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借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21章 借刀

    “是你搞的鬼?”曾虎恶声恶气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朱大师一脸无辜。

    玄燕看着他,轻笑着摇了摇头,从一出金城市开始,玄燕就发现了朱大师的小动作,朱大师倒是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只是在不断的暴露自己而已。

    “哟,警觉性挺高啊。”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玄燕三人朝车前看去,就看到倒下的大树后面,正站着一个一脸阴鸷的年轻人。

    看到年轻人的刹那,朱大师的脸上隐隐闪过了一丝喜色。

    “朱师叔,你竟然还没死,是打算一直在三绝针法之下,苟且偷生吗?”来人的目光直透车窗,看向了后排的朱大师。

    “你还说不是你搞的鬼!?”曾虎转头冲朱大师怒吼一声,一把抓住了朱大师的衣领。

    “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来的。”朱大师一脸惊慌,他转头坦白的对玄燕说道:“他们的确是冲着我来的,是我连累燕医生了。”

    “哦?他们要杀你?”玄燕淡笑着问道。

    “是。”朱大师点了点头,“燕医生,你们不用为我出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我老朱就把这条性命交代在这里!”

    朱大师说着,居然不再给玄燕说话的机会,他果断的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燕医生,这是?”曾虎疑惑的看向了玄燕。

    “他还不能死,至少在找到我需要的药草之前,他不能死。”玄燕淡淡的说着,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曾虎眼见如此,自然不会在车内单独待着,他默默的跟在了玄燕的身后。

    “还有帮手呢?朱师叔,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年轻人看着玄燕和曾虎,冷笑一声说道。

    “不关他们的事,我们的恩怨,我们自己解决,你放他们走!”朱大师好似是一心赴死,他决绝的说道。

    “是么?哈哈,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是不会放他们走!”阴鸷年轻人猖狂大笑。

    “你——”朱大师表面上是一副气急的模样,可他的眼神深处却闪过了一丝得色。

    “你既然这么在乎他们,那我就先杀了他们二人,然后再由朱师叔你亲自带领我们去寻找那样天材地宝。”阴鸷年轻人冷笑说道。

    听到年轻人这般说,朱大师眼神中的得色越发明显了,可他表面上却是破口大骂:“混账,你们不要滥杀无辜!”

    “滥杀无辜?哈哈哈,谁能有你朱师叔滥杀无辜的多啊,现在倒是装起好人来了。”年轻人大笑着看向了玄燕和曾虎,说道:

    “我们本无冤无仇,可你们却是要死在我的手中,要怪,就怪你们识人不明,和朱师叔走在了一起,下辈子记住了,交朋友千万要擦亮眼睛!”

    “白痴!”看着年轻人嚣张的模样,玄燕不禁学着棒棒糖的样子翻了个白眼,这种白痴,能活到今天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你确定要对我们动手?”曾虎颇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道。朱大师的演技委实拙劣,连他都看出来了,朱大师这明显就是要借他和燕医生的刀,除掉眼前这位年轻人。

    “怎么,你们还想反抗不成?”年轻人冷笑一声,神情傲然的说道:“你们能跟朱师叔如此亲近,应该也能猜到我是什么人吧?”

    “你是什么人,我们猜不到,不过很快,你就会变成一个死人。”曾虎笑着说道。

    “你找死!”年轻人大怒,他一拳朝着曾虎打了过来。

    曾虎不闪不避,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

    砰的一声,年轻人的拳头却并没有打在曾虎的身上,在他出拳之时,一道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前方,帮助曾虎挡下了这一拳。

    那是一个鹰钩鼻的老人,身着一身唐装,看上去跟朱大师的形象差不多。

    “师父,你——”年轻人叫道,“你不要拦着我,让我杀了他们!”

    “不要多事!”鹰钩鼻的老人训斥了一句,转过头来向着玄燕二人拱手一礼,说道:“小徒不懂事,冒犯了二位,还请不要见怪。”

    “哼,你救了他一命!”曾虎冷笑说道。

    鹰钩鼻的老人神情一僵,转头看向了玄燕,说道:“二位,这是我们的同门恩怨,还请二位不要插手。”

    朱大师眼看着曾虎跟年轻人没有打起来,神情微微有些紧张,他心虚的看了玄燕一眼,生怕玄燕会置身事外。

    “他还不能死。”玄燕淡淡的说着,瞥了朱大师一眼。

    朱大师心中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玄燕没有放弃他。

    “这么说,二位是不给面子了?”鹰钩鼻的老人神色一沉,问道。

    “师父,你跟他们说那么多做什么,敢跟朱师叔走在一起,他们就应该有随时赴死的觉悟!”年轻人在他的身后嚷嚷道。

    鹰钩鼻的老人没有搭理他,而是微笑说道:“两位也是在打天材地宝的主意吧?”

    玄燕又是瞥了朱大师一眼,他并不知道鹰钩鼻老人口中的天材地宝,跟自己的目标是不是同一种药草。

    “就怕两位没那个福分,我劝你们还是早点离开的好,我这位师弟一向喜欢胡闹,就连我这个做师兄都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鹰钩鼻的老人见玄燕好似有些意动,继续劝说。

    “燕医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害你。”朱大师紧张的说道,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蓦然瞪大了眼睛。

    “你——”他伸手指向鹰钩鼻的老人,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曾虎眉头一皱,在此刻也是脸色大变。

    “燕医生,小心,他在下毒!”曾虎一边大叫,一边施展出了金钟罩,可紧接着他也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

    “卑鄙!”曾虎怒声喝骂。

    “哼,以为找两个帮手来,就可以找我报仇了?师弟,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天真!”鹰钩鼻的老人眉开眼笑,他之前看似是在跟玄燕二人好声好气的商量,实际上却暗中在空气中喷洒了剧毒。

    “乖徒儿,我们是毒门中人,你总那么着急动手做什么?应该要先下毒嘛。”鹰钩鼻的老人见势已成,教训年轻人说道。

    “徒儿知道了。”年轻人嘿嘿的笑了起来。

    “现在,你可以动手了。”鹰钩鼻老人的脸色骤然变得阴狠起来,他伸手一指玄燕和曾虎,说道:“杀了他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