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天材地宝-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119章 天材地宝

    见朱大师如此否定传世药方,玄燕的心里不禁松了一口气。

    想想也是,以朱大师的毒门造诣,也许他可以认出传世药方中的药草来,也可以隐约看出这好似是一纸药方,可他,却是看不懂药神留在其中的药理与深意。

    “你这到底是什么药方?”朱大师又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这些药草,你能帮我找来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嘿,你这话怎么说的,我们毒门中人在找药草方面可比你们医生要强多了。”朱大师傲然一笑说道。

    玄燕疑惑的看着他。

    “是药三分毒,毒即是药,药即是毒,想下毒,先要学会用药。”朱大师解释道。

    玄燕点了点头,把面前的纸张翻到了最后一页,他指着纸张上的图画问道:“还有最后一味,是什么?”

    “这是?”朱大师看着图画大吃了一惊,随后他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说道:“这味药,我也不认识,不知道他有什么特性,但是——”

    朱大师说着,嘴角咧出了一丝傲然的微笑:“但是,我却见过这味药草,非常罕见,只在那一个地方见过。”

    “什么地方?”玄燕问道。

    “我可以带你去。”朱大师说道,“不过我要提醒你,这味药草可不是那么好取的。”

    “怎么说?”玄燕眉头一蹙,说道。

    “依我看,这味药草,我虽然不认识,不过它却显然已经脱离了药草的层次,对于这种药,我们有另外一种称呼。”朱大师洒然一笑,说道。

    玄燕不动声色,等待着他的下文。

    “天材地宝!”朱大师傲然开口。

    “天材地宝?”玄燕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没错,如这种天材地宝,是很难用钱买得到的,想得到它们,只有一个办法——抢!”朱大师笑意盈盈的看着玄燕,他的笑容中别有深意。

    玄燕听到他的话,也淡淡的笑了起来,他问道:“怎么,你对我的身手没有信心?”

    “身手?不不不,我对你的身手很有信心。”朱大师摇头说道,“我是对你的心性没有信心,你知不知道像这种天材地宝,我们毒门手中掌握着多少?”

    “百分之八十!”不等玄燕回答,朱大师就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摆出一个“八”字的手势说道,“医生势大,我们毒门中人,见到你们中华医馆的人,只能绕道走,可我们毒门却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所发现的绝大多数的天材地宝,你知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你们不讲情面,不讲道义,心狠手辣!”玄燕未经思考,便淡淡的说道。

    “哈哈哈,你倒是个明白人,那你觉得我应该对你有信心吗?”朱大师大笑问道。

    面对朱大师的质疑,玄燕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你只要带我去就是了,至于能不能抢到手,这不劳你费心。”

    “这么放心我,你就不怕我设计害你?”朱大师冷笑的看着玄燕。

    玄燕没有答话,而是一招手,把刚刚刺入朱大师胸口处的银针取了出来,朱大师顿时感觉体内传来了一阵晦涩之感,好像就连呼吸都没有那么的顺畅了。

    “你是个怕死的人。”玄燕淡淡的说道。

    这回换朱大师不说话了,他眼神阴冷的盯着玄燕,的确,如果他真的害了玄燕的话,那中了玄燕三绝针法的他,也绝对活不了。

    “先收集前面的九种药草,齐全了之后,你再带我,把最后的那样天材地宝取来。”玄燕吩咐说道。

    “我凭什么听你的,我有什么好处?”朱大师问道。

    “好处便是——”玄燕淡然一笑说道,“可以让你活下去。”

    朱大师盯着玄燕,良久之后才深吸了一口气,认命般的说道:“我需要钱,去购买这九种药草。”

    “要多少?”玄燕毫不意外的问道。

    “一千万!”朱大师开口说道。

    “我给你一百万,买不到,那就说明,你根本没有活着的价值。”玄燕身子前倾,嘴角咧出了一丝邪恶的弧度。

    “你别太过分了!这些药草至少也要三百万才能买到!”朱大师眼睛一瞪,怒声怒气的说道。

    “两百万,你会有办法的。”玄燕淡笑说道。

    “你——”朱大师伸手指了指玄燕,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说道:“我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输给你了。”

    “不是你修为不够,打不过我吗?”玄燕淡淡的问道。

    “你比我们毒门中人还毒,我们毒门中人,只是用毒,而你,却是心毒!”朱大师不知道是在夸玄燕,还是在骂玄燕,他又说道:“我现在对你倒是有那么点信心了。”

    “废话就不用多说了,我给你三天时间,收集这九种药草。”玄燕毫不在意的轻笑摇头,他说道。

    “嘿,看不起人了不是,就这九样药草,一天足以。”朱大师傲然的笑了笑。

    “嗯,你果然很怕死。”玄燕点了点头,也跟着淡笑起来。

    朱大师无奈苦笑,在面对玄燕的时候,他总有一种好似被看穿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糟,让他占不到半点的便宜。

    “在楼下随便找个房间休息吧,钱明天早上会送来。”玄燕收起画着十味药草的纸张,起身上楼。

    朱大师看着他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他还以为会被玄燕赶出去,又要露宿街头了,没想到玄燕却是让他在御山一号中休息。

    对此,朱大师不仅没有感到丝毫的欣喜,反而是心情更烂了,因为他——看不透。

    玄燕能够看穿他的所有想法,而他却连玄燕的哪怕一丁点想法都看不出来,朱大师不禁在想,他们二人到底谁才是长者,谁才是小辈?

    这种完完全全被压制住了的感觉,朱大师只在一个人的身上体会到过。

    想到那个人,朱大师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个人的年龄也就跟玄燕差不多,却是要比玄燕还恐怖一万倍。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妖孽,这么变态吗?”朱大师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才起身在一楼找了间卧室,老老实实的睡了进去。

    (本章完)