢妄动。

    “燕医生,这样闹下去,我们怕是更加的难以服人。”胡松突然出声劝说道。

    “嗯?”玄燕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胡松赶紧闭口不言,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在玄燕淡然的眼神深处,看到了一丝狠辣,一丝戏谑。

    胡松立刻知道,玄燕根本就没把他们这些人所谓的威胁放在眼里。

    “曾虎,动手。”玄燕淡然说道。

    “是,燕医生!”曾虎恭敬说完,从自己的衣服里掏出了一张铜片。

    正是金如海曾经所使用的武器,曾虎以铜片为刀,手起,刀落!

    一股鲜血从李亭的手掌中喷薄而出,噗噗噗的三声连响,李亭右手上的三根手指已经掉落在了宴客厅的地板上。

    “嘶——”

    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很多人都不忍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这一幕着实太过残忍!

    尽管李亭所受的伤势,还不如之前宋少鸿所受的伤重,可断指的视觉冲击力,却是无与伦比的。

    在场的大多数人看向玄燕的眼神中都充满了敬畏,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少年,居然能有如此决断!

    可这样,真的就能让所有人屈服了吗?

    正如李亭所说的那般,要令众人屈服,不能只靠武力震慑,切切实实的好处,才是最有效的方式。

    玄燕似是早就看穿了他们的想法,他淡然一笑,对曾虎说道:“撬开他的嘴巴。”

    曾虎一把捏住李亭的下巴,让他的嘴巴张大开来。

    玄燕屈指一弹,一颗灰白色的药丸精准的落入到了李亭的口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