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杀人-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22章 杀人

    见年轻人掏出一把匕首,阴恻恻的朝着玄燕和曾虎走去,朱大师的脸上写满了绝望。

    一个月前,他在中了玄燕的三绝针法之后,第一个找到的便是自己的师兄,也就是眼前的这位鹰钩鼻的老人。可鹰钩鼻老人不仅没有想办法帮他解除三绝针法,反而是榨干了他所有的积蓄,甚至还要落井下石的杀了他。

    朱大师谎称自己知道一株天材地宝的消息,才侥幸逃得了性命。

    跟玄燕一同从金城市离开之后,朱大师的心思活络了起来,既然他是在帮助玄燕寻药,那收点利息让玄燕顺道帮自己报个仇应该不过分,这才有了眼下借刀杀人的这一幕。

    可令朱大师没有想到的是,玄燕和曾虎居然这么差劲,在不知不觉之中就中了鹰钩鼻老人的毒。

    这下好了,不但仇报不了,甚至他们三人的性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哈哈哈,你是不是以为我是个白痴啊,无缘无故的就要招惹你们?”年轻人放声大笑着,走到了玄燕的面前,“如果我没有那个实力的话,我的确是个白痴,可惜啊,我有杀掉你们的实力,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这叫为所欲为!”年轻人冷声说道,“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再怎么不满,也一样无可奈何。”

    “现在,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年轻人拿着匕首,在玄燕的眼前晃了晃,问道。

    “想做什么?”玄燕语气平淡,不见丝毫的惊慌。

    “你这人真的很令人讨厌,年纪不大,却故作成熟,你就不能稍微害怕一点吗?”年轻人盯着玄燕,阴笑说道:“我想把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切下来,我倒要看看,面对这种酷刑,你还能不能一直这么淡定。”

    玄燕轻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觉得,我应该害怕你吗?”

    “你是生是死在我一念之间,难道你不应该害怕我吗?”阴鸷年轻人理所应当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电视剧里的坏人大都是怎么死的?”玄燕突然问道。

    “啊?”年轻人被玄燕问的一愣,随即他又大笑起来,“坏人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会被我折磨而死!”

    “坏人——”玄燕无视了年轻人的威胁与嚣张,淡淡的说道,“死于话多。”

    玄燕话音刚落,年轻人的耳边就传来了嗤的一声轻响,一根银针自他的眉心刺入,穿透了他的脑壳。

    “你——”年轻人只来得及说了一个“你”字,便噗通一声仰面倒在了地上,他的眉心处汩汩的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先天高手!”看着玄燕这么干净利索的杀掉了阴鸷年轻人,鹰钩鼻老人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他喝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皇甫燕。”玄燕淡然说道。

    “四市之尊——燕医生!!!”鹰钩鼻老人震惊的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他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燕医生饶命,小人有眼无珠,不知道是燕医生大驾光临,冒犯了燕医生。”鹰钩鼻老人咬了咬牙,求饶说道,“只求燕医生能赐我三绝针法,我以后愿跟随在燕医生的身边,侍奉左右!”

    “你们师兄弟都是这么怕死吗?”玄燕看着鹰钩鼻老人的狼狈模样,轻声问道。

    “是,我们师兄弟都很怕死。”鹰钩鼻老人不敢反驳,他继续说道:“燕医生,我有亿万家财,还有不少珍稀药草,我愿意全部献给燕医生。”

    “燕医生,此人阴狠狡诈,绝对不能放过!”见玄燕迟迟没有动手杀掉鹰钩鼻老人,朱大师心急大喊。

    鹰钩鼻老人转头看了朱大师一眼,冷笑说道:“燕医生,我的修为犹在我师弟之上,一定能够更多的帮助到燕医生!”

    “你——”朱大师身中剧毒,怒急攻心,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他见玄燕逆转杀掉了年轻人,本来还一脸得色,却没想到他师兄居然会如此的无耻。

    “燕医生,我们之所以能够拦截你们,是因为我师弟在沿途留下了标记,他不是想利用你们,就是想害你们,如此奴仆,要来何用?”鹰钩鼻老人继续说道,他为了活命,简直不顾一切。

    玄燕淡淡的瞥了朱大师一眼,只是一个眼神,就让朱大师通体冰凉。

    “你说的没错,你比你师弟要强了很多。”玄燕接下来的话语,更是让朱大师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鹰钩鼻的老人则是满脸喜色,他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恶毒,只要眼下能活下来,取得玄燕的信任,他就有信心在日后毒杀玄燕!

    “只可惜——”就在二人以为玄燕会选择鹰钩鼻老人,放弃朱大师的时候,玄燕却是再度开口,“我需要的是你师弟。”

    “燕医生,他如此不忠——”鹰钩鼻老人心中一惊,可他话未说完,玄燕的银针已经抵达了他的面前。

    嗤的一声轻响,鹰钩鼻老人气绝而亡!

    玄燕在他的身上摸索了一番,找出一个小**,扔给了曾虎。

    曾虎连忙接过,从小**中倒出解药,吞了下去。

    “燕医生,我——”

    曾虎正欲向玄燕请罪,玄燕却是摆了摆手,阻止了他。

    “记得以后小心就是了,并不是功夫好,就一定能横行天下。”玄燕淡淡的说道。

    “是。”曾虎拱手一礼,看向了朱大师,问道:“燕医生,他怎么处置,干脆直接杀了?”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迈步走到了朱大师的身前。

    “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就凑不齐那十种药草了。”朱大师有些心虚,但还是强硬的说道。

    “你威胁我?”玄燕淡笑一声,问道。

    “我——我为你劳心劳力,只是让你帮我杀了两个人而已,罪不至死吧?”朱大师的语气瞬间软了下来,他还真没有威胁玄燕的胆量。

    “我并没有怪你。”玄燕出人意料的说道,“我想,今天晚上我们应该已经有住的地方了。”

    “啊?”朱大师心中一惊,脸色顿时苦了下来。

    他早该想到的,早就该想到,玄燕如此能够看透人心,又岂会被他轻易利用?原来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小动作,而之所以没有阻止,根本就是想杀人夺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